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潦草】傲慢与偏见(04完结)【影帝X大明星】

(01) (02)  (03)

完结!傲慢与偏见老梗!

OOC,私设很多,不要真人代入,这章非常矫情!!!不喜勿入!

BGM搭配建议:续集



05.

大明星把影帝压在墙角时完全没有想过后果。只装载着满腔被戏弄的气愤,跟火箭炮似的一飞冲天。

影帝愣了愣,反手握上他臂膀,“账?什么账?”

大明星怒意下倒是冷静了很多,知道楼道里不好说话,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我、们、去、房、里、说。”

影帝点点头,“行啊,去房里说。”

大明星沉着张脸跟在影帝身后进了屋,啪嗒一声亮了灯,酒店灯光昏沉暧昧,阴影下大明星只看得见影帝侧脸棱角,看不见那人脸上神情。

影帝显然半夜回来有些困倦了,大明星原本以为他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可影帝却坐在床上点了支烟,声音沙哑带着宽缓,“发生什么事了?”

大明星突然喉头一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眉头一跳一跳。

他默不作声地绕到床边另一侧,坐在影帝身边,两人肩并着肩,构图完整却被光影分割成两个世界。

一半微亮,一半沉暗。

几乎沉到鞋底跟去,化为地毯上最微不可计的碎屑。


“廖老师,我想和你对一场戏。”

面前电视在放着外国电影,女主角在舞会上跳着舞,华美精雅的裙摆旋成了一朵花,跃动着迷人的娇笑。就在这样的嘈杂声中,大明星隐晦地开了口。

他情商并不低,他知道直白地问出口会有多么不合时宜。

兵不血刃才是每场矛盾冲突最完美的结局。

影帝没想到大晚上的大明星不睡觉来找他对戏,可寻思了会儿,因为照顾到大明星的面子问题他对那人从来没有主动的指导,这会儿大明星来主动请教也是难得。两人私下的交流时间本就不多,影帝半笑了笑,点点头,“行,今晚上我就舍命陪君子!”

大不了不睡了,明早起来不还有那小孩陪他一起红眼眶吗。

大明星没想他应得这么容易,两眼愣圆圆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开始了对戏。“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

他顿了很久才补了一句,“……邰队。”

影帝琢磨着剧本里好像没这场,不过大明星要对的也许不是台词,而是即兴的感觉。他想着,吐出口烟,任由烟草味在二人之间弥漫氤氲。

“没有,哪会有。你是天才,我没任何看法。”

老戏骨一句话,感觉就顿时出来了,像啤酒沫一涌而上,沸沸冒泡。

“可你从来没把我当作真兄弟。”大明星两眼审视着,就好像方木上身在探察着身前人的每个心理。

“我承认我之前觉得你有些自以为是,可后来每一次你都超出了我的预想。”影帝一笑,“方木,你是个好警察。”

“那为什么……还对我冷淡?”大明星说出这话时手指蜷缩身体微颤,就好像整个人在钢丝上晃悠悠行走,一面是尊严一面是真相,每一步都灼痛着羞耻。

影帝想了想影片全场,也只有前期他才对方木爱理不理,碰都不碰那人。那会儿邰伟对方木还不信任,再加上方木那锋芒毕露光芒万丈的气焰,自然会看不爽。

他抽出口中的烟,放入烟灰缸里捻了捻,“因为我还不信你。后来一起破案,我还不是把你看得越来越重?”

他说着,伸手揽过大明星肩膀,用干燥粗厚的手掌沉沉一拍,笑意带着些痞气,“怎么样,重不重?”

大明星默然被影帝半搂着,点了点头。

“重。真重。”

重得他整颗心都打颤,畏畏缩缩像个小丑。


他多想直截了当地问啊。问那人那夜为何从背后抱他,为何耍他逗他戏弄他,为何对他时好时坏,为何总给他暧昧的错觉,为何……每回他一碰触接近那人就拒之不理。

他总说自己决不会应那人越界的试探,可到头来却是他自己越来越弥足深陷,被无谓而又多余的感情纠缠着,想东想西患得患失再也不像自己。

就像夏夜里的那支烟,被点燃了就再也无法熄灭。

执着地亮在黑暗的角落里,烫出了一个个洞。

真疼。


大明星闭上眼咬紧牙,声音发抖。

“……你赢了。”

