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少锦all棠同人】春风恨09(肉,古代abo,np中篇)

一个大粗粮!培养感情ing

食用须知:

①《少年锦衣卫》同人,不过可当作半个原创,没看过原剧不影响食用

②古代ABO,生子,np,六个攻(后期可能会再加?),其中有笑棠父子qaq其他是季棠、段棠、花棠、石棠、戚棠,人物OOC注意!特别是主角受!


*


第二日的初阳薄晖如一把短匕刺开了被睡梦粘合在一起的眼皮,视线暧叇而又恍惚。

一夜的雷雨仿佛将所有云絮挥霍殆尽,空荡荡的万里无云,碧澄如洗一览无余,只在尽头错落着廛舍的几点灰白,整片天空干净而又平整,通透如它第一次降临这人世的模样。

袁小棠出门时怔怔望了许久,而后才匆匆向前赶去。

似乎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只要下场雨,抹去了发生过的一切,就能够崭新如初从头开始。

而人却不一样。

没有那么多的重新来过,唯一能选择的只有自欺欺人。

离开季府时他回头看了眼那高高在上气势恢宏一如谁傲然神色的牌匾,十几日的兜兜转转在心头划过,最后归为一段岑寂暗凉。

他转过身来,眼神坚毅大步往前去,没再回头。

 

既是错的,该断则断,袁小棠想他作为一个合格的锦衣卫,还不至于像个女儿家般哭哭啼啼放不下。

那时的少年轻易想着,浑然不知太阴既与他者彻底结合过,又岂会只如一瞬萍踪,说忘怀就忘怀,说放下就放下。

这世间,最是情之一字无解,既可重比泰山,也可轻于鸿毛。明明不识风月懵懂冷然,却偏偏要将所有孽缘作酒饮下,直到害了相思才知早已情根深种满心痴妄。

这是劫,是心字作穿的千千万万结,可彼时的袁小棠没走过那么多山重水复,也没见过那么多柳暗花明,他没看透变化莫测的纠葛开端,也没能料到之后的波涛滚滚汹涌来潮。

他就那样被命运淹没。仿佛深海下开着株落花成漪的海棠树。

 

“大人,那小子走了,需要小的抓回来吗?”

皇宫朝堂外,刚参朝完的季鹰甫一踏出玉槛,就听到心腹如此来报。

他负手眺望着那碧瓦朱甍琼楼金阙,声音冷淡没有起伏,“鬼街的人手部署得差不多了,到时自会再见,不急一时。”

左右袁小棠始终在他彀中,怎么翻也翻不出手掌心,季鹰不介意让那小子多享受享受所谓虚假的自由。

 

而此时,镇抚司的地牢内。

“小亭子,我有我爹的下落了!!”

“小棠?!你这几日都去哪了,可把我们都急坏了!”

袁小棠一出了季鹰府邸,就奔向了方雨亭的所在处,急于和自己这个既是朋友亦是亲人的自幼青梅分享消息。

方雨亭正在牢底巡逻,见得失踪了十日的袁小棠出现,喜泪交加心绪澎湃下一个张臂,差点把少年紧抱得一口气喘不上晕过去。

“呃咳咳咳!小亭子,你这是谋杀啊!”

袁小棠扶墙弯腰不住咳着,方雨亭倒是由哭转笑扑哧了一声,自那日袁小棠随季鹰走了后就再无消息,如今相见还是这般活力张扬,她总算是放了颗心下来。

“你说有指挥使大人的消息了,是什么?”

说到正事,袁小棠倒是直起腰板正了脸色,眉眼肃然,“我打听到我爹在鬼街出现过,打算这几日去鬼街找找。哎小亭子,你知不知道鬼街在哪?”

方雨亭自小被袁笑之养得一身正气如出一辙,甚少出入八卦场所打听小道消息,这会儿凝了面色半晌摇头,“鬼街……倒是不曾听说过。”

袁小棠面色一暗,正待去别处打听时,却不料地牢某处传来了一声牵动枷锁的急切叫喊,“哎,我知道鬼街在哪!鬼街我可熟了,那就是我老家啊!”

“小亭子,这家伙是谁……?”

