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冷cp雷达器/杂食动物/日常爆肝

【铁虫only】Moebius loop(短篇完结,养父子梗,NC17)

预警:NC17,脑洞暗黑奇特,养父子梗,普通人世界


独立短篇:鸠占鹊巢(故事没有关系,不过建议先看下适应风格)



-

尽管如此,再见你时我仍百感交集。——翁贝托·萨巴


01.

48:00

Tony Stark快被他的儿子Peter Parker逼疯了。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人格分裂症。



02.

Peter Parker并非Tony Stark亲生。

但Tony待这个孩子视如己出,把一切宠爱纵容都毫无保留地慷慨给予,这也就导致两人日后驶上的轨道全然超出了他的意料。就像误打误撞划过长空的流星,原本可以在无限膨胀的宇宙中漫无目的地兜转周游,却偏偏带着满身犟气一意孤行想要突破大气闯进地球。

然后——自我毁灭,华光陨落,天幕暗歇。

带着孩子气的孤注一掷。


这让Tony Stark又爱又恨,不明白两人间究竟出了什么差错。


他永远记得那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在自己十六岁生日那天,喝得满脸通红地踉踉跄跄找到了他。两手局促不安地交握于身前,结结巴巴开口。

“Mr.Stark,你说我能要任何生日礼物,这是真的吗?”

“Sure.”

Tony Stark在沙发上摆了个姿势点了点头,目光深邃,“你要相信你的daddy无所不能。”

比如找设计师私人定制的蜘蛛侠同款战衣,比如最新款的限量超跑兰博基尼,那流畅的线条,那如情人爱不释手的肌肤般细腻泛亮的光泽,还有引擎开动时蠢蠢欲动的咆哮轰鸣,他保证那个孩子会喜欢的。没有哪个青少年能拒绝这样诱人的礼物,至少当初的他可不行。


可那个孩子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流着一弯明月。

然后他红着脸轻声问出口。

“那……那Mr.Stark……我能向你要一个吻吗?”


软软的,就像盛开在心口的一朵馥郁梦境。



03.

Tony Stark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对Peter太好了。好过头了。

他发过誓他可不能像他糟糕的老爹一样,他要做个合格的父亲。

所以他把自己童年损失的一切用另一种方式偿还在Peter身上。时刻陪伴谆谆教导,看着那家伙从只会蹒跚学步摔倒在他怀里赖着不起的little kid成长为现在情书一大筐的鲜嫩白萝卜。

可他努力的结果就是,他倾注了满腔心血的孩子站在他面前说喜欢他。

说想吻他,说自己是认真的,不是出于任何报答或崇拜之心。那副紧张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真是蠢透了。

“够了。”

在爆发边缘的Stark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那么平和地指着门口说了一句,“Get out of here”,而不是拿起手边火色未熄的烟灰缸就直接气急败坏地朝那混小子砸过去。

“Mr.Stark, pls, pls believe me.”Peter Parker捂着胸口,语无伦次地告白着让他苦恼了多年的情意,冒着热气的肌肤上铺满了湿汗,心脏扑通扑通地快要克制不住地从胸膛里飞跃出来。

“好了,孩子,不要逼我。”Stark皱着眉头深呼吸,有些焦虑地拉扯了扯襟口束缚得过分的领带,“回去。给我回到你的房间去。好好睡一觉,然后醒来,把这该死的一切都忘记。我保证,我们还能像daddy和little kid一样生活继续。”

Peter瞪大了眼,通红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似是不可置信。

哦该死,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容易哭泣?

他可不记得自己教过成为小男孩子汉的步骤里有脆弱这一项。

“Mr……Mr.Stark……I can do anything for u……pls……pls believe me……”

那哭腔听起来可真像个被欺负狠了的小女孩。抽抽搭搭的,听在因为一切失去掌控而心烦意乱的Tony Stark耳中更是扰人。

脑里全是苍蝇振翅立体环绕般的嗡嗡声,他完全没心思去在意男孩在说些什么,这一次终于发了狠,词严厉色地睁圆了眼,像极了头怒发冲冠的雄狮。

“Get out of here! Don't let me say it again. Get out! ”


望着男孩哽咽转身的失意背影,理智与清醒镇压了所有躁动思绪,重新攫获了乱成一团醉酒般迷恍的意识。

Tony Stark缓缓呼出一口长气,瞳孔渐渐恢复了锐利。

他想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抉择。对少年对自己都再正确无比的选择。得了,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爱情,没过几天就会抛在脑后,然后马不停蹄地去找寻下一个欲望对象。就像川流不息的密西西比河,从来不会为哪座流经的山脉停下脚步,看不见时间,也看不见忠贞。他在Peter这么大的时候,床伴都不知道换了几个,根本就没有多少闲暇留给伤心。

Well,那孩子只是一时错乱。只是被亲情的假象迷惑。

等他酒醒后就会明白的。明白只有父子关系才是最牢不可破,最永恒不变,最安全可靠的。

他会明白的。总会明白的。


Tony Stark说服着自己。用微颤的手指握起高脚杯抿了口烈得舌头发麻的龙舌兰,醉意灼烫着神经。

心口那朵令人意眩神迷的梦……仿佛也在此刻枯萎。



04.