落荒而逃又怎样,一再忽视又怎样,他到底还是掉入坑底,无法动弹成了可悲待宰的猎物。

很多东西从一开始,由谁点燃便注定由谁吹灭。

他不是合格的舵手。他掌控不了自己。

方木也好。大明星也好。

他不是被那人的演技打败。

而是他这颗心,太没出息。


影帝看着大明星这副不对劲的模样,有些手足无措,想说些什么可又着实不会哄,一时间连该喊易峰还是方木也不知。

大明星没抬眼,他着实有些累了。

说好算账,到头来什么都没说清,反而先认了输。

“廖老师,多谢您陪我对这场戏。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其实本就如此。

这部电影演完,他俩之间就什么交集都没了。

何必执着。何必当真。

皆大欢喜的是角色,分道扬镳的是自己。



06.

大明星后来与影帝如常交往,影帝待他虽不热切,可也没了早先的生疏冷淡劲。

大明星压抑着心头那火苗,一直忍到了杀青。

跟剧组辞别后,他终于登上了回北京的飞机。影帝也一起。

飞机上影帝时不时跟他说着话,似是因为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此时的他话格外多,每一句都带着怀念。

“哎易峰,你还记不记得医院那场夜戏,你一个人不敢上厕所,硬要拉个人一起,最后我陪你去你还笑我一脸凶相,鬼都要被吓跑了。”

大明星自然记得,那次他俩还手拉着手,影帝难得没有抗拒两人的近距离接触。

“还有喝酒那会儿,我每次说话你都喊痒,跟个孩子似的。”

影帝回忆着,摇头笑了笑,脸上微皱褶痕。

“印象最深的还是海滩那晚上,咱俩一起玩水。”

大明星补了一句,“我是被你骗下去的。”

影帝无奈点头,“是,是我不好,喝醉了就没个正经。不过你那会儿着急救我的样子,还……真有点可爱。”

划开波浪碎了水光星光,不管不顾的,眼里落满了一人。

那时他淹没在海面下,恍惚中以为自己看到了神。

不然心底不会跳得这么快,叫嚣着致命的吸引力。

影帝回神笑了笑,“那时我本打算开个玩笑,抱你来个过肩摔,没想到你逃得比兔子还要快。还真是怕极了水。”


大明星未料到真相如此,嘴唇一翕却什么都没说。

他哪里害怕什么水。他只是害怕被水搅动的心意。

那刹大明星突然感到庆幸。

还好,还好他从来只是自作多情。

还好他没有真的说出口,还好他没有把那笔帐算完。

还好他把一切都闷在了心底。连同惶然不自知的情意。

大明星半真半假地勉强笑着说,“原来廖老师想来个过肩摔啊,我差点以为你想亲我。”

或许最好的结果,便是将曾经的心结当作场玩笑。

释怀也好,介意也罢。都结束了。

那时飞机巨声隆隆,耳旁嗡嗡鸣响,在这离地一万米的高空,好像万物重力都失去了控制,连心头堤坝也放开了闸,在天际留下了汹涌过的痕迹。

影帝盯着他,眼神有些深。

他们都知道有些话不用说,不该说,不能说。

可是连灵魂都失去束缚,化成了高空滑翔的飞鸟。更何况有开合缝隙的口中话语。

“如果……那回我真想亲你,你会不会逃?“

大明星感觉心中从来岿然不动的那支烟苗突然摇晃了一下,就好像被谁遥远的吐息终于吹得坠坠将息。

一切就仿佛飘忽如云的梦,从窗外飞速驰过,落成眼底的阴翳。

他手指紧抓着座椅垫,出口的声音有些涩。

“那你不妨……现在试试。”


现在试试?

没有人知道这意味着接受还是拒绝。

连大明星自己也不知道。

可两人却同时咽了口唾沫,喉结狠狠一动。

他们都疯了。再也不正常。

影帝似应和着玩笑,越靠越近,注目的热度也越来越升温,快要将侧脸烧出一个洞。

大明星僵硬着,两眼直视前方,不敢移开半个角度。他胸口跳得厉害,砰砰一声快过一声,彻底乱了节奏,整个人心慌至极。

影帝就这样前倾着,双唇贴在那人嘴角,却若即若离的,没有近一步压近,也没有抽身远离。

仿若蜻蜓点水,摩擦过淡红柔嫩的唇角。

“你没有逃。”

他的声音带着喑哑,沉到极致,就好像也干渴得失了水。

大明星浑身抖颤,心也抖颤,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般,手脚发软,皮肤又热又凉,双脸发烧般红得不像话。