袁小棠向方雨亭使了个眼色,没想方雨亭叹了口气,神情居然有些为难,“这是徐灿那日从青楼抓来的,说这家伙声称自己是巡城校尉却没腰牌,绝对有鬼,可这都十几天了也没问出个什么消息来,徐灿也不肯放,就这么干囚着……”

袁小棠眉头一蹙,巡城校尉听来倒是有些耳熟。他快步走近,到了那牢房前见着只穿亵裤上身赤裸被囚于半空的石尧山时,面色变了变,“是你?”

石尧山也没想还能见着这锦衣卫小哥,顿时大喜过望脸上差点绽开花褶子来,急喊着,“小兄弟!咱俩见过你记不记得!那一夜你和……”

他这话还没说完,袁小棠却是迅速靠近一手捂住了他的嘴,把接下去的话都堵在了口中,两眉扬起眼神惊惶,“喂,你胡说什么呢,我不认识你。”

他和花狐狸那晚的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一世英名毁了是小,若被借题发挥定为逆贼,那便再也寻不了爹了。

 

袁小棠盯着石尧山,努力眨了眨眼想靠眼神传达讯息,却在缓缓松手时被石尧山那大嗓子扬声一问,“小兄弟,你眼皮抽啦?”

袁小棠:“……”

谁能来告诉他擅自打死犯人会有什么处罚??!

袁小棠深吸了口气,压下暴躁情绪在石尧山耳畔压低了声音,“别说你见过我!”

石尧山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瞧着袁小棠诶嘿嘿的一笑,笑容有些猥琐。

“那些事嘛……我明白的。不过作为封口费,小兄弟你能不能放我出去?”

“你说你知道鬼街在哪?”

要不是石尧山此时双手被捆起,他绝对会大拍胸脯扬眉哼哼打包票,“鬼街老子有事没事常去,那地方跟我家后花园似的,熟得很!”

袁小棠半信半疑地瞧着他,退了几步低声问方雨亭,“哎,小亭子,这家伙你能不能放?”

方雨亭摇了摇头,“这是徐灿抓回来的,按规矩我也插手不了。”

袁小棠两眼滴溜一转,嘻嘻笑了笑,“那等会儿我带犯人出逃,小亭子你会当没看见吧?”

说罢,他就拿自己腰上还未被收走的钥匙串解下了石尧山身上的镣铐,方雨亭伸手想拦都拦不住,不由跺了跺脚语意怒急。

“袁!小!棠!你这让我怎么跟季指挥使交代?!”

“小亭子你这么伶俐聪明,这么点小事肯定能摆平的!”

袁小棠话音刚落,方雨亭就见眼前一道疾风甩过,竟是那家伙带着犯人从她眼前跑了!

“混、蛋!”

不就是鬼街吗?她也去找,定能把袁笑之给找回来!

 

而此时,春月楼里,袁小棠脸色发黑动作僵硬,看着身边的石尧山,迟迟没有向前迈出一步。

“你确定,你的令牌丢在这了?”

先前他把石尧山从牢里救了出来,两人早就说好,他带石尧山出牢狱,石尧山带他去鬼街。可就算他再怎么心急如焚,石尧山却执意要找回他的校尉腰牌,说是要以证清白。袁小棠无奈,只得陪石尧山走了这么一遭,却没想这家伙一逛竟是带他逛回了这窑子里来。

对于这春月楼,袁小棠着实没什么好印象。那一夜他稀里糊涂被喂了春酒而后与臭狐狸一夜露水情缘,如今想来犹叫他抗拒和气闷,只想离这地方越远越好。

石尧山一把揽过袁小棠的肩,“走走走,我们去那晚的房间找找,没准会有什么线索。”

“我会走,别碰我!”袁小棠不耐烦地推开了男人的手。

石尧山摸摸鼻子,一脸无辜,这小兄弟脾气还挺大嘿?

 

房间内,浓红艳绿雕梁画栋的,屏风上还绣着几只浅滩戏水的交颈鸳鸯,处处显露出情欲与世俗。袁小棠阴沉着脸坐在凳子上,就那样看着石尧山趴在地上四处摸索,一边摸索还一边疑惑自语,“嘿哟,奇怪了,那晚我就躺在这啊,令牌不在这还能在哪?!”

石尧山摸摸下巴仔细回想着,越想眉头皱得越紧,半晌一拍大腿震喝出声,惊得半空尘埃四散,“我想起来了!那千面狐临走前还坑了老子一把!令牌一定是被他拿走的!”

