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少锦all棠同人】春风恨12(肉,古代abo,np中篇)

段棠花棠石棠,粗长的感情章!下章大概会有突飞猛进的段棠戏!

食用须知:

①《少年锦衣卫》同人,不过可当作半个原创,没看过原剧不影响食用

②古代ABO,生子,np,六个攻(后期可能会再加?),其中有笑棠父子qaq其他是季棠、段棠、花棠、石棠、戚棠,人物OOC注意!特别是主角受!


*

花道常几乎是一个箭步上去,就把躺在床上呼噜大睡的石尧山一手揪起,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石尧山,你怎么敢?!”

石尧山跟袁小棠折腾了一夜,这会儿睡眼惺忪地撑开了沉重眼皮,嘀咕着带着些许不耐,“谁打扰老子睡觉……”

花道常听得气不打一处来,声音猛然拔高,“你花爷我!”

石尧山一个哆嗦立马清醒过来,看着面前气急败坏的花道常,几番惊惶下倒是慢慢镇定了下来。

“昨晚我担心小兄弟身体,就进屋看了看,没想小兄弟二话不说缠了上来……”

他这话意犹未尽恰到好处地停住,抬眼望花道常时见那人也面色复杂,只有怒气没有惊异之色,石尧山心底那猜想就落实了大半。

小兄弟大抵是中了特别狠毒的春药,这才会神志不清耽于欢爱,花道常先前是看破不说破,瞒着他占尽小兄弟便宜啊!

石尧山这么一想,腰杆直了,底气壮了,声音也粗了,“你这是趁人之危,君子不齿!”

“君子?”花道常冷笑哼了声,甩袖冽风,“我本就不是君子!”

他上前一步眸如锋刃咄咄逼人,“再说你又君子到哪里去?夺人所好,怎么不说你自己趁人之危?!”

石尧山心虚地清了清嗓子,“我这是救难,兄弟间帮忙一把。”

“好个雪中送炭啊!”花道常两眼怒红,讥嘲反讽,“石尧山,你那巡城校尉的腰牌莫不是不要了?”

“要,自然要!”石尧山两眼猛然睁大,烁亮着熹微的光,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争来的职务,要是丢了那可真一贫二白两手空空了,到时候靠什么赚钱娶媳妇把媳妇好生好养地供起来?

花道常从怀里一掏,将铁牌狠狠掷于地上,指着门口寒声恻恻道,“拿了你的腰牌,给我滚,不得再进这屋子半步!”

石尧山弯腰捡令牌的动作一顿,起身来笑得漫不经心吊儿郎当,“我只是要腰牌,可什么都没答应。”

若论脸皮厚,这天下大概没人比得过他。花道常被气得身形一滞,而后拔出剑伞来眸如寒星话语森然,“你这是寻死?”

石尧山连连摆手,冷汗涔涔,若论武艺他可真比不过花道常。

硬气不过三刹,说的大概就是他了。

 

石尧山弯腰转身跨出了门槛,心底想着他虽然迫于臭狐狸的威胁不得再插足,可毕竟一声不吭什么都没答应,到时候他若再拔“刀”相助救小兄弟脱离苦海,也不算出尔反尔。

他回味着昨夜一些令人脸红心动的细节,暗自咧嘴傻笑,只是这般的好心情,却在花道常飞出冰冷一语时如潮水陡退荡然无存。

“还有一事……鬼老大在万鬼楼相候,有事寻你。”

石尧山脚步一顿,绮念消失得一干二净,声音蓦然沉了许多,“哦,我知道了。”

往日记忆如钟鸣响,鲜明地提醒着什么。黑暗而又严峻的现实,沉重又不堪负的责任。

他出了客栈眺望那一座金玉铺就朱甍碧瓦的高塔,神色黯淡地叹了口气。

躲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躲不过了?

