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冷cp雷达器/杂食动物/日常爆肝

【少锦all棠同人】春风恨13(肉,古代abo,np中篇)

你们心爱的段棠戏来啦,下一章吃肉_(:3」∠)_

食用须知:

①《少年锦衣卫》同人,不过可当作半个原创,没看过原剧不影响食用

②古代ABO,生子,np,六个攻(后期可能会再加?),其中有笑棠父子qaq其他是季棠、段棠、花棠、石棠、戚棠,人物OOC注意!特别是主角受!


*

花道常回来时,不知与熟人说了什么,面色阴沉,眉头紧拧。

他见袁小棠孤身一人沉默立在原地,旁不见那石大壮踪影,便提了句,“石尧山呢?”

袁小棠嘴唇翻了几番,半晌摇了摇头,低语暗凉,“他走了。”

这家伙可终是走了……

花道常长舒一口气,走上前摸了摸袁小棠脑袋,压住笑意颇为深沉地安慰道,“聚散离逢,各有定数,不必执着。像那风前絮,悲欢零星,到头来还不是都作连江点点萍?把握今朝,便已足够了。”

袁小棠神色怔怔,也不知听进几分,只是末了时在寒星夜幕下缓缓抬头,两眸幽寂,“你走时,可也会这么说?”

花道常直直对视着,心头没来由地一跳,像是面前横堑着一道深渊巨坑,猛然一跃间满是急惶紧张。

“我……”薄月流光将一切鬓发眉目都映照成似真似假的模糊,他喃喃着,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露出了深情款款完美无缺的一笑,“我自然是不会离开小棠的,小棠在哪,我就在哪啊。”

多动听的情话。

说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至死相随。

可袁小棠却低下头去,盯着两人越拉越长叠合一处的影子,神色如荒原朔风越发苍凉。

良久,他才低低回了句。

“好。”

 

真也罢,假也罢。

反正他也没什么可失去了。

信与不信都是一样。

 

自欺欺人,还是情深不悔,他都认了。

 

两人在夜色中牵手而行,宽大衣袖遮盖住了藏在暗沉下的亲近,纵容着肌肤相贴靠近再靠近。

花道常能轻易地闻到少年身上散发的淡淡海棠香,风过时浮动袭人,幽而沁溢,如见月色清疏下一树招摇。

只是百般心绪,最后都归于了波澜不起的死水岑寂。

“小棠。”

这一路,他始终神色紧绷,也不知是被什么心事给锁住了。

“?”

袁小棠不解抬头,杏眼如盛琥珀光,水意流转,明丽更甚于清俊。

花道常张了张嘴,却梗住般什么都说不出,少许气急败坏,神情烦闷。

他不想把那消息告诉袁小棠。说了,那人与苦苦追寻的亲爹团圆,自会弃他于不顾。可不说……他又不忍那人一直为此伤神。

闭上眼,花道常终是轻叹了声。

“残月楼那批人,有动静了。”

 

“你说什么?!我爹,我爹有消息了?”

袁小棠霎时睁大眼,差点喊了出来,幸好被花道常一手捂住了嘴,这才没惊动四下。

花道常点了点头,“刚来的准信,鬼街今晚恐怕不太平,那伙人估计打算趁势而为,把玉棺从码头运出去。”

袁小棠抓住了句中一处关键,蹙了蹙眉,“不太平?”

“你可有发觉,这街上人流少了许多?”

“……这是什么意思?”

花道常眺眼对望那黑云苍天,如有浪涌,声音冷然。

“锦衣卫,入城了。”

这鬼街自太祖开朝以来,便和官府有了不成文的约定,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两者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有人说鬼街起初是为太祖暗中办事,所以太祖才故意在皇城脚下留了这黑市一命,也有人说鬼街占尽五行八卦绝佳之位,若是妄破便会坏了这顺天府的风水。还有人说鬼街的头子和官府中人互有往来,两厢庇佑,黑白通吃,这才能长命如此。