袁小棠这时悠悠出口,“我说……你该不会还要先去找千面狐吧?”

虽然他也想找着三盗好质问老爹下落,但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前去鬼街,要是那玉棺真从渡口给送走了,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那人一面了。

他无法想象当真失去袁笑之的情形。

那比死亡让人还难以忍受。

石尧山挠着头嘿嘿一笑,他想倒是想,可袁小棠这火急火燎的样子,大概不会同意。“千面狐哪那么容易找,肯定是小兄弟你的事最重要啊!”

他一把拉起袁小棠,气势豪放地大手搂过脖子,“走,老子带你去酒楼填肚子,等天黑了咱们就动身去鬼街逛他个天翻地覆!”

袁小棠感受着压在身上那股小山般的重量,脖子都快给整落枕了,不得不非常艰难地推开了石尧山搭在肩上的那厚重大手,“你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石尧山一听,胳膊反而勾得更紧,哈哈笑了笑,“那你喘个给我听听?”

袁小棠一脸黑线横脚扫踢,石尧山倒是身法迅速地一跳躲过,眨眨眼嘿嘿一笑,敦实憨厚浓眉大眼的疏朗五官顿时带上了股狡黠之气,瞧着便像是满怀小算盘的圆滑之人。

两人打闹这时,前方施施然迎来了一人,肤如凝脂云髻峨峨,眉似翠羽眸泛秋波,一身逶迤拖地三色牡丹绛红锦纱裙,身披玄紫勾金薄烟纱,酥胸如波浑圆抖动,朱唇如桃顾盼含情,这般花容月貌万种风情,倒是叫二人看怔了怔。

红袖朝二人福了福,唇角似笑非笑,“奴家红袖,见过二位爷。”

“有事?”

袁小棠直觉来者不善,回过神来挑了挑眉。

“袁公子是来寻花爷的吧?”红袖微微一笑,声音柔腻,“花爷虽也常来春月楼,却多有其他相好,从来不在一处定居,袁公子怕是来错地方了。”

袁小棠:“???”

感情这女人以为他这回来春月楼是来找花道常的???

“花爷向来待人和善四处留情,袁公子这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还是早早放下为好。”

“姑娘误会了。”袁小棠制止了红袖接下去的话,面色如常,“我和花道常并无瓜葛。”

一旁的石尧山一会儿看看红袖,一会儿又看看袁小棠,挠头抓腮的不知在想什么。

袁小棠做了一揖,拉过石尧山就往外走,没好气地低斥了句,“走了,还看什么看?”

“小兄弟,那姑娘看你的眼神有些怪啊?”

袁小棠哼了声,“小爷这般丰神俊朗,受姑娘家青睐也是正常的。”

“不对不对,我瞧她那模样,像是要把你生吃入腹。”

“大概青楼女子,都比较开放外露吧。”

其实石尧山想说什么,袁小棠明白。他不是糊涂人,自然看得出红袖对他的敌意。

劝他早早放下,却忘了自己才是当真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久处风月,以为看透红尘,殊不知早已深陷泥淖再难脱身。

 

二人离开春月楼后,红袖在长廊里小步快走,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灯色昏黄光线暧昧的一间屋子里。

“爷,袁公子和另一男人来过这了。”

花道常从温软榻上起身来,却偏偏一旁躺于被中的赤裸女子还拉着他不放,娇声细语,“花爷,奴还要,再来嘛~”

“乖,别闹。”

花道常拍了拍女子的头,正了正衣裳,挑眉看向红袖,“他们来这做什么?”

红袖摇了摇头,话语有些迟疑,“奴起初以为袁公子是来寻爷您,可而后看来……不像。”

花道常摸着下巴,神思沉沉的,“他们可有说起过什么?”

“奴似乎听到了鬼街一词,只是无法确切。”

“倒是也寻到了那处去啊……”花道常不知想到什么,微微一笑,“红袖,京城这边你先盯着,我先去办趟事。”

“可外头还在搜捕爷您!”红袖心如震鼓,慌乱下口不择言,“那个袁公子当真这般重要?”

花道常收了笑意,脸色微沉没有答话。

红袖心底畏怕,却还是咬咬牙一鼓作气说了下去,“那夜爷要我服侍的人,也是他吧?为了这么个小子,值得吗?!”

