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少锦all棠同人】春风恨04(肉,古代abo,np中篇)

此章五千字正文,三千字父子彩蛋肉提示。

食用须知:

①《少年锦衣卫》同人,不过可当作半个原创,没看过原剧不影响食用

②古代ABO,生子,np,五个攻(后期可能会再加?),其中有笑棠父子qaq其他是季棠、段棠、花棠、石棠,人物OOC注意!特别是主角受!


*

04.

袁小棠对季鹰最开始的印象,得追溯到远如洪荒的孩提时代。

那时候,娘还在世,季鹰每每都会寻了空提着礼来府中探望,轻则入口即化的桂花糕、桃花酥,重则皇上恩赐的天蚕丝鸭江绸、七星琉璃杯。彼时袁小棠还年幼,因着他娘的缘故受了不少季鹰的恩惠,对那位叔叔印象好得很,一听到季叔来了每每开心得差点要跳到桌上。

那时的他浑然不知自己究竟沾了谁的光,也不懂季鹰望向娘时的眼神,为什么总是带着说不清的痴惘。就像面对一片浩然山海,搬也搬不动、移也移不走,除了一次次的路经证明自己来过,再没有任何办法。

 

有一回那人不知领了什么命,再次来府上时,左眼已带了道伤,皮肉外翻血水凝结。他踉踉跄跄地寻着了娘,眼睁睁看着被惊吓后的娘故作镇静地替他上药,替他包扎,季鹰那凝望的眼神是袁小棠记忆里少有的温柔。

那时在旁看着的他觉得气氛怪得很,娘不说话,季叔也不说话,两人都成了哑巴,而他插不上一句话。像是要故意打破令人难捱的静寂般,他没有多想就窸窸窣窣钻入了季鹰怀里,手指小心翼翼地想要触碰伤口,却生怕把那人弄疼。

“季叔疼不疼?”

他眨巴眼睛问了句,仿佛见着那人疼自己也疼似的,小脸都快皱成一团。

而所有心神都在娘上的那人,只对他敷衍轻淡地答了一句还好。

怎么可能还好呢?

那时的袁小棠犹自心疼着,却不知道哪怕是真的疼痛难熬,季鹰要的也从来不是他的关心。

他就像个笑话般对着那人血肉模糊的伤口吹气,一边吹一边奶声奶气地安慰着,“季叔不痛,吹吹就好了,痛痛就飞走了……”

季鹰就那样啼笑皆非地看着他,眼底是他不曾识清的鄙夷疏离。

很多年后,袁小棠终于明白了,明白季鹰待他好是为何,娘死后那人一夜白头是为何,与袁家断绝往来甚至反目成仇……又是为何。

因为那人心底,自始至终都藏着一个人。

 

正如此刻季鹰在身后抱着他,低低唤出的却是别的名姓。

“明心。”

 

袁小棠僵硬沉默了许久,就像座被雪淹没的碑石,霜花汹涌,万籁俱寂。

那人从他身子里抽了出去,带走燃烧痴狂的所有火热,心头沉湮至空荡荒原。仿佛那些若隐若现的异样情绪不曾出现过。

他哑着嗓子开了口,“现在你能放我走了?”

季鹰看着他那炽红艳丽柔顺垂落的长发,还有长发遮映下瞧不清神色的面庞,眸色幽深,喉结一动不知是真是假地开口说了句,“不如我叫袁笑之将你许配给我。”

袁小棠唇角一勾,抬起的一眼带着嘲讽狠意和残余风情,“我不答应。”

季鹰眉头一拧怫然不悦,二人互瞪着,仿佛刚刚那场抵死纠缠只是幻觉。剑拔弩张中,他将声音压得极低,隐隐似还咬着牙,带着火气,“你已把第一次给了我,不答应又是为何?!”

他不明白事到如今,袁小棠闹脾气还有什么意义。

在季鹰眼里,大抵只要结合便是融为一体。袁小棠已被打上烙印彻底成为了他的人,怎么翻都翻不出股掌之中。甚至如果幸运,那孩子或许此时已怀上了他的种,不跟他在一起,又能跟谁在一起?

 

可袁小棠握着拳头,股间白浊失却温度,湿湿冷冷得自腿缝流下,粘腻一身。

“我不是我娘!”