Peter后来躲了Stark三个月,有任何留言讯息都通过Keren传给Friday,避免着与Stark的直接接触或正面交锋。

Stark为此万分焦虑。他可不是为了一件小事就觉得天塌地陷的小屁孩。他已经回不到过去年少轻狂的幼稚时光了。

他必须要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想要和Peter好好交谈一番的计划徒劳无功,Tony Stark沉思良久,最后只好选择别的方式来让他的小Peter死心。

就这样,毫无预兆的,Peter从房里悄悄溜出的某个天光渐晓的清晨,他撞见了身着薄纱睡裙打着哈欠从Stark房里出来的Pepper Potts。

总裁助理,与高高在上的男人有着不可告人关系的——火热小辣椒。

还有。


还有打开房门后。

搂过Pepper极其自然一吻浑身散发着荷尔蒙气息的Tony Stark.


慵懒与憔悴对比,毫不在惜与耿耿于怀对比,让他像个如处夹缝躲闪不及的耗子。又或是抱着泳圈在沙漠里赤足行走的孩子。

双眸写满了惊惶不安,连呼吸都轰然坍圮成废墟。狼狈而又难堪。


他不明白。

不明白向来待他温和的男人为何会如此残忍,眼睁睁看着他被送上绞刑架却无动于衷,还要亲自举起刀刃当那个了结一切的刽子手。

就像过去。就像现在。

一脚碾碎了他小心翼翼怀揣许久的爱恋,还讥笑着这情意的幼稚。讥笑着他的勇气,讥笑着他的莽撞,讥笑着他的满怀希望,讥笑着他的局促不安。如今,还要讥笑他所有真真切切在深渊里打滚的痛苦。

“哦,是小Peter啊,早。”

男人熟稔地打了个招呼,露出了个与往常无异的笑容,然后就搂着Pepper进了屋。啪嗒上了锁。像是锁在了心上。

房门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光滑雪白的墙壁背后传来一阵刺耳笑声,如利箭贯穿刺透脊背叫人无处遁形。

从来没有被失败打击得这么体无完肤的Peter蹲下身,抽噎着抱住了膝盖。

他缩在墙角哭得像个孩子,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这可真是糟糕……Peter Parker。

你真是逊毙了。


少年恍惚觉得有谁抱住了他。可他实在哭得太累了。

连抬头连直面现实的时间都不再有。勇气也不再有。

他都挥霍尽了。死心塌地的,勇往直前的,炽热纯粹的,所有的星与花,所有的火与光,他都给了此生最爱的男人——顶天立地的父亲。他的信仰。


来个人救救他吧。谁都好。

他不能没有Tony。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是什么感觉?

就像视线摇晃下水缸里开始翻过肚皮的鱼。

海草似乎挤占了肺部,源源不断往外抽泵着氧气。

而有谁在呼唤着他。声音就像从遥远的云端传来,急切飘渺。


不……

意识仿佛被棉絮吸尽。银河落入了地平线,世界折叠成了亿万个幻象。

时间裂缝空洞而又苍白,黑夜的光在往尽头逃逸。

Peter Parker最后昏过去前,望进的正是这么一双焦红火燎的眼睛。

从绝望深处开出花来。在孤独山谷里回响着失而复得的庆幸。


那是……

Stark先生?



05.

男人三更半夜闯入了他的房间,扯着领带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下,神情有些焦躁。

“Petey,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多担心?”

Tony Stark咕噜喝下一口汽水,却随即拧紧了眉,瞳孔一缩不满地盯着Peter Parker。

“我可不记得我有允许你喝酒?”

“Mr.Stark,我……我已经成年了。”

昏迷了一天尚未从眩晕和恍惚中彻底清醒的少年,只轻飘飘一句便点燃了火焰。

“你以为喝了酒就是大人了?”

Tony Stark越发焦虑,直起身来在原地转来转去,不住训斥,“蠢透了!你这个从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对……对不起。”Peter耷拉下脑袋,哭丧着一张脸。早知道他就不让内德给他搞这玩意来,他还以为Stark先生会觉得他很酷呢。

“你总是在给我惹麻烦。总、是。”

Stark喉结一动,压下了怒火,声音低沉。

“Mr.Stark,我,我知道错了……请别抛弃我。我会乖的。我会听话!”被恐慌攫获的Peter哽咽着,眼角含泪,又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对,就是这副模样。这副总是让他无计可施到发狂的模样。


Tony Stark简直忍不住想抽下皮带教训这孩子一顿,把那细白手腕牢牢固定在床角,用求饶的哀嚎与哭叫来付出代价。


想到此,他笑了,朝Peter招了招手,“过来,孩子。”

男孩疑惑而又迷茫,却乖顺上前,搭在了男人膝上。

“坏孩子需要惩罚,你说是不是?”