花道常静静看着身前忠心耿耿一片痴沉的女人,声音冷了半分,“我说过,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不该做的别做。”

他一甩袖,空气似乎都冰冻于三尺寒窟,“红袖,你别忘了自己的本分。”

“奴知错。”

红袖颤着跪倒于地,眼睁睁看着花道常从身边走过,却抓不住一片衣袂余踪。

榻上女子懒懒起身穿衣,看着眼眶湿红粉拳紧握的红袖,打了个哈欠,“咱们已经得了爷的恩宠,还妄想些什么呢?红袖,你这是把自己当花夫人看待了啊。”

红袖抬起头,眼底烧得赤红的妒意和不甘心还未收敛尽,就这么坦诚显露着如烈火焚毁所有,“总有一日,我会当上的。”

花家少奶奶,花道常,都会是她的。总有一日,都会是她一人的。

 

入夜。

石尧山左顾右盼的,鬼鬼祟祟带袁小棠入了一小巷。

“哎,你确定鬼街的入口就在这?”

袁小棠狐疑地望着面前的茅厕,虽无冲天臭味,可看起来哪有什么奇异之处?

“小兄弟,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鬼街是我家,我回家都从这过的!”

袁小棠似是想通了什么,神色有些凝滞,“你该不会……每回回家……都钻茅厕?”

石尧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啊,鬼街入口难寻,就算是这茅厕,一般人我还绝不告诉呢!”

袁小棠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拒绝,他打了个颤,“不行,我怎么能钻茅厕。”

石尧山拉了袁小棠一把,“走吧小兄弟,你不是急着找你爹吗,钻个茅厕又算什么?!”

袁小棠瞧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茅厕,心底几乎是绝望的。“石大壮,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还不待石尧山出口“没有”,就在这时,风吹树梢枯叶沙沙婆娑乱舞,小巷里浮雾般弥漫着不安与死寂。

“我有办法。”

说话时,花道常就在昏暗夜色下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眉眼弯弯挂着淡笑,微微惨白的面色在月色照耀下越发显得阴森,寒气沉沉。

袁小棠打了个颤,定睛看清后才讶然扬声,“花道常?!”

他怒了眉眼,卷起袖子就想扑上去厮打,“你还敢出现在小爷面前?你们三盗把京城闹得天翻地覆,还把我爹炸得不知去向,你他娘的还有脸出现?!”

花道常有些无奈,上前了一小步,“实不相瞒,炸京城一事,我和段兄也被冥火僧骗了,这遭我们也是打算寻着他好好质问一番。”他做了一揖,姿势端的行云流水风流倜傥,“我和你们一样,要去鬼街寻冥火僧下落。”

袁小棠狐疑地瞧着他,“冥火僧也在鬼街?”

“京城如今全面封锁,冥火僧夺得了天书,若想出城,只能通过鬼街。”

“我该怎么信你?”

花道常挑眉一笑,伸出手来,掌心里安躺着一枚不同寻常的孔方兄。

 

“就凭……这枚鬼钱。”

 

鬼街。

人山人海闹语喧腾,各戴面具衣衫四色,摩肩接踵来往不绝。

绘着各种图案的幽火纸灯笼高挂市坊两侧,吆喝声夹杂暗语更是隐于杂响之中,街上路人有的戴着或狼或狐或兔或鹿的面具,有的戴着斗笠面目隐于黑暗之中看不清晰,一派的神秘莫测,长街熙攘如同百鬼夜行。

袁小棠咋舌看着这热闹夜景,任由花道常拉着,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倒是石尧山,神情阴阳怪气的,不住问着花道常,“哎,狐狸,你怎么会有鬼钱?!”

这鬼钱乃是入鬼街的通行证,稀罕得很,连他都没能搞到一个,花道常又是哪来的?

花道常只回头淡淡瞥了眼,“道爷我的本事,是你们能揣测的?”

他拉着袁小棠到了卖面具的摊子前,“这鬼街一旦入夜,就必须戴面具行事,小棠,你选个。”

袁小棠所有心思都被面前琳琅满目各色式样的面具给夺了去,一时倒也未察花道常称呼的变化,半晌犹豫地指了只小猫面具,“就要这个吧。”

花道常付钱拿过,轻笑了声,“倒是与你相像。”

街市上闹腾得很,百声沸响嘈杂一处,袁小棠听不清楚,凑近问他,“你说什么?”

