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少锦all棠同人】春风恨05(肉,古代abo,np中篇)

圣诞快乐www!此章段棠花棠铺垫(肉的前菜),字数较长!

食用须知:

①《少年锦衣卫》同人,不过可当作半个原创,没看过原剧不影响食用

②古代ABO,生子,np,六个攻(后期可能会再加?),其中有笑棠父子qaq其他是季棠、段棠、花棠、石棠、戚棠,人物OOC注意!特别是主角受!


*

05.

那人将他从怀中放落至地,声如春风徐缓温沉细腻,无端将人心神吹皱,渌波粼粼。

“小心。”

袁小棠这才回过了神来,定定睛向那人道了句多谢。不知自己心头刹那闪现的熟悉是不是错觉。

只见那白衣男子余光一瞥,几个幻影移踪就闪现到了那贼子面前,身形飘逸轻捷如风。

那偷儿不过是江湖小人物,哪见过这等功夫,顿时瞳孔一缩满面恐惧,“你、你!”

他惊疑不定的,似是猜到了那人名姓,却在刚要出口的刹那,就被白衣男子抬手一点正中穴位,那句“原来你就是白衣段云!”就这么硬生生堵在了喉中,然后砰地一声昏然倒地。

 

段云捡起了贼人手中的钱袋,拍去土尘交到了袁小棠手中,声音如石韫玉,如水怀珠,万般温柔,“现在你可以交给她了。”

袁小棠接过钱袋,不知为何对着面前之人笑容晏晏的神情,总觉得心头发慌招架不住,也不敢抬眼与那人直视,仿佛只要一抬眼便会撞进那双藏着星辰波光的深邃眼眸,将人三魂七魄都给尽数吸走。

就在这时,方雨亭携着那急步大喘的妇人走了上来,身旁还依依跟着个扎着两髻面若桃粉的女娃娃,两眼水盈盈的,看着似是妇人的孩子。

袁小棠快步上前,将钱袋交到了妇人手中,女子松了口气眼角带泪,连声哽咽,“幸好幸好……妾身一家六口这半月都得靠这铜钱过活,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妾身实在不甚感激啊。”

袁小棠挠挠头,微红着脸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要不是……”他转过头,正想把那白衣男子介绍给那妇人,可没想眨眼一看,平地之上竟再无了那人踪影,仿佛方才的出手相助只不过是他恍惚下的幻想。袁小棠一时不由怔愣在原地,不知自己是不是被蝴蝶附身飘飘杳杳地梦到了庄周。

 

“小棠,你刚伤着哪了?还好不好,有没有出事?疼不疼?”

抬头见抓着贼人的方雨亭一脸担忧地想查看他伤口,袁小棠这才反应过来,摆了摆手压下心中异样思绪,“没事……我们快去演武场吧,爹该等好久了。”

方才惊鸿一瞥,慌乱下一时只觉那人眼熟,却记不清在哪见过,如今才隐隐想起了,那振袖拂云白衣胜雪的淡然风姿,似乎与儿时偶然救下他却经年来一直苦寻不得的白衣大哥哥,极为相像。

一般的吴钩霜雪明,飒沓如流星。

也一般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么多年,那一日护在他身前濯濯如春月柳,岩岩若孤松立的身影,他百般怀想,始终不敢忘记。

袁小棠回过头又望了眼那岸旁风景,堤柳依依临风摇动,而那荒草平地之上只剩落叶飘卷,再无一人身影。

这一次别过……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他收回了眼。

 

酉时,刚出牢狱对徐灿一事依旧不知悔改拒绝认错的袁小棠正半跪于演武场上,众目睽睽之下被袁笑之训教。

而此碧海青天霜缟冰净之时,宫墙丹甍上正立着二人身影,影随风动,衣角飞扬。

飘飘若仙,洒脱超逸。

“段兄来迟了。”

冥火僧不动声色地瞥了摇扇浅笑的那人一眼,虽是谴问却无戾气。

段云拢起扇子,神色温和,“在街市上瞧了会热闹,怎么也不见花兄?”

冥火僧起身来,冷哼了声,“那只狐狸等不及,已经先下手了。”

“哦?花兄这么急着要做盗圣?”