Peter迟疑地点了点头,“Mr.Stark,你想要罚我些什么?”

Stark解下了皮带,冰冷带扣浸得他骨节颤抖发凉,扬起的手也始终无法落下。他多想好好教训他,可又不忍心伤害他。

男人眸色几番变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皮带扔在了一旁,惊得没有准备的Peter缩了一下。

“不准再赌气不理人,不准再干我不允许的傻事,不准……离开我。Petey,你能做到吗?”

Peter两眼一亮,松了口气使劲点点头。“当然,Mr.Stark,我会一辈子留在你身边!哪怕死亡也无法将你我分离。”

他说着,想起白日所见,脚板在地毯上蹭来蹭去到底还是鼓起勇气开了口。

“不过……Mr.Stark,你答应过我的。如果你打算结婚,你会让我知道。”

“所以?”

“早上,你和Miss Potts……”

Stark无心去留意男孩的欲言又止,他的注意力全被那晃来晃去的柔白脚踝给截住了。

“哦,你说那件事啊……你知道的,每个男人都有特殊的时候。” Stark不甚在意地耸耸肩,徜徉着橄榄树上阳光般的棕褐瞳孔一派漠然。

反倒是男孩在床上坐立不安地两手交叉,“那么,Mr.Stark,你会与她结婚吗?”

天知道他介意Stark先生和Pepper小姐的关系多久了!他绝对无法允许另一个女人来瓜分Stark先生对他的独宠,哪怕他知道这念头就像个被惯坏了的小孩。Peter怏怏不乐地垂下了头,生怕男人会因此厌恶他。

Tony Stark却没有像当初那般毫不留情地打碎希望的灯盏。他良久上前,拍了拍男孩的背低声安抚。

“好了,Petey。我不会结婚,我不会娶任何人。我只有你一个。永远只有你一个。”

My kid。My baby。My treasure。是龙在山洞里用生命守护的金山银山。是他浇灌了所有美好希望的动人玫瑰。

不敢相信Stark会许下这等诺言的Peter张大嘴,抬手咬了口胳膊,抑不住惊讶和狂喜之色,“Oh my gosh, realllllllllly?! Is it a dream?!”

Stark那不断扑簌的细长眼睫在睑下投出了一片浓密的阴影,描绘成了心事的模样。

“Peter,你知道我无法忍受失去你。你快把我逼疯了。”男人闭上眼拧起了好看的眉,神色无奈话语沉重,“所以……我投降。”

他把一切都给他。爱给他,人给他,所有生命与时光都给他。他只要——他的孩子能好好地留在他身边。

 

“Mr.Stark,我、我并不想逼你。我爱你,不……我发誓用我全部的生命爱你!爱到千亿光年尽头的宇宙终结!”他急急地拉住了Stark的胳膊,生怕男人会像成年礼那晚,用无边的怒火夜色打断他仅剩一点孤勇的告白。“Mr.Stark,我……”

他突然红了脸,放轻的声音在喉间滚来滚去,带着不自知的软腻与坚定。

“如果……你需要……你知道,那些女人的事我也能完成。”

这个连耳根子都泛着热气的男孩居然敢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有一瞬间Tony Stark几乎要不合时宜地笑出声来。

“Petey,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当、当然!”得到了Tony Stark只有他一人承诺的Peter沉浸在幸福的蜜罐里,冲动如气球越发膨胀,他抬起快要沸腾的蒸汽水壶般红透的脸蛋,在Stark略有些岁月粗糙纹理的蜜色脸庞上亲了一下。就像小时候那样。

“Mr.Stark,我成年了……”他将Stark的手放在了自己急鼓的胸膛上,呼吸越发急促。

“你以为喝酒就是成年了?”

Tony Stark挑了挑眉。

“不,先生。”Peter深吸一口气,两眼弯弯挑起了个狡黠的弧度,像极了无声的引逗。

“我是说,我成年了……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06.

哪个老男人能拒绝令人上瘾的烟酒?能拒绝疾驰如风的跑车?能拒绝鲜活柔嫩的身体?

谁都不能。越老越不能。

更何况说着要把自己奉上的还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是他最深刻的骨血。

Tony Statk叹了口气,明明没有抽烟呼吸却仿佛也在升腾的温度里染上了燥意。他捋了把自己的头发一颗颗解开纽扣将外套彻底甩在一旁,然后把那个尚在茫然的男孩压上了松软的大床。

用自己所有的爱意,用自己所有的重量。

“够了,闭上你那一刻不停的小嘴吧。”

他听起来像是依旧没有好气,可Peter鲜明地感受到了那人胯下蓬勃舒张的热度。

Tony Stark用那双深邃眼睛直直盯着他,缓缓俯下身停留在那不断翕动的鼻尖上一英寸距离。眸里涌动着两簇快要撞入大气层的流星。

 

“现在,我要吻它了。”



07.