花道常眉眼含笑动作轻柔地替他戴上了面具,话语是一贯的暧昧,“我说这面具,倒是和你一般可爱。”

袁小棠一愣,半晌恼羞成怒,红着耳朵斥了句,“一派胡言!”

石尧山在旁选了个小狗面具,戴上后听得二人对话,直哼哼着,“可爱个什么,明明是一般的张牙舞爪。”

袁小棠气得一腿踢过去,咬牙切齿,“石!尧!山!”

几人正打闹着,一旁摊贩笑呵呵看着,“几位今夜若有闲情雅致,不如留在鬼街过个花灯节。一年没个几次,甚是热闹呢!”

“花灯节?”

“小兄弟,这渡口晚上是不运货的,今晚你就放宽心玩吧,保管你尽兴!”

石尧山又一把揽过了袁小棠,朝他笑嘻嘻挤眉弄眼的,袁小棠毕竟年幼,正是贪玩的年纪,听他这么一说便有所动摇,一时也没挣脱开去,倒是一旁的花道常看得眼眸微沉。

“前面好像有个花灯摊子,走,咱们看看去!”

“我会走,哎石大壮,你松开我!”

袁小棠的无奈呼声被淹没在此起彼伏的人声里,被石尧山自动忽略了过去。这小兄弟揽起来手感好得很,他才舍不得放手。

 

几人好不容易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摊子前时上好的花灯已被挑起了不少。

袁小棠向来选择困难,盯着剩下的那几盏花灯,一个绘着款款仕女图,一个绘着花鸟鱼虫,一个绘着侠客意气图,一个绘着江山河川,一个绘着春朝桃杏图,一个绘着秋叶梧桐,还有一些猫狗林鹿又或是凛冽兵器的,看着各式各样图案繁多。

袁小棠看得眼睛都要花了,都没能抉择出心仪的。最后手指乱点,终于选了个白色大狗的。

就在他手指伸向花灯那时,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同盏花灯,修长白净,指节分明。

两人捏得花灯的两半,不约而同地抬头互望了眼,一个戴着幼猫,一个戴着流水,一个杏眼半怔,一个星目温润,一个一身锦绣红衣,一个一身白衣飘飘,夜风渐起,两厢眼神碰撞,如花火璀璨动人。

 

“段大哥,这只狐狸好看,阿九想要这个。”

男子身后戴着桃花面具的少女娇俏出语,一派懵懂天真。

袁小棠刚想缩手,却没料一旁花道常径直拿过了花灯,朝商贩扬声,“这花灯多少钱,我出十倍买了!”

“段大哥……阿九喜欢这个。”

少女拉了拉男子的袖子,语意委屈。

袁小棠从小被袁笑之教导不许为难女子,当即转过头朝花道常低声说,“哎,你把花灯让给她吧。”

花道常哪怕戴着面具,挑起桃花眼来神色犹有些艳丽张扬。他把银子一扔,拉过袁小棠转身就走,“这是你喜欢的,我谁也不让。”

袁小棠一时说不清心间什么滋味,“我随便选的……倒也,倒也不算十分喜欢。”

花道常原本还对手中花灯爱不释手的,听他这话皱起了眉,“难道不是因为这灯上的狐狸?”

袁小棠摸摸鼻子,转眼望天,打着哈哈,“原来是狐狸,我还以为是狗呢……”

花道常:“……”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袁小棠,“你这木桩子究竟何时才能有些情趣?”

这话听得袁小棠不解,“我要情趣做什么?”

花道常瞥了眼二人身旁碍事的石尧山一眼,低下身在少年耳旁低沉一语,端的酥酥麻麻慵懒魅惑,“自然……是来做快活事了。”

袁小棠心头一跳推开了他,半懂半不懂的强装镇静,“我现在就很快活。”

花道常听此嗤声,挑了挑眉,话语暗示性十足,“花爷能让你更加快活。”

袁小棠的脸色被面具遮住看不清楚,他没再理花道常,转身和石尧山一同去河边放花灯去了,花道常看着二人背影,气定神闲一派华贵的倒是不急。

鱼儿就快上钩了,只要得到了袁小棠,天机宫宝库唾手可得。

他等了十几年,这短短几朝没什么等不住的。

 

放罢花灯,三人随着人流长街漫步,去了云来客栈投宿。却被告知因着花灯节一时盛况,厢房只剩两间,袁小棠看看石尧山,又看看花道常,小心翼翼地出口问道,“你俩睡……”

他这话还没问完,两人就异口同声地拒绝,“不行!”

