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十章/菩提捡到了一只小猴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主题bgm:飞雪玉花


*


唐三藏入梦后便失了意识,如一江秋水顺流逆流,不知朝夕。

须菩提法师又称菩提,原本是山中修道的散仙,有几百年修为,居于方寸山这灵气宝地,吸纳天地灵气,采撷日月精华,临看天地浩荡,终日修身养性。这等仙人,受灵气充沛影响,出落得面容俊秀,身姿不凡。

面冠如玉,眉长入鬓,剑眉凤目,眸色幽邃,笑时如朗月入怀,静时如涛海深波。光是临风一立,便足以夺去人所有心神。


菩提几百年在山中修行,百般无聊,一日突然心头一动,便想着下山去人世游行。他走过万丈软红,宝马雕鞍,香尘满陌,灯火如昼。他也走过山泽春秋,一株扶风柳,一片如诗叶,一道霞虹泉,都是他眼中的天地风月极致。

然后,仿佛冥冥注定般,仿佛被无形的线绳拉扯般……他游山玩水着,终来到了花果山。

来到了,那人面前。


第一次见到那只猴子,他还是个极为年幼的孩子。不通人语,身量小巧,对着体型庞大的黑棕熊睁大了双眼,眸里映满了铺天盖地的恐惧,呼吸挤迫于一处,跌倒在地无处可逃。

“呜呜呜咿咿呀!”小猴不断往后缩,喉中滚落出些许想要威慑却奶声奶气的轻吼。

他不断挥着拳,拳头因柔软蓬松的毛发而显得茸茸可爱,丝毫没有让人心头一颤的凌厉之气。反倒看着有些可笑。

菩提就这样倚在一株桃树下,随手摘了颗桃子吃,一边津津有味吮着汁水,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好戏。

小猴虽看着年幼,却极为聪慧,一边紧瞪着黑棕熊的进攻,一边余光不住四处乱抛,最后眼睛一亮,扑蹭扑蹭地跳上一株树,一路手脚并用地往上爬,身形矫健。

菩提吃了一半桃子,磕着核,眼睛不眨地便牙齿一咬吐了出来,桃核咕噜咕噜顺着地势往下滚,最后砸到一只田鼠头上,吓得它吱吱乱窜,急忙逃走。而始作俑者仍站没站形地倚着树,一双凤眼盯着对面竹林,似是起了兴味,眼神专注。

那小猴窜至树顶后,毛手挠了挠头,然后紧握枝干,身体大力摇动,扑通扑通晃了起来。树叶哗哗落了小半,如同下了场嫩绿的新雨。那黑棕熊步步紧逼,抬起爪子,眼见就要去抓那只小不点儿……

菩提站起身来,却见猴子借着树枝弯曲的形势往空中一弹,跃跳几番后恰好直直落在黑棕熊身上,不偏不倚!

这下黑棕熊抓不住猴子,两手在身上背上乱拍乱抓,除了掉下几根毛发,根本对那聪明过头的顽猴束手无策。这下他气得大吼大叫,两脚在地上用力大跺,震得地差点掀了几番。

猴子却在他背上,揪着他两只耳朵,开心得意地呜呜直叫。两眼弯弯的模样,如春风拂面,让人瞬间就软了心中一角。


菩提盯着那只小猴,半晌才回神。眼看黑棕熊气急败坏地要躺下身摔出那猴儿,他终是从树下走出,右手一抬指尖轻捻便拨了个寒冰术出去,把那熊罴冻成了个大冰块。

猴子被熊皮冻得直哆嗦,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揉了揉沾上尘叶的毛发,抬起眼怔怔看菩提。菩提也就这么脉脉地回瞅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很是诡异。

就在这时,小猴突然张口,“哎哎呀呀哟呜呜”说了一大通,听得菩提云里雾里愣在原地。

他看着那小家伙,慢慢地,勾起唇角放声而笑,眸里溶了一泓清光,如水明澈,荡漾着细细碎碎的笑意。

猴子看菩提不明所以地哈哈大笑,两眼睖睁,然后更加焦急地手脚比划啊呜啊呜叫唤起来。菩提觉着这小家伙着实可爱,就蹲下身,用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

“行了,这熊被我打倒了,你回家去吧。”

他说罢,站起身来,掸了掸衣上灰尘,便提脚往外走去。

不过……

“扑扑簌簌……”