“这是自然。咱们三盗齐名多年,今日谁从皇宫盗出的宝物最珍贵……”冥火僧眯起眼,“谁就是当世盗圣!”

 

御书房外,伪装成贵妃的花道常正待娉娉袅袅柔若无骨地莲步进屋,倚在帝王身侧好好地诉一番胸口疼痛想要皇上给治一治。

他刚要抬步,却没想从里头传来了二人微微压低的说话声,似在说什么机密之事。

“季鹰,你之前说有天机宫传人的线索了,如今可找着没有?”

另一人沉默了好久,半晌回答时带着微不可察的迟疑,“回禀皇上,未曾。”

花道常脚步顿住,隐在门外寻思着这天机宫不就是江湖传闻里神乎其神因无所不有的宝库出名的那个,听说七十年才开一次宝库,眼看这七十年之期再过几年就要到了,如今连宝库在哪又该如何开启也未有人知晓。这朱见深……为何会突然说起此事?

花道常眸光微转心头一动,待季鹰从御书房中出来后便多留意了几分,一转身变做个不起眼的太监模样跟在那人后头,拐过了几个秀丽廊道就听那人脚步止住低低问了身边心腹一句,“袁小棠可出来了?”

“出来了,今儿刚刚出来,眼下该是和总指挥使在演武场呢。”

“嗯。”

“大人可要小的……将他带来?”

“不必,我自有打算。”

 

季鹰这般在意那袁小棠,其中必有曲折……

花道常眯起桃花眼默念了念那一人名字,片刻后那蔷薇宝相琪花瑶草处便只剩阵阵香风,不见一道人影。

 

“皇上,听说九龙杯盛放玉饮葡萄路是最合适了,您就把那稀罕的九龙杯拿出来……给臣妾试试嘛~”

御书房中,花道常扮作的贵妃一身逶迤拖地大朵牡丹深绛烟紫罗,额带金累丝牡丹红珊瑚头花,一颦一笑皆应得诗中“云鬓花颜金步摇”,更别提身披金丝薄纱愈发衬得肌若凝脂入艳三分。

朱见深听得,当时骨头就酥了大半,摇摇颤颤地便去把那装有九龙杯的宝箱取出,只顾博美人一笑,浑然不忌古人烽火戏诸侯的教训在前头。

“这便是九龙杯?!”

花道常见那九龙杯通体玲珑镶珠嵌玉,九龙环绕雕镂精细,上下更是镀金富丽隐隐有华光流转,一时不由惊叹出声,把玩着爱不释手。

他们三盗相约盗出皇宫中最贵重宝物者乃为胜,贼秃驴品位低俗不足为惧,倒是那段云向来奇思妙想别具一格,花道常对他既是看重又是提防。这回百般思忖才定了九龙杯这宝物,打算来与之一较高下,如今一见,果然不凡。

 

朱见深见“她”喜爱,面上笑意不由浓了几分。他瞥了瞥贵妃那酥胸柳腰,直想着什么“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色心渐起下手有些不太规矩地伸了过去,“爱妃……”

花道常笑意僵硬,眸底闪现过一刹厌恶。

就在他想着怎么夺得九龙杯逃离此地时,不料窗外一声震响,天边飞出状似无数个惊悚骇人红色骷髅头的浓沉深雾,咯咯笑着盘旋于暗云半空之中,如同百鬼夜行魑魅横生,朱见深当时就吓得躲到了花道常背后去,口中慌张急喊着,“爱妃……爱妃,救驾!”

