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潦草】傲慢与偏见(03)【影帝X大明星】

(01) (02)

注意注意,许多私设qaq可能与现实不符!最好不要真人代入!

非常OOC,日常向,没文笔,傲慢与偏见老梗,下章完结



*

04.

大明星那晚落荒而逃后,一夜没睡好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两眼紧盯着天花板,一边想着影帝差点擦上他脖子那湿湿凉凉毛乎乎的嘴唇,一边又想着他会不会会错意这么做妥不妥当影帝要是又嫌他了这电影该怎么拍。

“啊。”大明星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随手打开手机点开微博打算转移下注意力。
“你们不要猜XX好不好,XX很敬业的!博主说的那人应该是某小鲜肉吧?听说影帝和他很不和,说他不敬业,片场闹得很僵,电影都快停拍了,我们XX至少片场还是很和谐的好吗!”

大明星一脸懵逼,他和影帝是有点小疙瘩,可电影停拍的事他怎么不知道?!导演都还没跟他说呢??

大明星沉着心一条条往下刷,越刷越脸黑。大多都在说影帝怎么怎么嫌弃他,他怎么耍大牌怎么用替身不敬业怎么把影帝和剧组人员给惹火了,大明星瞥了眼热度,呵还挺会生事的啊,这都两千多万了?

他直接一通电话打给经纪人,商量了一通如何危机公关。

“她们把脏水泼过来,那我们就把脏水泼回去呗。不过要想谣言不攻自破,你先得记着和影帝打好关系,别忘了这对你和公司都有好处!”

大明星含含糊糊地应了应,挂断电话后,两手撑头寻思苦想了许久。

他刚都一点情面和余地都没留地直接甩人奔回来了,还能和影帝怎么好?难道还要他腆着脸回去道歉说廖老师你亲吧你使劲亲我不反对???

大明星心烦意乱地将手机往酒店沙发一扔,就穿着睡衣起身去阳台打算吹吹风换换气。



大明星和影帝的房间在同一楼层,而且就在隔壁。因着阳台邻近的关系,只要没拉上落地窗帘,眼睛一瞟就能瞟到对方房里的动静。

大明星为了平心静气,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拉菲红酒,一边眯眼轻啜着,一边眸光不住往旁边瞥。

影帝果然没拉帘子,在房里走来走去好像跟谁通着电话,一脸笑意盎然的,看得有些刺眼。

“好。那我等你。”

他低声温柔应着什么,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抬头,眼尖地捕捉到了阳台上被风吹起衣角的一抹白,大明星脚步慌乱措不及防地还没来得及逃回房,就见影帝目色一变挂断电话也大步走了出来。

“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影帝点了支烟,眸光瞳色被夜色烟雾遮掩着,朦朦胧胧的似是还没醒酒。

大明星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没想好该如何影帝相处,就支支吾吾地嗯了一声,两手都无措地不知该往哪里放。真是一夜回到幼儿园前,大明星自暴自弃地想着。

影帝吐了口烟气,转首笑看着大明星问了句,“你抽不抽?”

大明星看不懂影帝眼里的意思,别说影帝现在醉了,就算影帝是清醒的,他怕也是不敢正眼看。大明星回避着直视,刚想拒绝说不抽烟,可经纪人对他的那句嘱咐就回响在了耳畔。

【听说影帝和他很不和,说他不敬业,片场闹得很僵,电影都快停拍了!】

大明星心思弯弯绕绕转了几圈,最后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回了句,“那行吧。”

影帝咧开嘴一笑,拿出支烟递到他面前。“我借你点火。”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低沉沙哑,似被烟丝磨过喉头般。

大明星没多想就点点头,然后就瞪大眼直直看着影帝出乎意料地从阳台围栏越过半截身子凑到他面前,用他嘴中冒着火星的烟点燃了他干燥的烟头。

他、他不知道那人会靠这么近。

大明星两眼瞪得圆溜,两手撑在围栏上明明想要抗拒却怔怔的忘了动作。影帝离他实在太近了,近到仿佛没了中间摩擦点火的两支烟,那曾经摩擦过他后脖的被燎得火热的双唇便会毫不留情地印上他的唇瓣辗转来去。

大明星浓密纤长的眼睫就那样轻颤扑扇着,像极了一只受到惊吓的可怜猫儿。

影帝却是看点上了烟,就先将身子抽了回去,离去时一阵带着烟草味的温热吐息洒到了大明星侧脸上。

“不早了,明儿还要开工,回去睡吧。”

影帝说这话时就像个再合格不过的前辈,可大明星心里上上下下的总不是味。实在是影帝今晚上和之前反差太大了。

“哎,廖老师!”



