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原创】震惊!这个皇帝是脸盲!【耽美短篇,轻松欢乐睡前向】

原创轻松欢乐睡前向,标题uc部,作者复习得死去活来用来放飞自我之作。


*


小皇帝本来只是个小太子,后来他老爹死了,于是他顺理成章成了小皇帝。

小皇帝记得他老爹曾经教诲他,古来有四君,明君,仁君,昏君,暴君。

他老爹说,他可以不当明君,当个仁君就够了。万万不能当的就是暴君,要当暴君还不如去当个昏君。

小皇帝那时心想,他又不是瞎子,干嘛要去当个昏聩不明的昏君?

可后来小皇帝即位,他发现某个跟他一样小的小毛病开始越发严重了,于是小皇帝慌了。


是的,他真的眼瞎了。不是全瞎,而是脸盲。


不是把几位爱卿搞错,就是把几位爱妃搞错。但凡带着个爱字的,就没他能一眼认出的。

因着如此,小皇帝已经很久没有宠幸过后宫了。要想想你抱着个妃子突然情意绵绵地称呼别人的名字,这爱妃捶死你都是事小的。小皇帝立誓要当个深谋远虑居安思危的好皇帝,他不由以脑洞大开的眼光,呸,长远的眼光往后看,在叫错名字后,后宫定会开始乌云密布明枪暗箭争来夺去,今天这个奴婢死了,明天那个皇子被毒害了,大后天一堆妃子被陷害去冷宫组队打牌了。

小皇帝不由一个战栗,那可真是麻烦了。他光是想想,就头都要大了!


就在空虚寂寞的小皇帝如此百般无聊地度过他的青葱岁月时,他的后宫里头也开始有姑娘们唧唧喳喳认真讨论着小皇帝是不是“某一处”有病。

哦,别误会,妃子们是觉得小皇帝不临幸她们这群后宫粉黛,而和一堆朝野上的老男人们泡在一处,这肯定是脑子有病。

不过她们不知道,要不是小皇帝脸盲,当初也不会把她们招进宫来。


小皇帝越琢磨越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消极下去,要主动就医!于是他大手一挥,当即让太医院派了个医术高明的太医过来。

那天沈太医提着个药匣子就晃悠悠地到了殿里来,小皇帝抬眼一看,以为是刚刚去拿了痒痒挠的小太监,不由招呼,“刘公公,你来啦,快过来帮朕挠背,朕可都等急了!”

沈太医:“……臣,不是太监。”

小皇帝暗想不好,他又认错人了!

于是他轻咳了声,定睛细看,嗯……

两个眼睛一双眉,两只耳朵一张嘴……是个人。

小皇帝尬笑着,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瞧朕看走眼了,礼部尚书是来找朕商量科举之事吧?来,快落座!”

沈太医:“……臣,不是朝官。”

小皇帝抿着嘴心里跳得咚咚慌。就在这时,从偏殿去找痒痒挠恰巧赶回来的刘公公终于打破了二人脉脉回望的凝滞气氛,“陛下,小的找到痒痒挠了!咦,沈太医,你来了啊,是来给陛下看病的吧?”

沈太医还没作答,小皇帝却是眼睛一亮,当即哒哒哒跑过去执起太医两手装模作样一脸欣慰,“沈太医,哎恭喜你通过了朕的考验,来,坐坐坐!”

沈太医默不作声,什么考验?角色扮演?

可沈太医脑筋一转,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瞥了瞥小皇帝紧握着自己的那双热乎乎软嫩嫩的小手,面不改色地慢慢抽了出来。

答应太医院那群老家伙来这一趟,嗯……他怕是有些失了智啊……


沈太医在龙榻前落座,一边打开药匣子取出工具,一边没抬头地问小皇帝,“陛下是觉得哪儿不舒服?”

小皇帝支支吾吾的,觉得说自己脸盲吧,不就印证了刚刚的啪啪啪打脸,那多没面子?说眼睛有问题吧,他也不好直接开口,可要是什么都不说……

小皇帝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一句,“朕……朕哪儿都有问题!”

就让这太医做个全方面检查,到时候自然就会看出他眼瞎了!

小皇帝心里美滋滋,觉得自己甚是聪明,不由眉眼飞扬地看着沈太医那张他看几遍都认不出的脸。

而此时沈太医心里咣当一跳,不好,这套路怕是有点熟悉啊……

全♂身♀检♂查,多么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词,一个能产生多少骚操作的过程!

沈太医觉得大事不妙,大大的不妙。他忽然觉得太医院老家伙这次全力举荐他来,而小皇帝还说什么“考验”,这每个环节背后都有一个污坑。这考验,怕不是什么正经考验啊……

沈太医深吸一口气,慢慢抬起头来,没想到正好看见小皇帝聚精会神,不对,色眯眯地盯着他的脸!


“沈太医,快来检查朕。”

“不了,不了。”

“快检查!“

“不不不,陛下看上去就没问题。”

“你没仔细检查过,你怎么知道朕没♂问♀题!”

“可是陛下,这样多不好。”

“哪里不好???”

沈太医可为难了,这让他怎么作答?

逼诱一个良家男子委身,哪儿都不好啊好不好!

他已经可以预想到今日屈服后将来阴风寒雨凄惨悲凉不是帝王无情就是后宫争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男宠生活。

不,他是名正直笔直的太医,立誓要种出一片杏林,而不是一片专门用来分桃的桃林!


可就在这时,小皇帝已经躺好等他了。

“沈太医,快帮朕检查检查。”

那刹沈太医心头闪过好几个少儿不宜的画面,心底纵然悲愤,可终究耐不过身前一人的皇家天威,只能咬牙俯下身,作势要挑开小皇帝的龙袍。

小皇帝一看,别呀,从躯体开始检查什么时候才能检查到眼睛啊!

他自认为霸气无比地一挥袖,指了指自己眼睛,眨眨眼命令道,“从这儿开始。”


沈太医愣了一愣,随即犹豫纠结着俯下身,看着小皇帝那双清澈灵动的眼……

闭着一口气啪嗒一声在他眼睛上亲了一下。


小皇帝有些懵:卧槽这个太医在干什么怕不是变态吧???

沈太医也有些懵:不是让他从眼睛开始前戏吗,难、难道他意会错了???





TBC


作者复习得要死了,嗯。


评论(10)
热度(50)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