那烟草味离得极近,如线一缕飘进他鼻间,沉醉着早已泛麻的心骨。

就在影帝没等来应答回过身的那刹,大明星忽然转过了头,朝那人的唇贴压了上去,微微张嘴,撕咬舔吮着任由唇齿间相连的津液濡湿浸润了全部心神。

影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按紧大明星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用舌尖扫过牙龈刺激黏膜,滑舔过那人舌尖的每一寸,趁不备时包卷着舌头来回旋动,肆意侵略着空气快要流失殆尽的口腔。

大明星被亲得嘴角沾染了一丝口水,晶莹明透的,快要被激烈的动作给甩下身。连深处的喉咙都被重重吸吮舔压着,像是火热至极的征服占有,霸道而又充满野性。

“唔、呜呜呜!”

他终是推开了影帝,急喘着气,面上眼底都浸染了红意,看着水色无垠。


影帝像是确认般笑着重复了句,“你没有逃。”

“我没逃。”大明星哑着声应了句,抬眼看向影帝时,两人眼中有不知名的情绪在呼应着脉脉流动。

要是他一逃,他们就真的再没有未来了。

飞机一落地,各奔东西,只剩寥寥交集。

就好像这几个月的相处只是梦一场。

就好像曾经片刻心动不过幻觉一场。

他压抑得够久了。

他还不甘心。

不甘心未破茧就死在了蛹里面。


他还想要一个结果。

头破血流无所谓,一厢情愿无所谓。

幸好,他等来了。


就在陌路四散前的最后一刻。



07.

大明星后来终于知道了他和影帝相处时的一些真相。

比如影帝为什么某些时候不太愿意和他握手,不太愿意和他碰触。

大明星知道后沉默了很久。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影帝扔出家门。

一次两人在沙发上并肩看着电影,大明星特意将薯片渣吃得满手都是,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全部擦到了影帝胳膊上。

影帝倒是没躲,低下头一脸无奈笑意。

大明星挑眼一脸挑衅,“你怎么这会儿不躲了?”

影帝弯下身亲他,还不嫌弃地伸出舌舔吻着,大明星被吻得两眼圆圆亮亮的,看着比电影里的女主角还要可口。

一吻落罢,影帝嘴里也落满了薯片味。他的笑有一点痞,“我现在都是你的味,躲不了了。”

大明星没忍住,又扑起来反击亲他。

两人在沙发上缠做一团,就像线与线交融的毛线团,尽是亲昵。


“哎,那晚上亲你的女人,到底是谁?”

大明星和影帝闹罢,想起影帝好多次都推辞不解释的那事,没忍住又问出了口。

影帝摸摸鼻子,“说了时间到了,会让你知道的。”

“廖、老、师!”

大明星每回喊廖老师,语气严肃,便是动真格了。

影帝默然了一会儿,“过几天你就会见着了。”

“见她?”大明星神情有些疑惑。

影帝一手搂过摸了摸大明星的头发,“她啊……是我在美国的表姐。这次回老家去看亲戚,刚巧路过我们那,就探班了一回,顺道一起出去吃顿饭。毕竟一直在外国长大,难得一见自然热情了些,你之前想的乱七八糟的那些……我都不想说你啊。”

大明星转头咬了口他的手指,“你怎么不早说?!”

害他心里一直挣扎在意了那么久,洋相百出!

影帝盯着他一笑,“这不打算介绍你给她给家里人认识吗,早晚会见面,不急。”

“你就喜欢看我在意的样子是吧!”大明星气极,用脚板踢了踢影帝,“下去,不给你坐沙发!”

影帝应了声,翻身压到他身上,“那我坐你身上。”

大明星怒目,一口咬上影帝的喉结,“我身价可不低,坐我身上得给钱。”


影帝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低沉。

“行啊,‘几亿’都给你要不要?”


“……滚!”



08.

邰队(廖老师)。

嗯?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

……

……

……

喜欢你算不算?




END



终于完结了

这章前面太矫情,导致我一度码不下去

还打算坑掉_(:3」∠)_

幸好结束了

还是喜欢码小甜饼或小虐文 这种程度的真难把握

下一篇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邰方养成 不探案 日常向_(:3」∠)_你们有想点的cp也行


最后 这篇文与现实不太相符 不要代入哦!


评论(15)
热度(161)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