 

万鬼楼里,鬼老大负手而立,听得身后百般不情愿靠近的脚步声时,微微一笑。他知道,故人来了。

“尧山,许久不见了。”

石尧山敷衍地朝鬼老大拱了拱手,“这些年没见鬼老大还是这么丰神俊朗英明神武,尧山不及。”

“你说笑了。”鬼老大呵呵笑着捋了捋胡子,“我此番寻你前来,确有要事相托。”

石尧山低低嘀咕了声,“你哪会找我不是要事……”

鬼老大两耳一动听得半分不差,却也没打算怪罪,只是沉寂片刻后声音蓦然感慨许多,“尧山,你是我看着长大的……”

两人情同父子,也亲如手足。

他早就有以鬼街相托培养那人为继承者的打算,只是没想石尧山死活不愿,后来更甚至逃出鬼街心甘情愿在皇城当个再低微不过的巡城校尉。

这么些年,他派人该寻的都寻了,该劝的都劝了,石尧山却两耳不闻硬是不应下这差事,不仅把鬼钱毁了,还把他送过去的赖以度日的银票都给退了回来。

这般不惑年纪,为了这么个顽劣固执的孩子,他可是愁白了发,如今听得石尧山重回鬼街,自是喜出望外,想着这几日锦衣卫潜入鬼街的消息,怕是冥冥之中在劫难逃,是时候将一切权力事务交托了。

“你说什么?天机宫?!”

石尧山瞪大了眼,似是不敢相信鬼老大口中竟会吐露出这早已湮灭已久的三字。

鬼老大叹气捋须,“是啊,天机宫。那些锦衣卫怕也是得了这消息,再加上冥火僧手中火药源头与我们不清不楚,所以此番特意前来,持有重械……这回怕是会有场大战啊。”

“你……”石尧山神色复杂,接过鬼老大手上的莹莹托盘收入怀中,最后只一语,“你,好自为之。”

鬼老大哈哈大笑,满是爽朗,“放心,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多年,没那么容易死!我还要看着你娶媳妇,到时候生个大胖儿子,也好认我做个干爷爷。”

这样……他也算有后了。

日后上香,还能有人惦记个他。

石尧山不知想到了谁,摇头笑得苦涩,拱了拱手转身终走。

娶妻怕是玄,大胖儿子更是玄,他心尖上那人对他爱理不理,还总跟别的男人纠缠一处。

鬼老大怕是要失望了……偏偏,他放不下。

 

石尧山一路心思沉沉地回了客栈,屁股着了床榻隔壁屋里就又传来乒呤乓啷的动静,他自然知道二人又在折腾些什么,不同于往常的揣测和崩溃,他黑着脸在屋里走走停停,胸口的闷气如水涨船高,充斥得他心烦意乱。

花道常许是真发怒了,那屋里传来夹杂着呻吟的隐隐哭声,不知他对着少年施了怎样的惩罚。石尧山恨不得自己有穿墙而入的本事,可此时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两耳竖起听着,拳头握得再紧也什么都做不了。

他回到床上,闭上眼熟稔地伸入裤中抚摸那处,幻想着那屋里的所有喘息和呻吟都是因为自己,幻想此时压在那人身上为所欲为的就是自己,一时呼吸粗重心如擂鼓,手上动作也越发加快。

白沫飞溅点点如雪,重影喧嚣叠合眼前,恍惚恰见飞絮满皇城,散霰没离雁。

那夜石尧山做了个昏天暗地的梦。

他梦见顺天府纷纷扬扬地下了好大的雪,如鸿毛如燕席,没什么乱琼碎玉,也没什么穿庭飞花,只硕大滚滚搓绵扯絮迷漫天地,寒坼刺骨,愁云惨淡。

四周一片沉暗,仿佛比死寂冰窖更凉冻几分。石尧山打了个哆嗦,抬眼时正见他那心心念念的小兄弟就孤身一人衣衫单薄地在雪地里踽踽独行,散发飘扬背影落魄,却偏带着咬牙坚持的倔强,在绵软雪地里踩出坑印步步艰难往前行去。

为了死不旋踵的执念。

为了一个人。

 

心头似乎漏了道缝,风雪一鼓作气地往里钻,横冲直撞落得生疼也遍体寒凉。冷得很。

石尧山捂了捂胸口,哆哆嗦嗦地往前追去,在呼啸寒风里支离破碎地大喊着,“小兄弟!小兄弟!是我啊!你怎么在这?”