他大吼了一声,微红眼眶带着水意凌光,直直刺进人心头去,震得季鹰胸口一跳。

是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受。

有点疼。

 

他微微弯下了身,皱着眉不知那些情绪从何而来。

结合结合,或许连季鹰自己也不知晓,阴既为地,承载万物,容纳万物,太阴与他者的结合自然从来不只停留在身体表面,还有两心之间的牵系。

那才是真正独一无二的,永远也无法切断的羁绊。

 

“我就是袁小棠,北镇抚司的锦衣卫,袁笑之的儿子,没有其他。”

袁小棠面色隐忍地深吸了口气,将二人关系一刀切尽说得互不相干,“有第一次,自然也能有第二次、第三次,是你还是别人,于我而言毫无差别。你若要找我娘,自己到地下找去,别来纠缠我!”

他不是他娘。长得再像也不是,从来不是。

不知哪句话触到了季鹰逆鳞,他眯起眼一手捏紧那人下颔,力道大得都快把骨头碾碎,“你、再、说、一、遍?”

是他还是别人毫无差别?笑话!

他季鹰怎么可能容许他人随随便便取而代之?!

冷冽眸子里仿佛烧着怒焰,那阴狠含怒的模样像是下一刻就会拧断少年的脖子当场血溅三尺。可偏偏袁小棠也不知哪根筋没搭对,就那样红着眼较着劲,毫不认输,“我叫你放我回去啊!”

季鹰面目狠厉,就在他杀气涌现的那刻,突然从门外直直闯进了一把大刀,划破空气吭地一声撞入了殿中的兰桂栋梁,刀身抖动铮铮回响,木屑纷纷碎扬一地。

正是玄黑乌沉的金错刀。

季鹰神情一凛,当即披了件罩袍起身,冷笑了声,“袁指挥使大驾我南镇抚司,季某有失远迎实属不该。不过……这妨碍正事挑起械斗,指挥使可要想清楚了啊。”

“何来正事?”

袁笑之自外缓缓步近,话语沉稳却暗含威压,一双看似无波无澜的桃花眼下藏着森然怒意。

季鹰瞥了纱幔流苏曳曳垂落的床榻一眼,声音悠缓带着讥讽,“自然是审讯……天机宫犯人。”

“季鹰。有什么朝我来,小棠与我们老一辈的事毫无干系。”

“谁说的没有干系?”季鹰冷呵了声,“这是你们袁家欠我的!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更何况……”

他不知想到什么,话语一顿,眸底闪跃着一两点沉暗的光,像夺魂索命的磷磷鬼火,带着慑人戾气,笑意寒恻阴鸷挑衅。

“若是袁小棠怀了我季家的孩子……如此还能全然撇清?”

袁笑之瞳孔一缩,呼吸都滞了半分,“你?!”

 

眼见那人这般,季鹰总算得了一二分快意,挑起眉来激着袁笑之,“来啊,袁指挥使要是不甘心把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拱手让人,不如就把我这南镇抚司闹个天翻地覆,泄泄心中怒气,我绝不阻拦。”

袁笑之沉了眸,拳头握得咯吱响,却迟迟未有动作。他自然清楚季鹰什么打算,到时候上报给朝廷说他有意内斗,轻罚是小,再按个犯上作乱的名头是大!

这十几年,所有意气早被他咬牙吞下,铸成了口深而冷的井。

何为冷面金刀佛?忧惧喜怒从不外露。

身为锦衣卫总指挥使,这就注定了他没有私心作祟的权利。

袁笑之望了那床帏一眼,硬生生压下心中翻腾,沉着气走至那柱下拔出了金错刀,“小子顽劣,方还得罪了定国公的人,南镇抚司不便久待,袁某这就要带他回去好好训教。”

“我还未审讯毕。”

“若论牵连……季兄不如好好审讯自己。”

袁笑之看向季鹰的眼神,头一回毫不掩饰的冰冷死寂。如同风刮刺刀的三月北疆,冻寒至万丈心头去。

“季鹰此等,乃是为了皇家以身犯险,试探试探。袁指挥使言重了。”

“是不是言重,你我心知肚明。”

袁笑之冷声说罢,不顾季鹰阴阳怪气的神色径直走到床榻旁,大手一拉掀开帘子,见袁小棠缩在被褥里不愿现形,不由怔了怔,皱着眉训斥,“躲躲藏藏成何体统,哪还有个锦衣卫的样子?!还不快出来跟我回去?!”