花道常和石尧山各自抱着臂,互看了眼,就又嫌弃地转过了头去。

袁小棠:“……那我、我跟石尧山一间吧。”

他对那日的露水情缘到底还是心中有坎,跨不过去,亦不敢与花道常过多亲近。

花道常盯了袁小棠好半晌,那眼神盯得人心底发虚,明明没有怒火中烧也没有心灰意冷,只是平平淡淡的一眼,却能叫人心生波澜。彼时的袁小棠还不知,心动,则乱。心不动,则万物安。

石尧山自是没有推却,欢欢喜喜地就揽着自己的小兄弟上了楼入了屋,一番清洗后不客气地躺在床上打起呼噜睡起了大觉,不时磨牙咂嘴呓语着什么好妹妹好姐姐,也不知做了何等春光大梦。

袁小棠在床侧试着躺下,没想被石尧山一个伸手揽过,顿时浑身僵硬如同雕塑。

自从被破身后,不知是本能还是什么,他对其他男人的戒备深了许多,对待北镇抚司里平日的几个兄弟也再不能如往常一般打闹,小摸小碰的更是诸多忌惮。

他自不愿如此,哪个男儿不喜欢坦坦荡荡自然相处?可偏偏身体深处涌上的抵触叫他不得不时常防备,就像个守身的女儿家一般,让他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袁小棠左思右想的心烦意乱,一时睡不着觉,便披衣起身来,一跃飞至屋顶上打算吹吹风。

却没想在那瓦檐上,见着了出乎意料的一人。

 

“花道常?你怎么也在这?!”

花道常手里拿着一坛醉春风,不住往嘴里灌,见着袁小棠倒是笑了笑,晃人心神,柔和微醺的堪比春风明月。他拍了拍身侧,“坐。”

袁小棠眉头微蹙地上前坐下,“你怎么半夜不睡觉,在屋顶上喝酒?”

“那袁少侠又是为何半夜不睡觉,来屋顶上吹风?”

“我……嫌闷。”

花道常不知醉了没,转过头就往袁小棠唇上印上一吻,却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眸含星辰笑意如水,“那这样,就不闷了。”

袁小棠脑中如放烟火噼里啪啦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捂着唇明明满是怒气却偏偏面飞红霞,耳朵也晕刷了一片粉。

花道常依旧一口一口往嘴里灌着酒,仿似这样就能把心神全然充满什么都不再想。他望着碧海青天冰镜高悬,神色暗淡如覆黑云。

“小棠,你的志向是什么?”

袁小棠一愣,“我……我自然是当一名合格的锦衣卫,像爹那样匡扶社稷报效国家。”

这辈子,他心甘情愿一生追随的,也只有袁笑之一人。

那人说简单点,就是他毕生的梦。

花道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似乎这个回答就在他意料之中。

袁小棠见他脸色郁郁,犹豫着出口,“那你的志向是什么?”

“我?”花道常没想袁小棠会问起这个,自嘲一笑,明明眉目飞扬却不知为何少了些许洒脱不羁,反而多了些愁思沉沉,“我只希望自己能活得长久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袁小棠讶然出声,没察觉自己倾身时已与花道常越靠越近。

 

而花道常摸上那人的脸,笑意苦涩,话语如掷地震雷回响在少年耳侧。

 

“我啊……活不过三十岁。”



TBC


本章八千字啦!诚意很足吧_(:3」∠)_不更则已一更惊人

这几章花花先和小棠培养感情,但是段云和石大壮会出没~

这几章大概把攻受的一些点说清楚啦,天机宫宝库的私设是为了让攻们和小棠牵连在一起,太阴的私设是为了让小棠和攻们牵连在一起www合在一起就是肉肉肉了!当然,虐点如何你们应该心知肚明233

动漫好像第二季完结了,最后的戚亭看得我着实心塞,小说后期应该会剧情大改【反正私设嘻嘻嘻】

下章不出意外……应该是肉吧嗯

评论(17)
热度(205)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