花道常当即就翻了个白眼,鄙夷着一个大男人这般没出息,一边又暗骂那死秃驴尽是捣乱不知在搞什么鬼,锦衣卫此时只怕已起警觉,这九龙杯他还是速盗为妙。

“皇上,别怕,不是袁大人季大人在吗……臣妾服侍您去床上歇息歇息就好。”

花道常忍住反感,一张桃李娇艳媚骨天成的面皮上堆满了笑,等朱见深没有防备两眼晶亮地看着他投怀送抱时,花道常这才迅速抬手撒了飞粉过去迷晕那人。

“道爷的豆腐都敢吃……要不是看你是皇帝,这双手早就被爷给剁了。”

他见得那人两眼一闭倒在榻上,哼笑了声,转身便从朱见深方才打开的金丝玲珑嵌宝箱里拿出了流光灼灼的九龙杯,打量好一会儿才身形一转,黄袍加身换作朱见深大摇大摆地从那御书房中走了出去。

 

而此时,闻变而来的袁笑之早已在皇城四处大门设下了重重防备,只待那偷潜入宫的三盗自投罗网。这十几年来,从没有人能从他冷面金刀佛布下的天罗地网里无恙逃脱。

“冥火僧,敢在天书阁肆火作案,你胆子不小。可惜行迹败露。速速交出天书留你一具全尸!”

袁笑之拔出金错刀来,刀身寒冽如冰刻金如器,繁复纹饰尽显赫赫威势。

“都说天书被佛爷我烧了,金刀佛,你怎么还穷追不舍?!”

“天书水火不侵,又怎会被烧?休要啰嗦!”

袁笑之眉头紧皱话语一沉便向冥火僧击去,金错刀和拴着链子的铁锤甫一相撞便发出厚重闷响,贯穿耳膜激得刚赶来的袁小棠和方雨亭心头一颤。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捂着胸口急急喘气踉跄行来,口中虚弱喊着,“来人哪,爱卿,救驾啊!”

袁笑之神色微怔不明白为何会在此处看到朱见深,双手却还是习惯性地一扶,带着恭谨,“陛下。”

袁小棠蹙起了眉,眼尖一瞥那皇帝踏着镶珠深紫的高跟锦靴,不由面色一紧大喊出声,“爹,他不是皇上小心!!!”

他可从来没看到过朱见深穿这么骚气的鞋子,传闻千面狐有一千张脸,定是那臭狐狸变作了皇帝的面貌来骗过锦衣卫。

花道常没想竟被这小小少年识破了诡计,当即挑起眉来拔出紫伞向一旁的冷面金刀佛袭去,而袁笑之神情一凛抬刀招架,动作不慌不忙甚至带着隐隐威压,“阁下集结冥火僧擅闯皇城,究竟意欲何为?!”

花道常一个旋步避开他的冷冽刀锋,呵笑了声,“我等既是三盗,金刀佛觉得我们是为了什么?”

袁笑之听他这话分神一忖,未见那伞面已尽露锋利刀尖地汹涌来袭,直看得一旁的袁小棠呼吸发紧,想也没想地提起自己的绣春刀就加入了战局,朝花道常一刺便打算围魏救赵去。

伞面与刀锋擦身而过,两双眼眸也在不经意间怦然对视,电光火石的刹那间仿佛在浓重如墨寒星重隐的夜空下心头直直撞入了彼此流光溢转漂亮得过分的眼睛。

一个艳如桃花,一个盈如杏仁,一个带着多情,一个难脱稚气。

这世上,皮囊可改,唯有骨韵和眼神骗不了人。

哪怕只是相望一刹,却也能在转瞬间雕镂了一炷灼灼永恒。

 

两人交锋罢,花道常打量了那红发少年一眼,听得不远处一身着飞鱼服的姑娘焦喊了声“小棠”,不由目色一深。

原来是他。

花道常身形一变换作了女子模样,深紫色的烟纱罗裙金丝绣边逶迤拖地,罩住了玲珑有致的窈窕身姿,酥胸雪腻高耸含波,柔荑扇风香浪阵阵,口中娇呼着,“哎呀哟,跑得这么急,奴家好热啊……”

这倾国倾城容貌一出,除却早已见怪不怪的冥火僧和向来心志沉稳的袁笑之没有反应,其他人皆是一怔。

袁小棠从小在锦衣卫堆里长大,平日身边不是男人就是些凶巴巴的男人婆,哪见过这等娇媚女子,虽然心底有所防备,目光却还是落在那人了胸上,不带情色,只含藏着少许惊奇。

听说这花道常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儿身,他又是从哪变出的这对胸来?