走我



08.

高潮后的大脑湿漉漉的,浮着波光粼粼的海域。

意识像起伏不定的漂流瓶,随意摘撷了几朵云来当秘密。

千万英尺的海底深鱼在天空游来游去,摆尾过青阳苍白的光晕。

一切都带上了滤镜。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如果快感也能加工,还有什么是无法人工合成的吗?

就像性爱不过是末端神经受到刺激后反馈回脊髓和大脑的一种近距离高频率位移。却因为腺体分泌而产生种种诸如快乐,诸如忘我的幻觉。

这是场漫长的不治之症。心联合大脑玩弄着诡计。


“我们的关系还不能让人知道。Petey,记得人前人后你还要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

“我会的,Mr.Stark!我、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这么做,像梦一样,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

“Mr.Stark,怎么了?”

“你想永远这么快乐下去吗?”

“当然,当然!我爱你!用整个生命爱你!我、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好了孩子,你会美梦成真的。睡一觉吧。明晚我会让你更快乐。”


“Mr.Stark。”

“What now?”

“Good night。”

“……Good night,my boy。”


夜幕将一切荒唐缝拢,Tony Stark背对着Peter走进了沉沉夜色。

纽约的万家灯火。

有一盏没了姓名。


09.

“Hey,Peter,你房里怎么摆了这么个东西?”

Stark拿起了那个反向旋转的莫比斯环,挑了挑眉。

正在专心连接电导体的Peter Parker抬头看了眼,“哦,那是我们的小组作业。”

“什么作业?”

“教授让我们根据莫比斯环进行发散性思考,然后写个论文报告给他。”

Tony Stark倚靠在落地窗旁,交叉环臂哼笑了笑,“这玩意能写出什么来,还不如让我教你反应堆作用原理。”

Peter耸了耸肩,“Well,反正内德定好了题目,说咱俩写人性准能拿高分。不过你知道的Mr.Stark,人文一向不是我的强项。”

“人性?他打算玩什么花样?”

“你看这个首尾相连的环像不像吞掉尾巴的贪吃蛇?”Peter将莫比斯环举起摆成了一个形状,“内德说叔本华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噢,人是自食的狼!我想起来了!”

少年打了个响指,“因果循环,自食其果。Mr.Stark,你说这是不是很酷?”

可当Peter兴奋地抬起头时,望见的却是彻底怔住的Stark。

“小家伙,什么都觉得酷。”

一瞬清醒的Stark收拾好了神色,嘟囔着将Peter推到了床上。


“现在让大人来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酷。”



10.

Peter敢保证他从没有一段日子像如今这般快活过。

除了白天些许冷淡,夜里Stark先生几乎任他予取予求。极尽宠爱欢愉之能事。

他真希望日子能永远这样下去。在伊甸园里享受着天堂般的温存。

可他没想到平静会那么快被打破。


Stark先生又带Potts小姐回了房。而且,愈演愈烈。


他简直无法想象男人究竟是怎样看待的他们这段关系,一时的鬼迷心窍?再简单不过的寻欢作乐?为什么、为什么能那么轻易地视承诺于无物,还是说……这全部都是成年人世界的把戏?


男孩愤怒而又悲伤,控制不住地便冲进房里扯住了那人曾让他在夜色里解下过无数次的领带。欲望的大门在这里成了勒索空气的绳索。

“Mr.Stark,你答应过我,你答应过我你只有我一个人的。”

“Peter,你在说什么?”

“你说过,你不会结婚,你不会娶任何人。你只有我一个。我只有你一个。我们俩永远在一起的啊!”

“Peter,你是怎么回事?”

“不,Mr.Stark,该是我问你怎么回事。为什么白日里总是对我视而不见,夜晚却每每造访我的房间?为什么对我的热情从来没有任何回应,只在夜里与我说着对不起还有爱意?Mr,Stark,我快要被你搞糊涂了。你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两个相反的自己。”

“老天,我快要疯了!……你说的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每晚都去你的房间?Peter,这是真的吗?不……不可能,为什么我没有任何记忆?”

“Mr.Stark,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男孩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疑惑,然后他脱下了自己的运动服外套。

一身红紫,都是他的daddy留下的痕迹。

“不……不……这不是我干的。我绝不会这么干。”

Stark恐慌地摇了摇头,整个人如临深渊,嘴唇苍白发着颤。

“不……我不会这么干。我不会这么干。”

他引以为傲的理智怎么可能会叫他向低劣的兽性投降?不会的。不会是他。


可Stark看着Peter眼里毫不作假的坦然,心底颤动的弦却又不确定了起来,音调浮动杂乱无章。

真的是他吗?

白日里依旧维持着父子假象,晚上却偷溜进自己养子的房间,借着黑暗的掩护做着不再需要压抑本性的事?

这是他吗?另一个他?