他无数次地在背后注视着那人,追赶着那人,无论是天寒地冻还是路遥马亡,无论是梦中……还是现实。

哪怕回一个头也好。

可那人只一路向前,越行越远,在暗淡风雪里渐渐失了踪影。

一步也未停顿,一次也未回头。

石尧山追得气喘吁吁,看着四遭被暴雪洗劫一空的茫茫天地,皆是刺目白色。皆是心头跳动的空虚声响。砰,砰,砰的,似在嘲笑着谁的自不量力。嘲笑着谁的生情。

他倒地大躺,呼出的白气化雾化云,如茧缠覆了一身。

他闭上眼,想着他等小兄弟到一百,数到一百小兄弟还没回来……他就再也不睁眼了。

天地为棺椁,松雪为厚土。

永无尽头的寒荒冰霜埋葬了万古生机,终也埋葬了一人。

 

“呼!……呼……”

石尧山两眼睁大,自梦中惊醒过来后,仍觉得胸口发凉,心神急惶。

他踉踉跄跄地下了床去,披衣趿鞋地赶到隔屋门前,迫不及待地想见见梦中那人,想抱着那人不撒手,感知那真切的温度,告诉自己小兄弟还没走,还在身边。

只是抬腕屈指时,他才猛地想起如今与袁小棠共处一室的究竟是何人。

就在这踌躇犹豫之时,门呼啦一声开了,袁小棠站在槛前一脸奇怪地看着面前顿时变得窘迫的石尧山,“你怎么来了?”

石尧山余光暗瞥长发束起清爽干净的红衣少年,舌头如同打结,自然不敢把那弯弯绕绕的心思道出口,眸子一转后才问,“小兄弟可是身子好了些?”

袁小棠一听这话身形顿住神色有些发僵,他略有些不自然地回头顾了眼正枕于榻上的花道常——几个时辰前他还被那人抱在怀里缩于胸膛,十指紧扣两厢依恋。

袁小棠转过头含糊应道,“稍、稍微好了些。”

少年似是想起了什么,也没敢再直视横于面前如山高大的那人,盯着地板,脸一红一白的,“那日你……”

石尧山清楚袁小棠说的是什么,也清楚自己这小兄弟脸皮薄,心头早有应对,当即勉强笑了下,拍拍胸脯道,“那日的事你放心,我就当解毒了,兄弟间帮点忙应该的!”

当真是豪气凌云,万般洒脱,毫不介意。

袁小棠瞧着,似是松了口气,微弱的失落压于心底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两人都明白戳破那层窗户纸怕是连兄弟都没得做,却忘了,情若为毒,永世无解。

 

待于桌前食菜闲聊时,袁小棠才知这几日石尧山明里暗里地替自己打听了不少消息,两眼明亮,如水盈盈,“石大壮可以啊你!”

石尧山抬起下巴笑得得意,声线粗犷,“我这个兄弟没白交吧?”

袁小棠忽略过心头急促,放缓呼吸尽量自然地和他碰了碰拳头,眉眼微挑,“那是自然。”

“虽然知道残月楼运送的那口玉棺绝对藏着什么,可他们行踪诡秘,我跟踪了几回也不知道他们落脚处在哪,要想紧盯着,怕是难。”石尧山啜了口茶水,润了润喉咙,“如今可行之计,怕是只有守着渡口。”

袁小棠正思索这法子可行性之时,没料自楼上缓步走来一人,锦衣玉袍,罗钩束带,腰佩双璜,容姿濯濯。“不必,我已派人跟紧了他们。”

“你早就查到啦?”石尧山讶然地看着容光焕发的花道常,不明白既然如此这家伙之前为何派他出去。花道常咳了咳,自然不会说他为的就是给二人落个清静省得打扰。他没有接话,转眼看向袁小棠,眸色隐隐不满,“怎么出来了?”