 

花道常见他这表情可爱得很,不由抬袖捂嘴低笑了笑。而一旁的袁笑之也装作不经意地瞥了瞥自己这宝贝儿子,声音没有温度,“袁小棠。”

袁小棠被这冷声一提醒霎时回过神来,蹙眉瞪目地握紧刀柄继续与二贼对峙。此时,风吹竹林凤尾森森龙吟细细,似是无形之间暗流纷涌生了异动。

“上面那位,从天书阁一直跟到这里,快现身吧。”

袁笑之板着张脸势如雷霆肃杀至极,而那高空朗月下摇扇淡雅一人,也终是微微一笑,从碧瓦屋檐上足尖一点飘跃落地,转过身来时正是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的无双样貌。

袁小棠瞳孔睁大心口紧跳指着段云话语结巴,“你、你……”

他一连“你”了好几声也没道出个所以然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有什么交情。倒是段云朝他如和煦春风温润一笑,收起扇子拱了拱手,声如石落清川又如峦出云岫,“袁公子,又再见了。”

这世间,若有谁光是站着便似蒹葭倚玉树,光是淡笑便似日月皆落怀,那此人,定是白衣段云无疑。

 

袁小棠呆呆望着他,仿佛时间静止,没有回话。

花道常挑了挑眉,“段兄,你也认识这小子?”

段云收回了相望的眼来,“也?”

花道常拢了拢云鬟雾鬓,轻笑了声,“刚刚打了个照面,这不就认识了吗~”

说罢,他朝袁小棠抛去了个秋波媚眼,没什么意思,只是风流多年下惯有的戏谑。

段云把这一切收入眸中,不由有些无奈,及时制止了又玩性大发的那人,“花兄,请自重。”

花道常瞥了瞥他,低声咕哝了句,“无趣。”

说罢,他和冥火僧又齐齐向袁笑之攻了过去,一个使着重若泰山的千斤铁锤,一个舞着万般形态的紫缎剑伞,袁笑之手腕施力抬刀一抵,震开冥火僧的同时回步转身手持刀柄毫不留情地向花道常击去,刀刀紧逼。

花道常锁着眉,面色倒是凝重许多。他这伞骨虽是用上好的千年龙骨制成的,坚硬如铁绝难断折,但听闻袁笑之这把金错刀可斩金断玉削铁如泥,乃是世间一等一的宝物,要是真硬碰硬下来,也不知能扛多久。

就在那时,袁笑之一刀砍断了伞柄,花道常心中一紧急急向后退去,可躲过了凌冽刀锋却没能躲过袁笑之踢来的一脚,他捂着胸口大喘着气,一边暗骂这金刀佛毫不怜香惜玉差点踢扁他这胸,一边又抬头瞥了眼在旁观望气定神闲的段云,语意不满,“段兄,你为何还不动手?!”

“三个打一个……恐胜之不武啊。”

花道常最是看不惯段云这不慌不忙故作泰然的模样,咬着牙重重拂袖,“那输了岂不是更丢人?!”

冥火僧也在旁颔首,“段兄,不如就让和尚我见识见识你的空灵剑法。”

“可是……”段云摸了摸鼻子,眨眨眼,“我没带剑啊。”

“……”

两人气极无奈,一瞪眼,“少废话!!”

 

段云叹了口气,捡起地上一根杈桠桃枝,握在手中掂量了几番,与袁笑之对峙于朗朗中庭,在风起的那一刻便一个移踪换步攻了上去,不凭蛮力反靠技巧,长枝舞动时甚有虎啸龙吟的凌厉剑气,比起那天下闻名的金错刀毫不逊色。

袁笑之自也不敢大意,抬刀抵了几回合,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谁快一步便更有可能胜出。如此下来,一枝一刀缠于一处寒光刺目间竟分不清谁占上风。只听得风声呼呼,剑光划破了半截夜色。

有谁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有谁沉稳寒肃威魄俨然,进退交锋下各具风姿惊艳眼眸。

段云原本见招拆招游刃有余,只是余光见得袁小棠一脸紧张地望着袁笑之,不知想了什么,动作倏然一滞不着痕迹地后退了退。袁笑之眸中精光一现,自不会放过这等大好机会,几个刺砍便将木枝齐整切断,将段云一步步逼回了原处,最后几招后劲十足酣畅淋漓,看得袁小棠双瞳睁大连声惊叹,难掩少年意气和崇拜自豪,“哇!……”

