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原创】震惊!这个皇帝是脸盲!(02)【耽美短篇,轻松欢乐睡前向】

01

原创轻松欢乐睡前向,标题uc部,作者军训得死去活来用来放飞自我之作。


*


要说小皇帝那日被沈太医叭嗒一声亲了不该亲的地方,当即愣在原地。

他好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后捂着眼睛面色涨得通红,结结巴巴了许久才中气不足地喊了声,“放肆!”

沈太医心里咣当一跳,不知究竟是自己意会错了,还是这小皇帝在跟他玩戏本里常出的那折欲擒故纵,终是咳了声不紧不慢地表明,“陛下恕罪,微臣……微臣这是在治病。”

小皇帝只觉被太医亲过的那处痒得很,这辈子他还没被人亲过眼睛,这会儿一路从眼睛痒到了心口,火辣辣的,还有点胀,这让他着实心头狂跳有点慌。


沈太医抬眼瞄瞄小皇帝,见那难伺候的主子不知在想什么,脸色红红白白的 一直不说话,便又咳了声鼓足脑筋想想怎么自救小命。

“陛下,恕臣相告,这是臣……臣自创的疗法!一般的大夫们擅望闻问切,把脉诊断。臣却不同寻常,擅以口替手,从而诊断病症。”

沈太医说罢眨眨眼,这一脸套的谎话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的,镇定自若。

小皇帝有些犹疑地看着太医,听他这一番解释,似乎眼上的酥痒也减了些许。“……当真?”

沈太医那时还不知自己一把将自己推入了火坑,死里逃生笑呵呵的,“微臣不敢欺君,自然当真。”

小皇帝听此松了一口气,当即小手一挥下了令,“那好,以后你每天过来替朕治病吧!”

沈太医的笑容僵了下去。

等等、每天???


从那之后,小皇帝舒坦了,沈太医却常常心惊胆战。

他一直活在皇帝要对他动手动脚,呸不对!让他动手动脚的阴影里。

沈太医自认从小芝兰玉树一子弟,以后也是打算娶妻生子的,可不想被半路掰弯!

可偏偏对方是个君王,君命不可不从,每回近距离接触沈太医都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第二天这会儿,小皇帝正背对着他大躺在龙榻上,将脸蒙在被褥里,声音懒洋洋的,“沈太医,朕今儿早朝有些累,你替朕全身检查前先帮朕按摩按摩吧!”

沈太医对着那看起来毫无防范只等着他侵犯的小皇帝可是犯了难。

按摩?是指正规按摩,还是情趣按摩?

“等会儿太医还是先倒点精油,这样能放松得更快些。”

放松?是要放松外躯,还是要放松内里?

沈太医眉头深皱,思虑重重。小皇帝却是打了个哈欠,见床侧的沈太医仍不动,不由催促了声,“快些啊,朕可等不及了!”

等不及了?

沈太医眉头一跳,不由想到了一些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活色生香的画面。他咬咬牙,倒了些精油在掌上,终是提起袖子视死如归般向前一步,“臣……臣这就来!”

说罢沈太医就深吸口气一把拉下了小皇帝的长裤,那正要揉上屁股放松按摩的手就被小皇帝那样愣怔抓住,“你干什么?”


气氛霎时尴尬而又寂静,沉默中又有暗流涌动,这一切……

总感觉似曾相识?



懵比的小皇帝心里咯噔一声:果然朕还没眼瞎,这个太医……就是个变态啊!

沈太医更加懵比,怎么每回他都打算豁出去了就来这么一出,他、他不可能每回都意会错吧???


要说起初始印象,小皇帝和沈太医都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双双把对方列为了变态。可正所谓不是冤家不碰头,不是变态不相逢。

沈太医不得不硬着头皮给变态看病,是因为变态是他主上。

而小皇帝不得不硬着头皮让变态给他看病,一来是那沈太医的确有几分姿色医术,二来就是他绝望而又欣喜地发现了一件事。

他对沈太医的脸……有些印象了。


可能是沈太医第一回看病给他的刺激太大,可能是沈太医第二回看病给他的刺激太大,总之小皇帝现在见到沈太医,不会对着那张脸把太医口胡成太监了。


小皇帝没法,只能让沈太医继续给他看病,顺带每天认真观察,对,就是观察沈太医那张在他眼里稍微有了些特点的脸。

可对沈太医而言,这一切就不是那样了。

他每回要抱着献身的觉悟踏进殿门,给小皇帝看病时不仅要提防那人的肢体接触,还要咬牙忍过那热烈似火含情脉脉饥渴挑逗的凝望注视。

那目光专注用力得,简直就是要把人赤条条剥光啊!

在小皇帝用眼神侵犯了他清白的身姿后,沈太医还不得不弯下身吧嗒一声再次亲上那人的眼睛,对,因为他当初说了自己是用“口”来看病的,谎话得说全,做事得做圆!沈太医那个心里痛悔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沈太医有苦说不出,小皇帝也是有苦说不出。

他看着沈太医诊治结束后拎起药匣子离开大殿的身影,叹了口气后又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今天被太医亲过的眼睛……也是有点痒呢。


TBC


这两天军训,挤出午睡时间码的字呜呜呜呜

大概还有两三章就完结了,保证小短篇!


评论(5)
热度(28)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