袁小棠虽则记忆模糊,可潮期之事好歹记得星星点点三三两两,一时还不知该如何面对花道常,耳根微红结巴答道,“醒……醒了,就出来透透气。”

花道常轻哼了声,一语点破,“你倒是对你爹执着得紧。”

身子还未全好就急着出门,不是为了那不见踪影的袁笑之还能是为了什么?

袁小棠身子一僵,如锁暗云抿唇不语。要是往常他早就耐不住性子和花道常争执起来,可眼下两人关系不清不楚,那人又手握袁笑之行踪,倒叫他难以置气,垂下眼两腮鼓起默默喝粥。

“金刀佛我会替你看着,一有动静就告知你。只是眼下,”花道常捏住了袁小棠的后颈,不知是不是要把他一手提起,声音凉凉,“潮期未过,袁少侠还、是、别、乱、走、得、好!”

“什么潮期?”

石尧山挠了挠后脑勺,看着一脸懵,袁小棠有苦不堪言,花道常又哪会平白无故地把太阴琐碎吿予他人?

他淡淡瞥了石尧山一眼,就把不断扑腾的少年拎回了房。太阴潮期时长不定,有的短则两三日,有的长则十多日,袁小棠不说自己状况,花道常自然无法判断,可这家伙香气还浓郁得很,撩拨没几下就出了水,说已经过了潮期鬼才信。左右帐中人恢复了些许神智,这回攻心可是容易多了,花道常心神一动就压着那人来了回白日宣淫。

 

到了夜间,袁小棠喘着气推开了他,两眼泛着春雾却摇摇头努力想恢复清明。

“已经……够了……我想出去走走。”

只是没料甫一起身就两腿泛软,一个打颤竟又是跌入了花道常怀中,叫他少许恼怒。

花道常自后揽着他,咬上酥软的耳垂声音低沉,“我们如今也算半个夫妻了……多依赖依赖为夫,也没什么的。”

那热气吹得人发痒,袁小棠抑住心头狂跳,叱出了声,“你胡说什么?”

花道常故作惋惜地摇摇头,一脸被负的悲色,“小棠可真是不留情啊,前几日明明‘夫君’一声唤得比一声动听。”

袁小棠面红耳热的,直接一脚回踩上了那人靴头,“闭嘴!”

花道常凑到他面前啄了啄,笑意如一盏铜灯落于水眸,亮光清透。当真是“闭了嘴”。

眼开少年横起眉来就要不满,他拢了拢那人衣襟,而后搂腰一个点跃便从窗口凌空飞出,缓缓落于喧闹长街。

花灯节刚过,鬼街向来人声鼎沸往来不绝,是以这时街上依旧灯笼高挂亮如白昼人流浮动。

袁小棠倒不是真有什么地方想去,只不过不想再和花道常榻上纠缠,这才寻了个借口。

他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嘈杂闹响中有人高声唤他,“小兄弟!你也出来啦?这儿这儿!快过来坐坐!”

袁小棠回过头去,正见戴着犬类面具的石尧山咧着笑在向他招手。

 

石尧山给两人腾了位置,颇是热切地向袁小棠介绍着,“这家店的烤串可好吃了,我从小吃到大百吃不腻啊!小兄弟,你尝尝。”

花道常见他那一副狗腿样就不顺心,哼了声,“难怪脑子不甚灵光。”

石尧山倒是不管他,眉飞色舞地介绍着吃食,一会儿夹个烤腿,一会儿夹个蹄子,撺掇着袁小棠尝尝味道。花道常倒是知他这几日吃不得太油腻,便吩咐老板上了些清汤寡水的菜食,见袁小棠果真动了筷子,这才松了眉头,露出一两分春风笑意。

倒是一旁夹了许多肉食想让小兄弟补补身子的石尧山一脸落寞,神情沮丧。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二人,粉衣打扮的少女虽则戴着面具,却气质出众清新亮丽,这边逛逛那边瞧瞧,不时惊呼,天真烂漫。她眼瞧这边,欢喜得拍了拍手,直拉着一白衣男子往烤串摊上来,“段大哥,阿九想尝尝这个!”