远处段云听罢,无奈摇头,扔去了手中残枝。

 

“白衣段云这般武功,竟然甘做梁上君子。可惜。”

袁笑之沉着声收回了刀,一脸赢了几场面上却无傲色,仿佛是胜是败从不挂心。

段云摇了摇头,长身玉立丰采高雅,不知为何向袁小棠投去了一瞥,望得少年心头急促却摸不着头脑。他收回了眼来,面上虽是淡笑,回语却毫不留情,“金刀佛这般武功,却甘为朝廷鹰犬。亦是可叹。”

袁小棠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一时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待回过神来时只见那三人已对视一眼足尖一点在碧瓦朱甍上飞跃而行。

“不好,他们跑了!”

袁笑之负手摇了摇头,眸色沉暗,“无碍,有铁浮屠追击,他们逃不出这偌大皇城。”

袁小棠望着那流风背影,终是心思一急跺了跺脚,提着绣春刀拔腿追了上去,“爹,我先去拦住歹人!”

爹这般厉害,他这个做儿子的自然也不能拖后腿丢了袁家脸面。

 

此时,禁严后四下荒寂暗无人影的烟柳小巷中,得了令正提着灯笼巡城的石尧山正大摇大摆地穿行而过,见迎面走来一眉目阴柔头戴锦帽的华衣道士,心中觉得奇怪,不由抬手叫住了他。“哎,站住!”他绕着那道士打量了几圈,隐隐似闻到了些许脂粉香味,不由皱眉捂了捂鼻,“你一个道士,不在道观里清修,这三更半夜的,跑到这烟花柳巷之地做什么?!”

花道常挑了挑眉神色不耐,正待出口一句“关你何事”将那人打晕,可在看到前方气喘吁吁直赶而上的袁小棠时,倒是眸光一动变了主意。

他笑眯眯的,朝石尧山拱了拱手,“回官差大人的话,贫道自幼体弱,习得些许岐黄之术,不得不在这花街柳巷补气调理啊……”

他说罢,以拳遮口咳了几声,面上亦有几分虚弱之相,不知究竟是病的还是纵欲纵的。

石尧山摸着下巴狐疑不定地瞧着他,心想难怪这小子身上会有脂粉香。他正待松手放过,可见一身着飞鱼服的红发少年快步走来,朗声开口问着什么“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紫衣女人”,不由心头一动转过了身,盯着道士那一双华光流转自带几分邪气的桃花眼,又追问了句。

“你既会岐黄之术,那你说说,我可是也缺些什么要得补补?”石尧山抬起了头,抱着双臂挑了挑眉。

花道常暗瞥了站在旁侧盯着二人的袁小棠一眼,对着石尧山踱步察看评头论足一副神医派头,“贫道观这位官差大人,印堂发黑中有直纹,皮肤干燥面色红黄,想来是近日火气过足憋于体内不曾纾解。若是别的,倒也不用补。可恕贫道直言,大人缺的……”他附耳私语,唇角勾起戏弄一笑,“怕是女人啊!”

石尧山被他说得脸色一红一黑,拎起那人襟口就直直推搡到了地上,嗓门大得跟破铜锣似的,“嘿,你这臭道士,皮痒了是吧,敢戏弄老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五城兵马司巡城校尉!”

旁边还有锦衣卫小兄弟看着呢,这道士一点情面都不留可叫人看尽了笑话!

这点力气哪动得了花道常,可他余光瞧着袁小棠,计上心头偏偏往那方向顺势一倒,没想袁小棠脸色不变动也未动,就这么眨眨眼直直看着他倒在身前,锦帽摔落垂下了青丝长发,遮住了变换后若隐若现的仙姿佚貌。

 

小巷里一时静得很,只有风声萧疏。花道常身形狼狈伏在地上,没想那袁小棠这般没情趣,心头“服气”地咬咬牙,却到底只能压下些许忿意,翘着兰花指以手遮脸,换作了女子娇柔声线,“小女子生活不易,不想冲撞了官差大人……”

那声音那身段可谓我见犹怜,连石尧山瞧着也哟呵了一声,“女扮男装夜逛烟花巷,姑娘好雅兴啊!”