天地仿佛充斥着一种骇人的幻觉。

Stark轰然倒下,笑得疯狂而又哀哑。


人就是这么奇怪。不喜欢别人骗自己,却喜欢自己骗自己。

你看,他到底还是从一个称职合格的父亲退了役。


是的。

他承认他喜欢他。


11.

Tony Stark,喜欢小了自己三十岁的孩子,Peter Parker。


12.

Tony Stark把自己在房间里关了一天。小辣椒也被他赶了出去。

他想搞清楚这糟糕的现实到底瞒着他发生了什么见鬼的事。

“Friday,你当真觉得,eh……我有人格分裂吗?”

“我不知道,sir。我只是个人工智能,不是精神检测仪。”

“可是这多么荒唐!你想,我居然、我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哦不,你说他是怎么对小Peter的?”

“恐怕就如你幻想的那样,sir。”

“……我想我可能要开始嫉妒了。这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或许您也可以诚实地顺从欲望,半夜溜进小主人的房间。”

“我可不记得有给你安装馊主意推荐系统?”

“这是为您个性化定制的最佳方案,sir。”

“够了Friday,我真不该指望你能给出什么意见。你只需要告诉我,有在Peter的房间监测到我的存在吗?”

“小主人早就把您安装的监视器给拆了,sir。”

“哦该死的天才!很好,他就是怕我监视他和哪个姑娘偷偷发短信。”

“现在恐怕还要加上男性了,sir。”

“Friday,你的人情味设置是出了差错吗?!”

“不sir,我只是遵从命令,事实优先。”

“Okay,Okay,闭嘴吧。你们这些真让人糟心的家伙。”

“……”

“对了,Friday,或许你有没有监测到晚上我出了房间?”

“……”

“Friday?说话。”

“是您让我闭嘴的,sir。”

“……Shoot,你简直比地下十级爬行生物还要愚蠢。”

“地下十级爬行生物并不存在。这是个否命题。所以我并不愚蠢,sir。”

“可去他妈的,我真受够了!”

“Sir,你只是在生自己的气。”

“对,我可犯不着和你这个蠢玩意生气。”

“蠢玩意是我的新设定吗,sir?”

“Rawr……好吧,好吧。我实在不该当真。Friday,你很聪明,是全世界第一聪明的AI,所以告诉我吧,这几天晚上我到底有没有出房门?”

“谢谢您的赞美,sir,不过您恐怕忘了为了防止我录下您的性生活过程,卧室的防打扰功能早就关闭了深夜监视。”

“……”

“Sir,体表显示您心律不齐,需要帮忙吗?”


“Nah,I just think one day I might die because of u.”


不省心的Peter再加上糟糕的Friday,对他的生活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13.

26:00

Tony Stark为了证明自己到底有没有人格分裂症,特地一晚上没睡,黑着两眼圈大清早爬起来扶着墙壁去了Peter的房间。

“Uh huh,it's a nice morning, isn't it?”

他倚靠着门一手叉腰尽量摆出了个看起来cool且有成人style的姿势。

“Oh Mr.Stark, what's wrong with ur eyes?!”

“NahNahNah,no thing.”

Stark甩了甩脑袋,“你昨晚睡得好吗,宝贝?”

Peter Parker穿着他最爱的那身蜘蛛侠睡衣,笑得两眼弯起,“很好,很好,sir!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还能把我的梦讲给你听!……”

明白这小子到底有多能唠叨的Stark及时扬起了手止住了他的话,“哦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Petey,告诉我,昨晚我mmmm……”

Tony Stark一手比划着手势,正努力想用一个词来委婉隐晦地表述自己的意思,却见Peter Parker立马意会地摇了摇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失落,“不,Mr.Stark,你昨晚没来。”

天知道他多想继续上次未完成的那个“游戏”。他保证他会表现出色的。

这样Potts小姐也许就不会再出现他面前了。

Stark松了口气,“这就好。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

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响指,“对了Petey,上次夜里你见到我时,我有穿着什么颜色的睡衣吗?”

Peter挠了挠脑袋,就像只一脸呆萌的松鼠。“上次?好、好像是你常穿的那件灰色睡袍?”他说罢不理解地追问,“Mr.Stark,怎么了吗?”

Stark看起来可并不轻松,神色凝重,“那是几天前?”

“应该是前天吧。对的,是前天晚上。”

他还记得那蜜果般滋味美妙的体验。Stark先生就像他的一部分埋在他的身体里,任谁也无法分离,仿佛他天生就是他的一根肋骨。

想着Peter就一点点从脖颈往上红了肌肤,两耳颤了颤,没有看见Stark身形一僵后的古怪面色。

男人喉结咕噜一动,声音有些哑涩,“Well,Peter……事态……或许比我们想象得要有些严重。”

回过神来的男孩两眼亮晶晶的,用满溢的毫不掺假的爱意和情欲望着他,乖巧而又温顺,“yeap,Mr.Stark, I'm listening.”