段云原本还笑得无奈,余光一瞥摊前大快朵颐谈笑晏晏的熟稔几人,笑意却是滞了滞。

他不动声色地随阿九过去坐下,花道常眼尖瞥见,阴阳怪气地哼笑了声,“好久不见啊。”

袁小棠眨眨眼,转头正想看花道常是在跟谁招呼,却被那人一手拉近了些,手腕被攥得极紧。

他不解地看向花道常,却见那人对峙着,面上竟露出了微妙的敌意和警戒。

 

他看过花道常云淡风轻的模样,看过花道常没皮没脸的模样,看过花道常慵懒蛊惑的模样,倒是这般严肃正经的,无论从记忆深处如何挖掘,都发现从未瞧过。

袁小棠怔怔望着他,花道常却是在瞬间将所有倒立的竖刺收起,装作人畜无害地朝段云缓缓笑了笑。

“段兄夜深了还携小娘子一同游玩,倒是有雅兴啊!”

段兄……

莫不是……白衣段云?!

袁小棠一个悚然回神过来,就听段云温润以应,“我只当阿九是妹妹,花兄此番,言过了。”

“这位……”袁小棠咽了咽唾沫,嗓子干哑地颤巍巍指了指坐在段云一旁的少女,“莫不就是,九公主?”

他早前听闻段云劫了久居宫中的九公主出来,因着寻爹之事刻不容缓,所以不曾过多关注。没想这回竟能亲见,当即半跪在地朝阿九郑重做了一揖,“前北镇抚司锦衣卫袁小棠,见过九公主!”

阿九正吃得香,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声音甜糯,“唔……平身吧!”

“公主被劫皇城大乱,如今见公主安好,属下放心了。”袁小棠如今不是锦衣卫的人却操着锦衣卫的心,说着说着便提起了不该提的一事,“只是不知公主,打算何时回宫?”

阿九有些不快,“谁说的我被劫呀?我是自愿跟段大哥出宫玩的!”许是觉着此时的自己气场不够,阿九挺了挺胸脯换了自称,“本宫、本宫好得很,你别听别人乱说。”

原来白衣段云不是那般奸人。袁小棠不知自己松的是哪门子气,也就是在起身时,不经意地和段云对上了一眼,眸若繁星,苍空玄沉,只消一眼便已铺锦半生。

他装作淡然地不着意别开了眼,幸好有面具覆着,夜色下倒也看不出什么。

只有心头,自知曾真真切切地快了几分。

 

几人共坐一桌,面面相觑,气氛着实有些诡异。

只有阿九吃得欢快,不时兴冲冲地对着段云说道,“段大哥,这个好吃!唔……这个也吼吼次!”

段云眸色柔软,声音温雅,“慢点吃,别噎着。”

花道常瞧着自是一脸冷嘲热讽,只是不好直接表露,便夹了不少香喷喷的菜食送入袁小棠口中,一手挽着胳膊话语甜腻做作得不像话,“小棠,你喜不喜欢为夫……”他话还未说完,桌子底下的脚就被袁小棠踩了一踩,当时假笑便有些碎裂,好不容易咬牙稳住,深吸一口气改了称呼,“你喜不喜欢我夹的呀?”

说罢他朝段云那边挤眉弄眼的,耍的什么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袁小棠无意附和,蹙眉暗瞥了花道常,却还是顺手接过了那人夹给他的菜,哧溜入口绝不亏待自己的胃。倒没看见一旁的石尧山,神气蔫蔫面色更苦。

阿九暗暗瞧了眼袁小棠和花道常,觉得两人有些奇怪,便偷偷附耳小声问段云,“段大哥,那个大哥哥都快坐到小哥哥身上去了,他们在做什么呀?”

