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邰方/孟方】适可而止(五结局)【PWP,主影版邰方,甜甜甜!】(被吞重发)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短篇,此章完结!
码了五天,累死我了


*

07.

自那日赤岩岛两人负伤归来后,邰伟还尚可走动,方木却是两腿被刺了几刀,一动就忍不住放声喊痛。

为了好好照顾那家伙,邰伟提议方木搬家过来,和他同居。

毕竟他家大些,而且方木也需要人照顾。

【回去以后……我们,在一起吧?】

那小子啊,就是吃准了他重感情这软肋,这让他感到好气,却也无奈。

他知道的,方木在问出这问题前就知道的。他不会拒绝。

那小孩在他心里窝了这么久,随意舒展手脚喊他几声都能叫他又酸又欢喜,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邰伟这么多年摸爬滚打,没几天就恢复了过来,上下楼梯警局菜场健身房跑来跑去,全身肌肉都鼓鼓的好像膨胀着涌动着力量,那体力劲儿看得方木有些眼红。

没了大碍的邰伟自然成了方木搬家的大能手,全程亲力亲为负责到底。

“哎方木,这电视机多老了,你还要不要拿走?”

“小孩,你还看爱情漫画?”

“《撩女生的一百个小技巧》,你小子想撩谁呢啊?”

方木没想到自己妥帖藏好的每个小秘密都被邰伟这个人形挖掘机一个个挖了出来,不由耳根一红,转开眼去辩解着,“我这是研究。研究!”

邰伟好笑地翻了下那几本书,无非是纯情少女春心萌动或画下或写下的与事实完全相悖的罗曼蒂克剧情,他随意一扔,扔到了杂货箱里,“以后不用研究书了,研究我就够了。”

方木心里喜乐,面上却还是装作不在乎地挑挑眉,“那总是研究邰队你一个人多没意思啊。”

邰伟原本还在帮他收拾着书架,听这话顿时翘着胡子转过身来,没表情的脸色总让人联想到爆发前的狮虎,平静中带着凶恶。

方木顿时噤了声,看着邰伟坐在高椅上眸子微沉,“那你还想研究谁去啊?”

失去理智的男人总归是可怕的。方木想到实验室那个下午对他半强的邰伟,不由摇摇头觉得别去招惹快要发火的爱人比较好。

邰伟俯瞰着这个总让他不省心的小孩,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口气。这小子要敢去招惹别人,行啊,他打断他的腿!

 

方木不知感应到了什么,双腿一凉,像是从窗口灌进了一阵冷风。他摇着轮椅慢慢往前,“邰队,东西就这些了,我们先回去吃饭吧?”

邰伟默契地翻下身,绕过公寓里散落满地的纸箱,小心翼翼地推着方木慢慢往外去。

小孩爱耍帅,硬是不要拐杖,说拐杖一点都不符合他的天才气质。最后他只能买了辆轮椅,天天推着方木到处走。

“今天你想吃什么?”

方木托着头状似思考着,“嗯……土豆炖排骨!”

哪料到邰伟摇了摇头,“不行,太腻了,等你肠胃好些再说。今天继续吃猪血。”

“还吃?!”方木不满地控制轮椅停了下来,他转头拉下眉眼,眸里满是控诉,“我都连着吃了三天猪血了!”

邰伟拍了下方木的头,“吃什么补什么,猪血对你有好处你明不明白?”

“那你开头还问我吃什么?这不都定好了……”

方木气闷地嘀咕了一两句,面色有些郁郁。不就是仗着他是掌厨吗,等他腿脚好了他也去学做菜,到时候他吃火锅让邰伟那家伙只能去吃火锅底料!

 

回到家以后,邰伟半抱半扶地把方木弄上了沙发,两人一趟下来都粘了满身的汗。邰伟低下头亲了躺在沙发上无法动作的方木一口,然后起身系上围巾去厨房奋战。

方木安安静静的,目光却始终追逐着那人的背影,看着厨房里那人提着锅铲翻炒腾烧的熟稔动作,看着徐徐而上的油烟气,他突然开口调笑,“哎邰队,你说你这么好的男人不嫁了真是可惜了。”

厨房里油烟机的声音轰鸣着像是弛缓行过的拖拉机,一声声震颤的让人听不清晰。邰伟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小子说了什么,吹胡子半笑着,“我嫁人?得了吧,谁敢要我这么个五大三粗的糙老汉。”

方木扯开一笑,嘴角是细细的猫弧,“我要啊!我娶你!”

就在这时,邰伟关掉了厨房的炉灶,带着满是食物香味的气息转身大步走到方木面前,他侧过头咬了那人柔软的双唇一口,在上瘾前及时抽身而退。

“给我老实些,回头再收拾你!”他拍了拍方木的头,话意听来凶狠,但在那满是包容宠溺的无奈神情里,一切都化作了冒着细小泡泡的清醇甜蜜。

 

夜里邰伟架着方木两人一起洗了个澡,洗澡时身躯对着身躯,黝黑对着白皙,腾腾热气在他们之间缭绕来去,是一种欲遮还羞的撩人。两人都血气方刚的,自然有少许按耐不住的情欲摩擦,只是方木还没好完全,邰伟每每只能深吸口气将占有的欲望强压下去。

方木偏偏还噙着笑,抬起膝盖在他大腿根处恶作剧似地按揉着,引得邰伟脑门青筋一阵阵跳,心头火越来越大。他一把抓住了方木的脚踝,扯得方木一个不稳倒在了他怀里,两手并用身躯紧贴得深怕掉下去。邰伟狠狠盯着那人水漾的双眸,“玩火自焚你不知道?”