大明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叫住转身要走的影帝。

他只觉得不仅舌头打了结,就连呼吸也打了结,想换气却喘不过气,想说话却结结巴巴。就好像。

就好像他真的被亲了一样。丢脸到家。

“明、明晚上不如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明晚上刚好导演有事,会提前收工。大明星原本打算着和小助理去附近的餐馆打打牙祭开开胃,这会儿被影帝回望的眼神盯得整个人也跟烟一起燃了似的,脸蛋着火头顶冒烟手足无措。

他情急之下突然干巴巴地憋出了这么句话,出口之后却好像醒悟到般,转过头的面色带着些许懊悔。

他前脚才拒绝了影帝的各种示好,这要是后脚影帝就拒绝了他怎么办?这得多尴尬?影帝会不会多想?现在收回还来不来得及?

大明星脑子里杂乱得跟装了一堆毛线球似的,想东想西想这想那,咬着唇暗自思索时,却没想背后的影帝笑着开了口。

“行啊,明儿我要没事咱们就一起吃顿饭。”



大明星也不知道自己对着影帝为什么就开始各种犹豫各种思忖各种不知所措,上一回他这样还是高中时对着一大沓难解的数学题。

影帝是数学题?

大明星一边想一边摇摇头。

得了吧,数学题才不会对他有意思呢。


可令他感到不安和奇怪的是,第二天影帝对昨日之事并未提起分毫,而且对他的态度冷淡一如往常。

“你来了?在哪个门口?东边?好你先等等,我过会儿去接你。”

这会儿收完工,纠结了大半天的大明星慢吞吞地靠近他,正打算在片场表现得和谐些问问影帝去哪吃饭的事,不料影帝接完一通电话就抹抹汗急匆匆地对他了说句“易峰啊我有事先走,晚上不如你跟谢导一起吃吧,对不住了啊!”

大明星僵硬地立在原地,努力了好几次才终于成功扯起一笑,“没、没事。你走吧,我跟谁吃都行。”

大明星觉得自己的心态跟沙盘一样,一粒粒如水流泻着直至最后崩塌得一点不剩。他不明白影帝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欲擒故纵?刻意疏远?苦有隐衷?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曾问出过口,也什么都不知道。

他就好像是埋在土里奄奄一息的幼苗,只等着阳光和雨露的主动倾洒,却从不敢掀开土层去亲眼瞥瞥那真实的世界。

他怕一离开黑暗的保护层,就被灼目的阳光刺痛了眼。

所以他闭紧嘴,一语不发地躲在土里,小心翼翼地躲过每个未知的世界每个可能伤人的真相。



晚上大明星心不在焉地和导演还有一众女演员吃了顿饭,导演调笑他该不会在想廖凡吧,大明星惊愕地摸了把自己的脸,神情讪讪的,有这么明显吗?

导演慢悠悠地啜了口酒,眯起眼舒叹了口气说道,“每回你对上他,都是这副表情。”

大明星倒不知导演竟然观察得这么仔细,一时如坐针毡,眼睛乱瞟不敢直视。

“闹矛盾了?”

导演开门见山一语挑破,这让大明星两手搭在大腿上倒有些无所适从。

“也……没。就,”他低下了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就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导演是明白人,至少看得一直比局中人明白。

他朗声笑了笑,拍拍大明星的肩,打了个酒嗝说,“你听过傲慢与偏见里一句话没?将感情藏得太深有时是件坏事,要是一个女人掩饰了自己对喜欢的人的感情,她也许同样也失去了得到他的机会。”

大明星听了瞪圆眼慌忙摆手否认,“不、不是,我和廖老师不是那种关系啊!”

“感情这事,到头来都是一个样子。”导演眯起眼,声音低了下去,飘忽在风里,“两个人的关系要发展到极致,要么掏心窝子,要么捅心窝子。什么都不说什么都藏着掖着,那不叫朋友也不叫敌人,那叫陌路人。”


大明星怔怔的,听着导演离去时落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啊,太内敛了,有什么都藏在心里头,不太会表达出来。你要真想解决问题,那就走近一步,去主动挖掘,掏他的心窝子。这过程肯定磕磕绊绊,不过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两颗心是生来就磨合的嘛。大家都是这样,要么你辛苦一点,要么他辛苦一点,要真的适合,那可以磨合一辈子,要不适合,忍一忍,拍完这部戏也就过去了。关键的是,不能犹豫和退缩。”

人和人之间就像有着不可见的引力,你前进一步他也前进一步,两人小心翼翼慢慢试探着越走越近,可要是有一个人后退了一小步,整段关系就分崩离析后退了一万步。

这跟织毛衣是同样的道理,织的时候一针一线都得备起一万分的心思,可拆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拉一扯就行。

大明星默不作声的,一杯又一杯喝着酒,从清甜到发苦,从放空大脑到挤迫神经。他在给自己壮着胆。

影帝什么都不解释,不解释他的冷淡,也不解释他的靠近,那就他去问好了。总归都这般僵持了,还能再坏到哪里去?