段云伸手遮住了她的眼,叹了口气,“阿九不知道得好。”

阿九原本只是一时兴起随意一问,见段云这般便心头如挠娇哼了一声,“段大哥不说,我就越想知道!”

“他……腰腿不好。得扶着。”

阿九一脸惊异,便多瞧了二人几眼,那个长相阴柔的大哥哥总是酥若无骨地往小哥哥身上靠,原来是腰不好呀。她一边眨也不眨地盯着,一边津津有味地咬下一口肉。她听皇帝哥哥说,腰腿不好也是残疾,这么漂亮的大哥哥,真是可惜了。幸好有小哥哥照顾他。看那小哥哥也是官家中人,回去得让皇帝哥哥多褒奖褒奖,就说帮助残疾人士日常起居,甚有爱心。

阿九美滋滋想着自己又可以成人之美一桩,心头欢快得冒泡。

段云自然不知身旁少女此时所思所想,他正头疼着一时不察那两人已越来越近,该是寻个时机告知袁小棠真相了,不然少年只怕被越骗越深。

只是在此之前,先得把阿九的事情处理好……

 

段云摇了摇头,没想当日偶然救下后央着自己带她出宫游玩的九公主,如今竟会成了自己软如棉花弹也弹不动的担负。

为今之计,只有徐徐图之。

 

徐徐图之的段公子当即没有多做停留,起身来朝众人拱了拱手,“段某还有事,就先和九公主告辞了。”

阿九手里还拿着肉串,语意不舍,“段大哥,阿九还有好多没吃完呢……”

“便留给他们吧。”

阿九想着那残疾大哥哥挺可怜的,善良小哥哥也挺不容易的,便只能忍痛点了点头。想着日后再与自己的肉串再续前缘。

段云破长风踏虚空的,携着阿九便上了高楼俯瞰鬼街纵横,天色阴暗,玄云涌动,只有这四通八达的衢陌长街仍旧灯火通明,沸反盈天。

鬼街向来无鬼,有鬼的只有人心。

这鬼街,便是个做买卖的黑市。

干净的不干净的,尽拥这一处来,自会有人出大价钱收。白天看着是再寻常不过的民居巷道,行人温和带笑,到了夜里便魑魅魍魉百鬼夜行,人人戴着面具,做着言不由衷泯灭良心的事。

若是没碰着持刀逞凶的恶徒,要么是运气好,要么便是身前身后有人相护。

阿九是自知的,她身边有功夫极高出神入化的段大哥,便什么也不怕。

袁小棠却是不自知的,不知他身边几人,为了护他周全,究竟费了多少心力。

 

段云想着事,慢慢低声叹了口气。只觉袁小棠和阿九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不过那两人大抵是不一样的。虽然哪种不一样,他说不清。

阿九对他而言是意外。

袁小棠对他而言……

却是宿命。

 

“段大哥,你怎么叹气了呀?”

阿九摘下了面具,流光烁烁的春羽眼眸间尽是山温水软的明翠清丽,她眨了眨眼,些许不解。

“阿九,你出宫来有一阵子了……想不想回去?”

阿九当即睁大眼摇了摇头,“阿九不想回宫……阿九、阿九只想呆在段大哥身边!”

少女心思懵懂,只知依赖,不解情意。段云的侧脸隐于昏暗之中,如积千重万絮,话语一时哑然。

“你啊……不是想呆在我身边。只是想呆在我身边的江湖中罢了。”

风浪重重波谲云诡的,与自小呆在深宫中的少女看过的话本子一般跌宕起伏,自然按耐不住心向往之,想着踏足山河天地窥见大千世面。

段云说这话时,声音轻淡得如同喃喃自语,只需一阵风便可消散于浓厚如墨的无边夜色中。

阿九被说中心事,有些心虚,拉着段云的衣袖软声撒娇,“段大哥,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就别这么快送阿九回去吧……阿九,阿九会听话的的!”