“你先别急,我还不确定……但是、那个男人、或许、不是……我。不不不,别害怕,我说了还不确定,只是怀疑。Petey,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对就是这样,good boy。我通常都穿那件灰色睡袍没错,但是上周Pepper不小心把果汁倒在了上面。哦不,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们什么都没干,好吧……或许干了一点点。这不是重点。Petey,你是个聪明孩子,你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

Peter几乎快要被那巨大的恐慌给击垮了,连声音都带上了抽噎的水意。

“不,Mr.Stark,你是说这几周我都在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做爱吗?”

“或许我们可以换种角度去想……”Stark有些焦躁地转过了头,那孩子被他人占有的事实简直成了横亘在他心头的一根刺。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到底正不正确。“好吧,没有另一种角度了。”

他垂下了头,将那个无助的孩子抱紧了怀里。


“好了,没事的,会好的。Petey,会好的……我爱你。”


他在满是泪水的那人额上印下了一吻。

干燥的。

就像窗外生锈的夜色。



14.

24:00

Tony Stark进来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他坐下来翘着腿,随手拿起一旁的汽车杂志,一瞥才发现那个曾摆在桌上的莫比斯环不见了,“Peter,你们的小组作业完成了?”

“是的,Mr.Stark。”

男孩中规中矩回答着,神态有些拘谨。

“好吧,”Stark不在意地耸耸肩,随意嘟哝了声,“希望它能拿个大奖吧。”

他才不在乎什么人性。和好友闹翻的他对这破玩意不抱任何希望。

“过来,kid。”

Stark向Peter招手,“过来坐在我的腿上。”

Peter的步调如月色般拖长,显得僵硬而又踯躅。

“怎么了?我的好孩子?”

男人挑了挑眉,Peter凝视着他,这张脸简直和Stark先生没有任何两样。为什么不会是Stark先生呢?为什么?

想到那些还隐藏在暗处的未知的敌人,Peter颤抖着吸了口气,冷静下来,“Mr.Stark,我想我们应该要坦诚。”

“Yes,”Stark用一种玩味的笑容上下扫视着男孩,似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We should be open。”

Peter摇了摇头,面色是灌了牛奶般的苍白。

“你不是真的Mr.Stark,对吗?Sir,别再骗我了。”

男人沉默了,用极其怪异的语气反问他,“为什么你觉得我不是Tony Stark?不,我就是他,货真价实的Tony。Petey,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不了解我是真的还可笑的冒牌货吗?”

Peter犹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男人在他看来就是Stark,声音是,形貌是,性格是,做派都是,几乎没有一点不同。要不是白日里Stark先生一语点破,他或许永远也不会发觉异样。而事实是,哪怕现在他也发现不了。

“Petey,好吧……”男人知道Tony肯定跟男孩说了些什么,才会导致如今这样的怀疑。他耸了耸肩,让了步,“也许,我的确和现在那个正睡在卧房里的懦夫不是同一个人。但我绝对不会伤害你,我就是Tony Stark,这一点永不会变。我爱你Petey,我为你而存在。”

Peter疑惑了,戒备的架势有些许松动。

“这是什么意思,sir?怎么可能同时存在两个一样的人?”

Stark笑了,笑得哀彻,隐有泪意。

“为什么不可能呢?这就像有着两间卧室的房子,一间住着痛苦,一间住着欢乐。Petey,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可我只为了让你快乐而存在。像他那样胆怯的懦夫,就只配活在对欲望不够虔诚的痛苦里。”

“所以你并不是谁派来的,Mr.Stark?”

Peter小心翼翼地上前,向Stark靠近了一步。

“是的,我的孩子,”Stark敞开了怀抱,“来我怀里吧,我不会再让你有眼泪。我们约定好了,永远在一起。”

那就像个甜蜜的陷阱。Peter走向他,叹息着闭上了眼睛。

“是的……我们永远在一起。”


那是不朽的誓言。是爱永生的证明。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爱他,爱每一个他,爱Tony Stark。


这份爱将持续燃烧,跃动着,直至他死去。



15.

15:00

“Friday,你说我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

“Sir,我不是心理医师。”

“我真担心他和那家伙独处会出现什么意外。你知道,像那些写的小说一样,自相残杀或,其他什么的。”

“Sir,他们看起来相处得很好。而且你要担心的或许不是他们自相残杀。”

“O……Holy fucking shit what is the man doing?!!!I will kill him。I wilkill him。 I will abosolutely kill him。”

“Calm down,sir。”

“我就不该安装这个摄像头,Friday!我简直、简直一天都忍不下去。我要送他去佛罗里达。他们会治好他的。他们会治好我的Petey。”

“Sir,首先你得问问小主人同不同意。”

“我是他的监护人,我说了算。”

“您知道小主人的脾气有多么倔强。”

“是的,我知道……那孩子喜欢上一个人也是这样。我当初真不该认为他只是一时起兴。”

“Susan医师还有五小时就可以到达了。到时候您可以询问她人格清除风险。”

“Friday,我、我想你应该明白我这么做是对的。我这么做是为了Peter好。那个Tony Stark会影响到他,影响到我的安危。我是对的,是吗?”