是以,锦衣卫入城的消息对于鬼街而言,不亚于霹雳雷霆,是过河拆桥开战对峙的明显信号。

就在袁小棠心神恍惚之际,东城门突然传来了直冲云霄的剧烈炮火声,奔突激越轰隆滚滚,震动耳膜一声比一声急促,不时传来谁的尖锐惨叫鬼哭狼嚎,惊得立于枝上两眼如鬼火的夜枭振翅扑腾,划过火势如海的天杪,嘶声咕咕。

就跟京城渡口被炸那时一模一样。

火药,气浪,翻天血花。

不用看,袁小棠也知道那是“铁浮屠”。

锦衣卫最引以为傲的火器。

有谁哭喊着家有老小放过这回,而后躯体冰冷再无余音。

有谁仓惶大喊着锦衣卫屠城了,而后戛然而止于鲜血流逝。

有谁如鹰悲唳仰天长啸着“老大!!!”,而后终结于这一世信仰的倒塌。

生死在此时此地,终于撕破伪装彻底划开了一道鸿沟界限。

 

袁小棠僵住的大脑终于开始徐徐运转,脚步也惊惶踉跄地往渡口迈去,心头充斥的全是一人安危。

“爹……”

花道常就知道是这结果,可现在局势大乱,袁小棠虽有功夫傍身,遇上杀红了眼的锦衣卫怕也是吃不得好果子,连忙面色郁郁地拔腿跟了上去,不料却被一人从后死死拉住。

“三少主,鬼街生变,还是随属下尽快回谷吧,”

“我自有打算,松开!”

“谷主有令,属下不得不从。少主的病……也是该换药了。”

花道常回过头来满脸怒火,“我的命我自有数!你这般僭越,如今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属下不敢。”

花道常重重甩袖,一双红杏剪风最是招摇的桃花眼此刻却恻恻如冰,带着杀气与寒意。

“滚!”

那人犹豫了半刹,不知是否要使出谷主给他的杀手锏,可就是这片刻不留神,未料花道常已是追风赶月再无踪迹。

 

此时,渡口旁的街巷。

袁小棠好不容易躲过火枪火炮一路跑至了这处,眼看渡口就近在咫尺,没想身形一动竟迎面撞上了他的老仇人——徐灿。

徐灿正奉命屠着城,季大指挥使说了,这黑市里头的家伙没一个好东西,不必留着,随意处置。当他一眼瞥见灰暗中那抹有些刺目的红色时,不由两眼一亮,眸中闪过嗜血的光,“哟,这不是前不久才革了职的袁大公子嘛,怎么这会儿也出现在了鬼街,莫不是在做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吧?”

袁小棠紧盯着来者不善的徐灿和他身后属下,脑内瞬间勾画出了冲破阻拦的几种方案,神色防备,“徐灿,别打扰我干正事,你给我让开!”

“干正事?”徐灿笑得前仰后合满是讽刺,抬起头来时倏地收敛了笑意寒若冰霜,“你说的可是与三盗勾结的正事?”

袁小棠起了警惕,握紧手中的刀不动声色地试探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今三盗在鬼街集结,你也正好出现在这,又怎会是巧合?”徐灿冷笑着,“袁小棠啊袁小棠,你对着老子作威作福这么多年,怎么着也没想到今日会栽到我手上吧?哈哈哈哈这是上天注定,是上天看不过去啊!”

袁小棠看着徐灿又发神经,心头烦躁只想将那家伙当球踢来踢去,语意极是不耐烦,“你到底让不让?”

“老子不仅不让,还要让你命丧黄泉!来人,开枪!”

锦衣卫隶属皇家,火枪向来制备上乘,用料都是极好的,豌豆般大小的铜球子弹自枪膛里急速飞出时,空中闪现了几刹寒厉冷光,映着刀锋如明月出匣,开光昭曜。

袁小棠瞳孔一缩,在空中几个翻腾转身,一边快速前冲,意欲制住那些火枪手赶至码头前。

徐灿又哪会这么轻易放他走,盯着袁小棠捏紧了手中的铁蒺藜,趁着那人专心躲避子弹时冷笑连连一把将暗器甩了出去,速度快得肉眼捕捉不及,目标直指少年性命。

袁小棠本就于半空之中,动作施展不开,这会儿防备不周躲闪不及,眼看那虎虎生风旋转而来的铁蒺藜就要刺入他的胸膛,就在这霎,不远处响起了两道焦急的声音,“小心!!!”