方木抬头亲了亲他刺硬的胡茬,像个小孩般重重地啵了好几声,“没事邰队,这里是浴室,起不了火的。”

“你!……”

邰伟被这家伙搞得简直都快没了脾气,他没待方木反应过来就一把将那人扛起,踏着湿淋淋的水意一步步从浴室走向卧室那温软的双人大床。

“哎邰队,你做什么呢,放我下来!我开玩笑呢!”

邰伟把方木放倒在床上,欺身而上死死压住,他又笑又气地胡子都撇动了动,“你问我做什么?当然是收拾你。”

那日孟阳对方木的暴行邰伟仍觉历历在目,回来后的每一天,他都亲自给方木上药,细致到每处微小伤口都不肯放过。

方木停下了挣扎,将脸埋到松软的枕头里,轻轻闷哼了声,“那……那你快些。”


点我!

 

邰伟深呼吸着,待情欲平复过去,他伸手摸了摸方木背后用刀刻划成的一字。“还疼不疼?”

方木抿着唇,面色晕染在阴影里,带着些许刺痛和沉暗,许久没有说话。

当初孟阳发了疯般在他背上划了好几刀,他只当那人在泄愤施虐,却没想到那人竟是在他的体肤上用血与痛的代价落笔刻了一字——“孟”。

就仿佛孟阳还没有死,还在他面前哈哈大笑嘲讽着,“你已经沾染上了罪恶。而且是以最不堪的形式!”

孟阳至死都想着如何让他摆脱不了这附骨之疽的惨痛与阴影,抹不去的痕迹就如同那梦魇的夜晚,一遍遍提醒着他曾经是如何与黑暗为伍。

邰伟看着那似在申明归属的一字,神色沉沉浮浮满是复杂。

“你要是觉得没关系,那咱们就把它留着。你要是觉得厌烦,到时候我们就去找最好的纹身师把它改改……我都陪着你。”

方木有些烦闷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改了吧。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可不想一辈子留着它。”

邰伟咧嘴笑笑,在他发丝松软的后颈上亲了好几口。

“好,等你再好些,我们就去找纹身师。”

 

窗外的星子开始耷拉睡眼打哈欠,一点两点漫天万点都在入眠,月色也迷蒙得像往眼上系了白纱,只见无边深沉不见天角晓碧。

邰伟紧搂着方木,一天忙活下来的怠倦开始涌上身体四处,泛着酸麻的睡意。

方木却仿佛渴望夜晚再长些般,与他絮絮说着话,哪怕自己也早已眯起了眼哈欠连天。

“邰队,你定好我们去哪旅游了没?”

两个大男人说不出度蜜月这般腻味的话,只相互定好等案件了结,方木身子骨再好些,就去国外旅游一阵子。

邰伟呼吸着青年身上干净的气息,懒懒开口,“夏威夷。”

原本满是困意的方木忽然双眼睁大,眸子里跃着兴奋,“夏威夷好啊!听说那里女孩子都特别漂亮!”

邰伟一个睁眼就往方木头上敲了顿栗子,他低吼着,“看什么美女呢?女人到处都是有什么好看的?!”

方木看着他嘻嘻一笑,他缩进邰伟怀里仰头亲了亲那人满是胡茬的下巴,“是是是,我们邰队最好看,我才不看别人。”

邰伟捏了把方木圆润的屁股,目光带着凶狠,“你最好给我乖些,不然到时候有得你哭!”

方木窝在被窝里,举起手喊了声,“Yes,Sir!~”

邰伟从鼻里哼了声,拍拍方木的背,“适可而止了啊,赶快睡觉。明儿还得把你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书运回来。”

方木挑挑眉小声嘀咕,“就你看的书最正经。莎士比亚全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白衣女人……高度敏感,没有安全感,渴望占有,掌控欲上瘾……”

邰伟已经开始睡意沉沉,搂紧了他没多少意识地回答,“大晚上的研究什么?要画我明天再画……小孩快睡觉。”

 

方木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听着身边人雷打轰鸣般的呼噜声,慢慢依偎着闭上了眼。

“过几天我要吃土豆炖排骨……”

“我吃排骨你土豆……”

“呼……呼……”

邰伟翻了个身,抱紧了万家灯火熄灭只在他身旁安眠的小孩,睡梦呓语带着久违的沉沉放松。

 

“行……过几天吃你。”


END



(居然被吞了……明明没有做到最后!)

终于完结了吼吼吼!邰方兜兜转转终于得到了完满的结局!

之后有空或许会写邰方、孟方的小短篇(大概已经有了脑洞),大家有心仪的梗也可以向我点!

最后,太太们能不能多产粮!还想多吃几天草啊QAQ!草太美味了!


评论(23)
热度(268)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