要是冲破土皮后的结果不理想,大不了就发泄怒气彻底暴打阳光一顿。叫你爱照不照惹我心神不定,叫你阴晴无常惹我犹疑不决。


大明星那晚就一直立在阳台上,吹着风等看着旁空的房里何时会亮起疏淡的一两点如星灯光。

他心头辗转了万千字句,想着该如何开口该如何言语,他想着,要是影帝露出一两分额外的心思,他一定得明确表示自己不感兴趣。可要是只是朋友的界限,那他们还可以好好解开心结为了电影共同努力努力。

漫长的等待掏空了大明星所有心神。他看着对面海岸借渡而来的流动月光,青辉粼粼的,像在夜色下起舞。真的很美。

他哈了一口气,视线有些摇晃。

你说这么美的月色……那人在陪谁看?

所有准备好的主动与冲动仿似都从心头落空的小洞里塌陷了下去,大明星目光沉沉的,突然有了一种错觉。

错觉自己是个小丑。一切不过是他自己在加戏。


那是凌晨一点到三点的暗寂夜晚。

隔壁的房里始终没有声响,空无一人。

没什么海棠,也没什么共眠。他一直等待的人,彻夜未归。

露水开始在绿叶上凝结,大明星站了许久后,才感觉到一丝从脊梁爬到后脑的悉悉索索的冷意。

冷得叫他发抖,四肢僵直。

他呵了口气随意转眼一瞥,却不料意外地突然看见了在酒店楼底暗角下相拥亲吻的二人。

大明星握紧拳呼吸急促,目色有过一瞬的红。

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在凌晨三点拥吻满是无奈笑意的男人,脸颊相贴着,耳鬓厮磨着,依依不舍着。

爱人?朋友?伴侣?

大明星想笑,可喉头却干涩得失了所有水分,只剩沙哑。


你看,真是他想多了。

影帝有女朋友呢,感情多好。

他自以为暧昧的那些细节,在人家看来指不定怎样习以为常。也许那人不仅对他,对其他人,对其他所有人都这样。

是他想多了。

大明星滑落了下去,呆呆地坐在阳台一角,只希望自己能缩成夜色里的一截灰暗铁轨,没任何人看见也没任何人嘲笑。

多好。他不用去处理格外棘手的一段追求。

他本该开心的。

……

他本来就不喜欢影帝,那人多傲慢啊,一直让他七上八下起起落落。高攀不起。

他就是个小鲜肉,想努力拿奖也被人嘲讽暗箱操作的小鲜肉,被各种撕各种黑各种被认为不敬业耍大牌的小鲜肉。对,他就是这样的人,在那人眼中本就是这样的人。做什么解释,做什么解结。

本来就不存在结。

存在的只有他自己的心病。


大明星看着楼底下影帝悄无声息地挥手告别后进门上楼,心头涌上一口气。

可他还是不甘心。凭什么?

凭什么玩弄他让他有了那样的误解后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般全身而退?

凭什么这段关系永远都是那人在掌控而他却没丝毫疏远或靠近的选择?

大明星想着,突然蓦地起身,放空的两眼沉于了漩涡汹涌的暗流。


他没有什么神情地回房,进了浴室往脸上扑了把水,擦完脸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打开门锁时,正好碰见影帝从楼道电梯口走回房。

“哎易峰,你还没睡呢?”

大明星死死盯着他,目光带着某种蓄势待发的风起云涌。

影帝没想多地关切走上前,“你……”

却不料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大明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咚到了墙上。


“有人告诉我,两个人,要么掏心窝子,要么捅心窝子。”

大明星此时看来就像只浑身炸毛怒气冲冲的大猫,向来不敢直视的双眼此时终于直直紧盯了一回,只不过咬牙切齿的像是要盯出个洞来。

他一口咬上那人满是胡茬的刺硬下巴,恶狠狠地说道。


“廖老师。你说今天……我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



TBC


算账算账吼吼吼!

下章就完结啦!尽量九月一号前把坑都了结掉。

这文大概流程就是误会→感情发展→误会→感情发展。

想写的梗大多都写完了,之后安心吃粮,等草新片上映啦~






评论(19)
热度(122)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