 

“砰!——”

一人自半空中几个旋身衣袖翻飞救下了他,还有一人替他用刀背挡住了来势凶猛的铁蒺藜。

袁小棠怔怔看着一手抱着他面色凝沉的花道常,“是你……”

而他身前,执着绣春刀衣角沾血秀脸紧皱的,正是多日未见的方雨亭。

“小亭子!!”

袁小棠兴奋地大喊出声,从花道常怀中跳了下来,直奔向方雨亭,“你怎么也来了?!”

“指挥使封锁鬼街,我怕你出事,就在到处找,幸好方才赶了上来。”

袁小棠握拳撞了下方雨亭肩膀,满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是小亭子你够义气!”

“废话不多说了,我替你拦住他们,你赶快走!”

徐灿被气得横眉怒目,“方雨亭,你这是要包庇疑犯背叛锦衣卫?!”

方雨亭一脸正色摇了摇头,平静无波,“我只是要维护我心中的道罢了。”

徐灿大怒,挥手下令,“给我上!!”

一个个的都在庇护袁小棠,他真不知道那小子究竟有什么好!

 

自然,少年的好,不足为外人道也。

 

袁小棠有方雨亭帮忙抵住攻击,几个弯腰翻身眼看就要冲出防线,他却回头看了花道常一眼。

那人眉目传情波光流转地朝他促狭一笑,满是调戏。又似是无声说着。

“别怕,有我在。”

袁小棠顿了顿,终是脚不离地地往渡口奔了过去,一颗心通通紧跳,不知是为了前路黄泉,还是为了背后火光。

神思犹如一池春水初皱。

荡满了如晦夜色下谁的一眼惊鸿。

 

而此时,渡口上的船篷早已划桨驶离,上头立着黑衣二人,袁小棠赶到时,那艘船已然行了一丈之远,水面波光粼粼幽若磷火。

袁小棠万万没想终是迟了一步,惊惶下高喊了一声,如夜色下行囊漏风千疮百孔,“爹!!!”

这一丈多距离,跳绝对跳不过去,若想赶上,只有泅渡。

袁小棠想也不想地作势要纵身一跃,却被浴血赶来的方雨亭急急拉住,“小棠,别冲动!这水乃黄泉水,跳下去只会腐蚀心脉死路一条!”

他寻了那人十多日,等了那人十多日,念了那人十多日。

翻山越岭也好,披星戴月也好,委曲求全也好。

只有袁笑之,他绝不会放下。

死也好,活也罢,那人是他仅有的光。这辈子如萤扑火,心甘情愿地一头栽落。

永世不醒。

 

袁小棠到底还是挣脱了方雨亭的桎梏,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往前游去,甫一入水他就感觉到一股隐隐约约如万蚁咬噬的刺骨之痛,叫他浑身无力四肢疲软。

头也昏昏沉沉的,像是随时都会晕过去沉入深不可测的水底。

不好……

袁小棠原本紧盯着船只的两眼突然视线模糊,意识也如抽丝剥茧般一点点远离了漫游的脑海,手脚似麻醉般使不上一分力气。

他听到渡口的木桥上似有人满是恐慌地在喊着他,一声声破音唤着小棠,那种仿佛眼睁睁看着痛失所爱的悲凉击得他也感同身受般胸膛满涨,连嘴角最后的笑意都带着几分勉强。

你看,花道常口口声声说着聚散离逢各有定数,不必执着。

明明最是无所挂怀,最是逍遥自在。

可眼下……又为何要露出这般令人心疼的模样?

 

袁小棠抵不住意识的流失,也抵不住身形的降落,一点点的,阖上了僵硬眼皮。

那一刹他脑中掠过许多人的踪影,或爱或恨,仿佛只消一瞥便已走过了他十六年倥偬人生。

袁笑之,方雨亭,戚承光,白衣大哥,季鹰,徐灿,花道常,段云,冥火僧,石尧山……

不甘心啊……

 

当真不甘心。

 

 

那时的少年不知,正是他这根植入心的执念吊着他最后一口气,才撑到了来人相救的时候。

“扑通”一声,似有人在惊呼声中入了水,划开凌凌水波,朝他直直而来。

袁小棠睁不开眼,也无法感知。

恍惚之中,总觉一个温暖宽厚气息熟悉的胸膛拥住了自己,如梦中那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为他披荆斩棘,也为他遮风挡雨。

 

会是……

他吗?