袁小棠没想今日丑态会被那人给瞧了去,心头悸动难忍,一时声音颤抖带着哽咽,“爹……”他不明白为什么越是在在意的人面前,越是每每失了形象颜面扫地。这般想着,将被角攥得更是极紧,不愿再见到袁笑之对他失望的神情。

袁笑之哪容他逃避,二话不说将那人从锦被里扯出来,见得满身红紫白浊点点时,动作却倏地一顿。

空气仿佛在一寸寸结冰。

他什么话都没再说,只沉着面色,明明怒火中烧却又极是平静。像风雨爆发前的无声无息。

袁笑之脱下玄金外袍罩住了那人赤裸身形,然后抬手把小家伙抱起,步步往外走去。

 

“北镇抚司也有牢狱,之后就不劳季兄动手了。”

 

那背影,如高山临风,肃杀威势下是谁都难以撼动的私心相护。

他的儿子,还用不着别人管教。

 

 

甫一回到府里,袁笑之就给袁小棠找来了大夫,偏偏那小子还躲在被里死活也不肯就医,说什么丢人。

袁笑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听见这话当即就声音一沉,“要嫌丢人,当初你怎么想着去招惹季鹰?!”

袁小棠听着委屈,咬了咬牙,“我没招惹他!是他招惹的我!”

袁笑之揉了揉额头,半晌叹了口气,一把将被子掀开,不顾那人神色一慌翻身逃避,“罢了,我来替你上药。”

袁小棠听着立马软了耳根烧红了脸,身子想躲却被袁笑之一手抓了回去,话语也磕磕绊绊的,“不……不用。爹,我没事……”

袁笑之隐隐头疼呵斥出声,“都成这样了,还说没事?!”

这小子要能把惹麻烦的本事用一半到练功夫上去,他也不必像如今这般成天整日地收拾烂摊子。

他不可能待在那人身边一辈子。

小棠……必须学会一个人处事。

“我、我真的没事,爹,我自己涂就好!”

袁小棠拉住了袁笑之的袖子,明明期待了许久的肌肤相亲在此刻却不知为何犹豫了起来,面色比起方才情欲正浓时更是红得可怕,映得两眼水盈盈亮晶晶的。像蹿着艳烈心火,望得袁笑之一怔。

“你怎么脸这么红?”

他眉头微皱地伸出手去,贴了贴那孩子的额头,果真热得很。

眼瞧袁小棠呼吸也不对劲,袁笑之当即起身,“我再去找几条棉被来。你先自己上药。”

而袁小棠应了声,目光始终尾随着他的背影,直到那片衣袂消失在拐角。

 

很多时候,他都希望能与爹再近一些,近到没有缝隙,真正的骨肉合一才好。

可当袁笑之真的靠近时,他又总是没出息地后退,像个缩头乌龟东张西望不敢面对。

只有胸膛里的心跳,一声比一声慌乱急促。

 

袁小棠想着,等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向爹坦白吧。左右自己是他儿子,再怎么大逆不道,那人也不会不要自己。

可那时的他没料到,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差点与袁笑之阴阳永隔错过一辈子。

而那一句话,也终是迟了许久才堪堪出口。

 

三日后,袁小棠方把身子养好,袁笑之就将他送入了牢房之中,名曰擅自动手冒犯上级,要在里头禁闭思过,关三个月才能出来。

虽说如此,可袁小棠清楚他背后的意思,一来是为了这几月躲过季鹰纠缠,二来也是为了能心无杂念地闭关练功,好好长进长进。

这几月里,除却方雨亭忧心他的情况时常来探望,袁笑之公务缠身就没能来几次。期间唯一一次提他出了牢房呼吸新鲜空气的,还是因着潮期将至,不得不去冷玉泉避难。

只是那一回,也说不清是破了身初尝过情欲滋味,还是这几月一个劲地练功所有燥气都积压在了一处,袁小棠在冷池里受着冰火两重天的苦楚,到最后也没能熬过去,哭着求袁笑之给他拿了个物什,纾解过了才勉强好受些。

没看见负手立于不远处的袁笑之,眸子幽沉。

 

三月后。

方雨亭碎碎念地带袁小棠出了牢房,“小棠你也真是,徐灿要真做了什么不干净的事,你跟指挥使说就好了,还何苦自己出手打他,你看看你,这三个月瘦成什么样子了,脸色白得跟病秧子似的。”

袁小棠好不容易被放了出来,又换了身干净整洁的飞鱼服,心情大好,两手枕于后脑勺朝方雨亭挤眉弄眼的,“我都是病秧子了,那你还给我吃你做得那么难吃的鱼?”