段云却是紧盯一处皱紧了眉,“别出声。”

阿九神色疑惑,探头探脑地随着段云视线往那处瞧了瞧,就看见一些风中翻飞的织金衣角。

“这是?”

段云不知在想什么,面色变了几番,半晌抬起头来神情严厉,“阿九,这里不安全了。你必须回去。”

阿九一愣,不明白段云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强硬。“可是……”

“听段大哥的话。”段云制止了她,指着下方墙角不知何时出现的方雨亭,“此人是北镇抚司锦衣卫总旗,有她和锦衣卫护送,你定可安然回京。”

阿九惶惶然的,心头跳得一下比一下快。是了,从方才起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鬼街开始渐渐静下来了。

那些灯笼仍高挂着,亮光仍冲破天宇明如白昼,可声响却不知为何从一隅向外扩散,一点点悄寂了下来,就像沉到湖底的石头,再泛不起什么涟漪。

就连风声,都带着些许压抑的意味。

“段大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段云站在高楼上,望着这茫茫夜色纵横格局下的一处方向,视线放空。

“阿九,我还有一人必须相护……恕段某不能作陪。”

阿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段云揽着她一跃下了楼,而后稳稳妥妥地将她置于了方雨亭只要一转眼定能望见的角落处。

阿九急得要哭,转过眼见段云就这么站在人群中,远远望着她,天地一时默然无话。

她朝他喊了句什么,人声太过嘈杂,如锅如网盖住了一切,密不透风的,闷得难受。

段云站在拥挤人群中,朝她微微一笑,然后没有任何余地地摇了摇头。

她说的是,“带我走。”

阿九以为好说话的段云定会心软,以为温润如玉的那人定不会拒绝。

可她没想到,向来待她和煦如春风的段大哥再也不任她由着性子胡闹了,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看着方雨亭转过身来瞧见阿九惊喜出声,静静地看着暗处里的锦衣卫护送她越行越远。

一刹之后,原地已再无白衣段云的飘逸踪影。

 

 

袁小棠这边,却亦是遇上了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棘手事。

花道常吃到一半,似是在暗处里瞟到了哪个熟人身影,当即面色一变放下筷子匆匆离开了会儿。

摊子前只剩石尧山和袁小棠大眼对小眼相顾无言,石尧山偷瞄了袁小棠好多回,欲言又止的似是想说些什么,可迟迟未出口。

“你……”

原地顿时响起两道声音,竟是二人异口同声地启了个开头。

“你先说。”

潮期一事后,袁小棠本就无法再坦荡荡地面对石尧山,低下头不敢直视的便让了让。

石尧山喉间苦涩。你看小兄弟,现在连看他都不愿看了。不知是不是知道了他那些小心思,觉得恶心,所以才千般万般躲着。

“我……”石尧山想及梦中他怎么追赶也永远无法靠近那人一步的情景,心头一抽,好半晌才攒足力气继续了下去,“我要走了。小兄弟。”

“走?”

袁小棠似是万万没想到石尧山要说的是这个,神色茫然,五指攥紧了衣袖。

“当初我答应你的就是把你送到鬼街,之后的事便不再管啦。”石尧山别开眼,故作轻松地爽朗说着,“如今我找回令牌,你也有了你爹的线索,也算皆大欢喜。如今我有了新的任务……不能再随意逗留下去了。”

袁小棠似是失了魂,喃喃点头,“这样也好……也好……”

也好?石尧山眼眶一红,却咬牙深吸一口气,抑了下去。

他走了,很好?就这么喜欢腻着花道常,这么盼着他走吗?