 

 

京城外寒舍草堂,云影晴碧,园圃宽广。木兰沾露,瑶草临波,秋冬里也难得有着一二分翠色,叫人瞧着便心生欢愉。

而此时,草堂里。

“段大哥,小棠怎么还不醒?不是说,毒驱完便差不多了吗?”

方雨亭瞧着榻上两眼紧闭毫无动静脸色苍白的那人,不由心急地跺跺脚,生怕他这一觉下来长睡不醒。

段云凝着眉头诊了诊袁小棠的脉相,他于医术并不精,可这黄泉水与他们师门颇有渊源,是故此番才有把握带着那人到这隐蔽草堂来运功驱毒。可没想一夜过去,袁小棠仍旧没有丝毫转醒的迹象。

“这草堂乃段某好友所有,圃中多种一些药草,如今毒虽已驱可毕竟伤到根本,稍后我再采些滋补的药草来,你置于炉中熬过一个时辰给他服下。”

方雨亭忙郑重点头,“好,劳烦段大哥了!”

段云温和一笑,衬着那副清和朗逸的容貌真令人有公子无双的恍惚之感,“无妨,救人最重要。”

方雨亭被这柔如春风的一笑怔住久久未回神,半晌以后才捂着胸口仿佛劫后余生般微微喘气,不得了不得了,白衣段云果真如传闻中那般杀伤力极大啊!要不是她定力好,这会儿早就扑上去了……不知想到什么,方雨亭回头望了眼病榻上的袁小棠,神情有些诡异。

当日昏暮,方雨亭给袁小棠服下汤药后便去草堂外的竹林里四处巡逻,防止可疑人士的出现,一时屋内静悄悄的,只剩袁小棠和段云二人。

一个昏睡不醒,一个坐于床侧,手捧古书,乌发垂落,指节修长,有一页没一页地翻阅着。

如圭玉,如朗月,笼袖晏坐,远远望去颇有岁月静好之感。

 

袁小棠原本没有声响,却不知梦见了什么,眉头一皱突然呓语出声。

段云当即放下书册查看他状态,却发现不知何时少年已是面晕浅春满脸红霞,他一摸那人手腕,还未察出脉相便被那滚烫火热的肌肤温度给惊了一惊。

“莫不是感染了风寒?”

他喃喃自语着,伸想出手覆于少年额间,却被不住哆嗦辗转打滚的那人给逃了去,瞧那样子似是难受得厉害,一双唇干渴得不住翕动。

袁小棠只觉周身火热胸膛膨胀得快要炸开,便有一只凉如玉石的手在他额上摸来摸去,撩拨得他按捺不住,颤巍巍睁开了迷蒙的眼皮来,甫一望见的正是剑眉星目的白衣那人,瞧见他醒了还微微一笑,叫心跳无端停了半刹。

“醒了?”

袁小棠喉结一动,眼神始终粘在他开开合合形状姣好的薄唇上,明明意识清醒,身体却仿佛背离理智一步步朝欲望深渊沉去。

他两眼水亮,似带着愧疚,又似是带着隐忍,波光盈盈的煞是动人。

“段公子,对不住了。”

袁小棠说罢,便闭上眼丢盔卸甲般低头吻上了段云双唇。

未见花好月圆下,那人愕然神色。

 

这一日。

正是潮期第五日。



TBC


最近卡文了呜呜呜呜

可能剧情写得比较慢,肉比较好写,下一章端荤菜,意识清醒的发情期肉,终于可以让段大哥吃掉小棠了!

小棠落水后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也会慢慢讲~这几天可以算是段棠的燕尔新婚了,段云设定对小棠起初没有什么旖旎心思,所以需要小棠多撩拨几把,各位如果有什么喜欢的play请尽管提!但是目前暂定是小棠主动的play,嗯……比如脐橙???

评论(31)
热度(170)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