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四章/你和我重头来过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搭配bgm:执迷


*


诗曰:妄想不复强灭,真如何必希求?本原自性佛前修,迷悟岂居前后?

悟即刹那成正,迷而万劫沉流。若能一念合真修,灭尽恒沙罪垢。


暂说那黄袍怪和唐三藏对谈了不到半个时辰,庭外突然急急忙忙跑来一下人,两眼焦急地慌张叫道,“老爷、老爷,夫人不见了!”

黄袍怪先是愣了一愣,似是没反应过来。“你再说一遍?”

下人急得舌头都快打结,额上皆是找寻一圈后都无果的细汗。他比划着手脚,“夫、夫人不见...

【征策划/歌姬】想填个藏空师徒cp向的词!

想填个西游记同人藏空藏师徒cp的词,原曲在

①微笑みの彼方;

②重生(天下3);

③千年深雪•器乐版;

④追昔(黄立纲)

中选,征求策划和歌姬/基!


还记得当初的“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原来已经两年了。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三章/相亲相伴不相思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


一夜沉梦之后,唐三藏一行人收拾了行李,正打算收拾行李回宝象国想办法拿到官牒时,不料被一盈盈前来的婢女唤住了。

“诸位,我家夫人在正房等你们,不知可否与奴婢前去一趟?”

唐三藏正收拾着他一路妥帖安放的画卷,将它卷起套上云锦套子,再小心塞入了背箧。“不知所为何事?”

他拍了拍箱子,抬起头来问道。

婢女摇了摇头,飞燕髻上别着一二珠玉金鸾钗,看来这儿下人的待遇也不错。“夫人只说有事与法师们相谈,奴婢也不知。诸...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二章/苍山谣曲沉夜色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搭配BGM:白首


*


黄袍怪拾了内丹回到洞府后,一路心不在焉神情恍惚。

缚夷日在屋中替他照看着百花羞,见他回来了赶忙让到一旁,绷紧身体看着这面貌丑陋身形庞大的妖怪踏进屋来,震得地都颤巍巍嘎吱响。

百花羞久缠病榻,原本如花妍丽的面容惨白而又憔悴,脸骨突出,下巴瘦削如刀锥。以往乌黑秀丽的长发也毫无光泽,随意地搭在两侧,散乱而毫无美感。那一双暗淡无光的眸子有气无力地瞥了他一眼,眸中神情淡漠疏离,随即又转开头去。没有多...

……

“他婚后有一子,取名意起。对外宣称意气风发,实则是为了忆你,阿起,他是爱你的,只是他不敢承认罢了。”——南康好友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一章/本是九重天上莲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搭配BGM:白首


*


先说唐三藏那边,他起初与莲九重赶着路,到底不过肉体凡胎,跑了两里路就使得他们气喘吁吁,汗湿衣襟。

唐三藏抬袖抹了抹湿漉漉的额角,口舌大张着,喘气不止。

这时莲九重却转过头来,直直盯着唐三藏瞧,递过巾帕,“三藏哥哥,你可觉得有些累?”

唐三藏点点头,接过巾帕擦了擦汗,“无论如何,得赶着先去救悟能和悟净他们。”

莲九重听此,咧嘴一笑,伸出舌尖一舔嘴角,舌色鲜红如沾染血沫,“救?你一个凡人怎...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章/黄袍怪现蒙冤屈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


只见那妖怪披着黄袍,两眉倒八,一双蓝靛焦筋手持着追魂夺命金刚叉,整个人看来戾气深重,极不好惹。

孙悟空瞧见他怀里还揣着个小麻袋,大约掌心大小,却不时动弹扑跳着,不知何故。朱悟能僵硬立在原地,扯着嗓子喊道,“大师兄你快抓住他,他不仅抓了个孩子走,还想把我们也塞进那麻袋里呐!”

孙悟空听罢,两眸精光大涨,喝的一声提起金箍棒小跑几步便往那人身上狠力打去,似破空裂天的一声震响。

那黄袍怪却只抬臂受过这一击,闷声一哼...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十九章/深陷迷局雾影重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


孙悟空向来睡得浅,今夜与唐三藏睡一块,更是手脚安放都小心翼翼,像个深怕犯错的孩子。他隐隐听到窗外有些动静,却没睁开眼来,只竖起了两耳,听着屋外声响。

似是有人在低低争吵着,男女声交杂在一起,混于呼啸风声扑簌叶声,听不太清晰。

孙悟空想了想,从身上拔下一根毫毛,忽地一吹便变成了他的模样。他让傀儡代替自己躺在床上,本体则咻地一变,化作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蝇虫,扑闪着翅膀从窗角缝隙飞了出去。

屋外是小的只有八尺的空...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