“我不知道,Sir。”


男人沮丧地垂下了头,一手捂着脸,声音哽咽。

“我后悔了……Friday,我早该接受他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不是我所期望的。不是我想要的。”


巨大的监视屏幕上。

此时房间里的Peter Parker正自己对自己说着甜言蜜语。



16.

10:00

“Peter,过来,这是Dr.Susan。”

“Hello,madam。”

“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医师了。”

“可是Mr.Stark,我没有生任何病。你看,我很健康,很强壮。”

他说着,还秀了秀自己胳膊上薄薄的肌肉。

“Oh Poor kid,你可能还不明白,你的精神状况出了一丝偏差。”

男孩看起来有些不安,重复强调着,“不,我很好,我没有任何问题,madam。”

“孩子,听我说,你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

丰满的女士弯下身,两手按着Peter的肩膀,目光认真。

“他支配着你的意识,支配着你的身体,这样下去不堪设想。或许有一天,你会因此而消失。”

Peter呆了呆,大脑如陷急骤风暴,满是狼藉。

“不……不,怎么会呢……是我?所以是我?”

“……不,他明明那么真实……他不是我的幻想……不、不……不呜啊!”

现实都是梦的废墟。可梦太美,痛苦才是真实。

Susan看着突然发狂抱住脑袋悲嚎蹲下身的Peter,向一旁的Stark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Stark拍了拍Peter的背,“我在这里。Petey,daddy在这里,别害怕,把一切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你只需要听从Susan的催眠睡一觉,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好吗?”

Peter在极致错乱下还是使劲摇了摇头,神情慌张而空洞。

“不……不……他是真实存在的……我答应过他的。我答应过你的,Mr.Stark。我答应过你的。”

Susan无奈地看向了Tony Stark,“他恐怕已经认不清你们两人了。Mr.Stark,再这样下去情况只会更加恶化。”

Stark强行镇定着,嘴唇微微发颤。


“我会说服他的。我会说服他的。Petey是我的孩子。没有人能夺走他。”


另一个人格不能。

另一个自己也不能。


他会杀了他。终有一日。



17.

3:00

“Petey,你看起来很失魂落魄。”

“我的好孩子,为什么不说话?你明明看起来有满腹的话要说。”

“好吧……你是不是知道一切了?”

“Mr.Stark,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不告诉我们其实是同一个人?”

“哦不,Petey,你搞混了,我是Tony Stark,只是Tony Stark。我虽然在你的身体里,但和你丝毫无关。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人,孩子。”

“你是我臆想出来的,对吗?因为我的痛苦,因为我的逃避,因为我的不堪忍受。Mr.Stark,是这样吗?”

“如果我是你臆想出来的,那么在你停止想象的时候,我就该随时消失。”

Tony Stark吻上了他,深邃的眸子里凝聚着独特的光彩,“你觉得这个吻像假的吗?”

男孩红着脸摇了摇头,有些结巴,“不、不,sir……它像是真的。”

“是什么样的感觉?”

“湿湿的,软软的,”

“所以你看,我们是相互独立的,并不存在同一个人的假设。”Stark耸了耸肩,“也许在别人来看有些怪异,可我们又管他干什么呢?”

Peter呆住,“可是他们想消除你,Mr.Stark。”

男人沉默着,半晌抬起头眨眨眼一笑。“这是再注定不过的事嘛。没有人需要第二个自己。这个世界只需要存在一个Tony Stark就够了。”

Peter有些不安,“所以你打算消失吗,Mr.Stark?”

“当然不。你在这里,好不容易抓住了你,我又怎么会消失?”

Tony Stark弯下腰,与少年纯净的双眼直视着。

“Peter,成年人的世界很残酷。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只做个简单的孩子,我有能力保护好你。但现在……是时候教给你成年的第一课了。”他的声音低而沉,深而冷,像一口井,“你得明白,人和树其实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就越要向下扎根,向泥土,向黑暗处,向深处,向恶。要想得到些什么,必须要有所付出。Petey,我希望你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我们的约定。”

Peter对他的计划一无所知,神情困惑,“Mr.Stark,你打算怎么做?”


男人的笑意是一种拌了蜜的残忍。

他摸了摸少年松软的头发。

“你还不明白吗,Petey?”


“‘’的弱点从来只有你啊。”



18.

1:00

还有一小时。

现在的Tony Stark正在他那偌大的卧室里酣眠熟睡。

Peter僵硬着身子,“不,Mr.Stark,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做!”