方雨亭一气,跺了跺脚,作势要打,“你!”

袁小棠哈哈大笑着,在街上和方雨亭打打闹闹,一派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和谐景象。

那时,街市茶馆里正传出谁的说书声,铿锵有力,洪亮中正。

“君可知顺天府悬红最高的三盗是谁?”

下头有人起哄喊着,“冥火僧、千面狐、白衣段云!”

说书人一拍醒木,“招!先说这三盗其一,冥火僧。此人虽身在佛门,却不吃斋念佛持戒修身,反倒是耍得一手火药爆裂之术,所过之处皆是火海漫天,殃及万千生灵。有道是……三生浮屠忘归处,菩萨顿首莫奈何!”

这一通声色并茂,倒把所有听众都给带入了情境之中,回过神来一阵拍掌叫好,“哎,那下一个呢?!”

“这下一个嘛……便是三盗中最不走寻常路的千面狐花道常。传闻千面狐有一千张脸,雌雄莫辨善恶难分,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男相眠花宿柳风流倜傥,女相倾国倾城酥媚入骨,正所谓裙罗曳地苏流畔,醉海潮声不知卿啊……”

 

袁小棠正听在兴头上,就在这时,不知哪阵妖风吹过,将悬赏榜上的一张告示给吹了下来,飘飘摇摇地正好吹过他头顶。

他没多想伸出手就抓住了那张纸,恰见得上头正简笔画得一人逸群无双的俊雅样貌,目如朗星嘴角带笑。他看着,不由一愣。

那纸上,飘逸灵动间书的正是“段云”二字。

“这最后一位,虽和冥火僧、花道常名列三盗,却颇具侠士风采。不仅为人随性自在,处事温和有礼,君子一诺更是言出必行,是不少女子做梦都想嫁的良人。正所谓剑风倚荡激千尺,白云日上影中仙。饶是我,也仰羡不已啊!……”

说书人说这话时,袁小棠正把悬赏告示重新贴回到那榜上,余光一瞥瞧得不知从哪来的贼子眼睛滴溜转得就抢走了一位妇人的荷包,不由跃过摊子大喝一声追了上去,“皇城脚下还敢偷东西?还不快给我还回来!”

那窃贼脚底生风跑得极快,一边跑还一边转头往回瞧,见着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不屑一笑就往前冲去。

袁小棠被激得心头火起,咬咬牙就打算不顾一切扑过去,却没想那贼子瞧得直接随手拿起抄起地上一块瓷枕大小的石头,朝半空中的他狠狠扔去。

“呜!——”

袁小棠双眼睁大根本来不及躲闪,听着不远处刚跟上来的方雨亭的一声惊喊“小棠!!!”他感受到了肩膀的一阵剧痛,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往后急速坠落,风声呼啸划过耳旁,像断了翅膀的惊惶蝴蝶,一时什么都把握不住也还手不了。

他闭上了眼,正等着最后倒地的砰然巨声,却没想就在这时,一双修长有力的手直接从背后托住了他,相依的胸膛温暖而宽厚,刚刚好能容得下他一人的身形。袁小棠在此危急时刻根本什么都没法去反应,只呆呆地看着身边有谁衣袖翻飞一手揽过了自己的腰,只呆呆地看着几个回旋转身碧空长云在面前改换了须臾景色,只呆呆地看着稳妥落地后……

白衣如雪那人,目色温柔地望着他笑。

 

天地霎时失色。

 

 

TBC

 

接下去还有彩蛋肉!!!

请确认自己能接受父子后点击下方链接!


笑棠父子彩蛋肉



又来一个TBC



这章段云总算出来啦!之后还有花花和石大壮,应该会有几个过渡章介绍新小攻,然后开始正式一轮的炖肉!

不过可以提前预告下,第二个男人是道爷_(:3」∠)_emmm谁叫他比较会撩而且万分主动呢

等到考试周可能就没多少时间写文了,所以趁着现在能多写就多写

谢谢你们喜欢www



评论(38)
热度(250)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