“老子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遇见你。”石尧山微颤说着,喉头滚热,眼底也滚热汹涌。

比娶媳妇还开心。

他仰头憋回了泪意,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

更何况——还是在心上人面前。

他终是承认了。原想着不过是一朝失足,原想着还能别无所求地做兄弟,原想着日后还能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可一切躲避和虚假的自我安慰在犹如铜墙铁壁的事实面前不堪一击。

记挂,在意,忐忑。是,他是喜欢小兄弟。

疼到心坎里的喜欢。

不在乎有无子嗣,不在乎流言流语,不在乎那人与其他男人的关系。

可这些,小兄弟大抵是不晓得的,又或许……晓得了却从未在意。

 

那人的余光里很少有他的踪影,从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小兄弟,你若想我留下来。我便留下来。”

石尧山眸光灼灼地望着袁小棠,一字一句落得郑重。向来大男子主义的他破天荒地将自己的身段和尊严放得极低,才努力挤出了这样一句话。只是为了心底那么一线希望——

要是小兄弟,也有那么一丁点,在意他呢?

虽然总是叫他别动手动脚,虽然总是逗弄似的喊他石大壮,虽然有时对着他会有怀疑和戒备。

可再傻的人都会追逐海市蜃楼般的希微幻光。更何况,他不傻。

他从来不傻。

于是他就这么咧嘴笑着,像往常一样,似说着再平凡不过的话,然后等待着一句重若千钧的回答。

袁小棠面色有些白,可顿了顿,还是定定出口,“没事,你走吧。”

呆在他身边不安全。更何况如今他一心只为寻回袁笑之,再不敢有其他肖想。

战战兢兢得就好像生怕贪心过头,上天便降下神罚叫他连原本攥于掌心的也一并失去,彻彻底底,一无所有。

时至如今,原本想道出口的那句答谢也再没了意义。

他一直知道石尧山在为自己的事鞍前马后,极其上心。他也知道那人将潮期之事说成帮忙,也是为了顾虑他的心情。

他更知道,那人不喜男子,口中念的梦中向往的一直是娇妻在侧子孙承欢膝下的圆满未来。

 

“……”

石尧山沉默了很久,半晌勉强一笑,笑意微凉,“我明白了。”

他拍了拍袁小棠的肩,就像往常一样,眸底似落了一片雪花,浸得料峭通红。

“我会等一个人。等他明白我的意思,等他回过头来,等他来寻。兴许等一年,兴许等一月,兴许等一天,等到老子懒得再等。那时,我会继续娶我的妻,生我的子,成我的家,立我的业,命中再无那人……也不必再有。”

话语落罢,满腔心意如巨石落下,喉间轻松,心间沉重。

石尧山望着那昏暗天际,最后终是转身就走,没敢回头看袁小棠的神情。他想着人生如逆旅,该做的他都做了,是行人还是其他,一切全权交由那人抉择。

 

这夜的风有些凉,吹刮得他遍体生寒。

石尧山摸了摸胳膊,走在月色将尽的路上,喃喃了句,“真是冷啊……”

一句话,不知是说给此刻的自己听。

 

还是说给梦中那个数到一百也等不来想等的人只与雪化为一处的孤魂野鬼听。



TBC



这章卡文码了许久!

修罗场还未大爆发,等后面。

段棠有了一点小火花,段云和小棠的关系后面会慢慢揭开!而且这里段云私设和阿九只是兄妹之情,只是秉着绅士风度所以才一直相伴,后面让阿九回去但是还是不放心地在远处看着,直到小亭子发现了九公主才终于消失去找自己想找的人,大概就是我想刻画的不是中央空调的暖男吧_(:3」∠)_阿九动漫里面我也挺喜欢的,既然段哥哥有了小棠,会给小公主另外一个cp嘻嘻,你们大概猜得到,是个邪教←v←

还有花棠依旧小打小闹甜宠腻歪,嗯……之后大概会有转折,好好珍惜233

这章开始虐的石棠!虽然矫情,但是必不可少!因为小棠身边本来就有形形色色的人,大壮自然患得患失。而且动漫里边小棠的确几次叫石尧山别动手动脚,整体感觉虽然当大壮兄弟,但是没有那么关心。当然_(:3」∠)_动漫里边的石尧山只关心花姐姐,反过来对小棠也是一样。这里处理了一下,也给大壮了一个新的私设身份,后面会重逢的别担心!毕竟小棠肚子里的球还是有1/5的可能性是他的嗯……

评论(26)
热度(193)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