“Poppet,为了永远快乐生活下去,我们别无他策。”

“不行,我决不允许任何一个Mr.Stark受伤。”

“Petey,不要让我为难。你知道我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Stark猛然提高了声音,神态有些焦躁,“你不会明白的,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出现在这里。我爱你,Petey。只要杀了他,我就能获得实体。那个怯懦的胆小鬼会害了你的,是他害了你,如果没有他,我根本就不会走到现在。”

他语气激动而恐慌,像是被一场巨大的梦魇攫获着,渐渐趋向了哀切。“Petey,只有我能给你幸福,我会让你快乐,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你。让我了结他吧,这世上没有谁比我更有资格了,Petey!”

“不……Mr.Stark,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Peter扯住Stark的手,哽咽恳求着。

“我们总有一个人会杀死对方的。Petey,这就是命运。”

“那么……”

男孩吸了吸气,睁开眼来澄澈如初,眉宇坚毅。

“至少让我来吧,Mr.Stark。我不想欺骗他。”


“你真的愿意杀了他?”

“如果这就是命运,我愿意承受。”


夜里的纽约璀璨如白昼。风吹过来,是深秋的凉意。

Tony Stark没有想到Peter会把他叫起去天台看夜景。这可真是破天荒的。

“那个治疗,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男孩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是停留在Stark身旁,“哦?很好。很好,Mr.Stark。”

“你在看什么?”

“不,没有。”

天空没有两个月亮。荒诞的视线所及却存在两个相同的人影。

“希望这件事过后,我们还能回到以前的安宁。Petey,听着,我很抱歉之前的认定,你已经长大了,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没有一种爱是没意义的。爱会自行慢慢成长起来。Petey,我……”

“Mr.Stark。”

突然被打断的男人一愣,“嗯,怎么了?”

“我很高兴听见你说这些。”

男孩说着,弯起了满是泪水的通红眼眶,转过头抽了抽鼻子。

“我爱你,Mr.Stark。我发誓用我全部的生命爱你。爱到千亿光年尽头的宇宙终结。”

不知道听过几次这段告白的Tony Stark无奈笑了笑,却没有再逃避,也没有再喊“Get out”。他就那样静静站着,笑意攀沿在皱纹的鬓角,风吹过,扬起了他的发梢。

哪怕没有说话,一切也都很美好。

就像心底那朵柔软的梦,又重新鲜活了起来。


Peter上前,深深地抱了抱Stark,鼻尖抽红。

“Mr.Stark。”

“Eh?”

“Good night。”

Stark拍了拍他的背。

“Good night,my boy。”


男孩抬起头,带泪朝他笑了笑,然后往后退了几步,手里不知何时握着把匕首。

“I'm sorry。”

Stark几乎一瞬间就缩起了瞳孔,冰冷的惶然让他毛孔张立无法呼吸。

“不,不,peter,你不能这样,放下它,回来,petey,回来!”

Peter却置若罔闻着,毫不犹豫地将匕首插进胸口,拉过一旁空气便直直向下跌落。就像是划过天空的流星。

飞溅的血花抹染了阴沉云絮。


谁的喊叫回悬在高高的顶楼之上。声嘶力竭的仿佛整个世界破了个大洞。


Peter却再也听不到了,呼啸的风声早已盖过一切。

他在毁灭前吻上了一旁浸泪的男人。

两手紧握着,由瓢泼月色见证不朽誓言。


“现在,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了。”

Mr.Stark。


0:00

砰——


纽约的万家灯火。

从此灭了两盏星。



19.

“Sir,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为了您的健康着想,我建议您先去用食。”

“……”

“Sir,奇异博士拒绝了您的要求,并回复说,时间的秩序谁也不能更改。”

“……”

“Sir,您已经五天没合眼了,再这样下去,您有30%的概率会死亡。”

“……”

“Sir,奇异博士嘱咐您,时间的力量极其强大,你必须保证准备好承受后果。”

“我明白。”

“还有,实体是不能穿透维度的。您只能通过意识形态回到过去。”

“什么意思?”


“恐怕一个空间里仅存的意识才能占据实体,sir。”



20.

来个人救救他吧。谁都好。

他不能没有Tony。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是什么感觉?

就像视线摇晃下水缸里开始翻过肚皮的鱼。

海草似乎挤占了肺部,源源不断往外抽泵着氧气。

而有谁在呼唤着他。声音就像从遥远的云端传来,急切飘渺。


“Peter,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尽管如此,再见你时我仍百感交集。——翁贝托·萨巴



FIN



写了三天,1W3,双重人格脑洞来自今敏,看得走火入魔,其他属于自我构思。设定大概是:误以为tony人格分裂——误以为是两个人——以为是peter人格分裂——其实是回到过去。

Tony的意识寄宿在了peter的身上,他愤恨过去那个怯懦的自己,想要和petey永远在一起的愿望又深深扎根在心底,动手是迟早的命运。

设置了很多细节,比如时间是倒数,感兴趣的可以再看一遍,当然,也有bug啦。

希望你们喜欢。为自己的ooc道歉233

评论(61)
热度(1256)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