他走近几步正待细看,袁小棠却是睁大眼不安地提醒了一句,“小心!”

就在那时,花道常一个抬手抛洒,绛粉烟雾顿时弥漫空中侵入口鼻,袁小棠一时不察中了招,两眼发黑身子一软就昏倒在地,倒是那石尧山捂着鼻子转过了头,嘿嘿嘿笑了笑,“传闻千面狐花道常擅用迷药,我又怎会不防呢?”

花道常心底冷笑了声,瞧着那人背后惊呼了声,“袁少侠,你这是要做什么?”

石尧山转过头去,眼见那红发少年还好端端地躺在地上,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你……”

他正待回过头来,却终是晚了,就在那时花道常已一道迷烟撒了出去,几乎是吸入的一瞬间那魁梧身躯就招架不住轰然倒地。

月色如水清皎流照下,只剩素锦华衣一人,坐在原地低低笑着,声音慵懒魅惑至极。

“呵,就这么三脚猫功夫也想跟道爷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他起身来,拍去衣上灰尘,一手将袁小棠扛在肩上进了小巷中大开后门的春月楼,刚把人放到榻上却又突然寻思起,要是那巡城校尉被扔在外头引人追查,倒也是麻烦事一桩。

花道常啧了声,只得神色不耐地将躺在烟花巷中那人高马大的石尧山给拖进了屋去,拿麻绳绑起然后随意地踢到了屋角。

 

“好……干……”

榻上那人似是觉得渴了,蹙起俊秀的眉喃喃呓语。

花道常想着反正自己也有事要问这小子,便倒了杯茶送至袁小棠嘴边,“喏,张嘴。”

袁小棠此时神智昏沉,不似陷于梦中反似脚踏虚空,周遭一片暗无茫茫。

他听着有谁在耳旁嗡嗡低语,下意识地张嘴照做,任由清凉茶水流过干涸唇齿,滚落喉中缓解了焦渴。

似是觉得不够,他伸出红嫩舌尖又舔了舔唇。

花道常瞧着,不知为何也莫名喉结一动,他伸出手,用指腹擦去顺着那人下巴流下来的些许水液,嘀咕着,“喝个水也这么不安分……”

只是这么一摸,手感柔腻犹如白玉,花道常眸色一暗倒是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毕竟久经风月,男欢女爱于他而言再稀松平常不过。

本想着这家伙若与天机宫有关系,找个女人做傀儡与那人诞下个一儿半女来,天机宝库也算是唾手可得。

可如今……

他倒是有些不舍得便宜别人了。

 

花道常反复流连摩挲了好几下,闻着空气中不知何时浮上的催情异香,心下诧异,这怎么与熏炉的截然不同。

他看着榻上仿似源头香气浓烈的那人,没有多想便俯下身,在袁小棠嫩白颈窝上嗅了嗅。

可这么一嗅,他的神情却是从一开始的轻佻浮薄逐渐变成了惊愕失色。

此时袁小棠正翻颤着鸦羽长睫,一点点睁开迷蒙双眼来,而花道常心下掀过滔天骇浪,对着犹然神思混沌的那人哑着嗓子喊出声来。

 

“你竟是太阴??!”



TBC



剧情过渡写了好多字_(:3」∠)_

为了肉和铺垫小攻我也是拼了qaq

本来不想这么快炖花棠肉的,但是有点忍不住【抱紧自己】花棠也很好吃,女装大佬风月高手!虽然在我的私设下也是有虐点存在的www

至于段云小哥哥咳咳咳,给他和小棠安排了一段旧缘,原剧互动太少了,看着可惜。

最后豪华小攻团新增了一名成员,正是小光!定位青梅竹马傲娇攻!不过小光的剧情估计和原剧一样,是安排在鬼街之后哒,反正是比较后面吃上小棠的嗯!


评论(27)
热度(225)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