身后好像有什么脚踩枯叶的窸窣声音。


菩提立罢,那声音顿时消失。待他提脚再走,那细微的声音又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钻入耳里。

菩提有些头疼地拍了拍脑袋,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那小家伙。

他转过身来,便见那一身栗黄毛发的小猴两眼睁得圆圆的大大的,有些惶恐又有些害羞和期冀地看着他,身后的尾巴竖立着轻轻一晃,倒勾成一个可爱的弧度。

菩提视线往下移,方才注意到那猴儿手里拿着个水嫩嫩的小桃,看这架势应该是送给他的。

他有些无奈地蹲下身,“你是要送桃子谢我救了你?”

小猴点点头,两眼水汪汪的,明明不是鹿儿,却比那些深树林鹿的眼睛更加清澈明亮,让人看了心头一阵挠痒痒。

菩提咳了声,接过粉桃,拍拍他脑袋,“我收下你的桃子,现在你可以回家了。”

猴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然后战战兢兢地伸出爪掌来,蹭地一声抓住菩提洁白衣角,扑闪扑闪着大眼睛,摇了摇头。

菩提一愣,感情这猴儿是无家可归?

他犹豫着问出口,“你是想跟我一道走?”

猴子连忙点头,小爪子扯了扯他衣角,惹人怜爱。


菩提盯着他寻思了会儿,这猴儿慧根深种,极具灵性,若有心栽培,假以时日定出人头地。可他一个人过惯了,若带这猴子回去,一切还得从头教起……

菩提正权衡着,那猴儿却松了衣角,趁机蹭进他怀里,咿咿呀呀乱叫着,不知又在说什么鸟语。

菩提看他这模样,心头跳了一下,终是无奈把他抱起,“行行行,带你回去总行了吧?”

他把猴儿一手抱在怀里,那猴子却又不乖地蹭蹭蹭跃到他肩上,然后一屁股坐下,屁股左动右动,口中叫得可欢,就像是坐在巨人肩上指挥前进披靡所向的军师。

菩提轻声咕哝了句,“还真是会挑人呐。”

挑了他这么个脾气好,心肠软的好人家。


因为这只猴子的缘故,菩提的游行天下计划不得不暂时中止。他带猴儿回了方寸山三星洞,一昼夜没合眼给他在主屋旁搭了个小屋,不料那猴儿丝毫不领情,咻地一声钻进了他屋里,霸占了他的床,偏偏还两眼眨巴着,神情无辜。

菩提不乐意,蹲下身来对着榻上那占山称大王的猴子,指指地,“下来。”

猴子转过头,和他面对面眼对眼贴得极近,“呜啊呜!”

菩提眼角抽了下,吸了口气,“我说一遍,这是我的床,我的屋,你不睡这儿,你睡别屋。”他花了一天一夜才造出的屋子,哪能这么就平白给浪费了?菩提不甘心。

猴子却还是眨巴眨巴眼,仿似什么都没听白,“嗷嗷呀呜!”

菩提在心里记了一条日后定要把人话给这猴子教会了,不然这日子要过不下去了。

他垂眼闭目,最后睁开眼来时仿若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张口道……

“啊呜咿嗷呀!”


时间仿若静止,猴子瞪着他,他瞪着猴子,一人一猴大眼瞪小眼。

菩提虽觉得脸面丢尽,却还是极力维持着神色,面上一派正经。

猴儿却是噗嗤笑出声来,眉眼弯弯,哈哈哈地滚至床榻一边,然后伸出小手拍了拍床侧,挤眉弄眼地示意菩提躺上来。

菩提这会儿明白了,这猴子精怪得很,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要睡在别屋,只是想和他睡一块,所以率先霸占了这床。


菩提和衣躺了上去,“你是不是想我和你一起睡?”

猴子这会儿躺在一旁,乖乖地一动也不动,只安静地点点头,眸色柔软,像以水代笔写的诗,字里行间都是春风。

“我既捡了你回来,便会对你负责。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弟子,我就是你师父,这话你听不听得明白?”

“嗯咿。”

“你不会说人话,却偏偏听得懂,也很是奇异。自明日起,我会先教你读书习字,日后再教你人伦情理,法术武功,制衡谋略,你可愿意?”

“咿咿咿!”猴儿握紧小拳赶忙点头,开心得不得了,起身在床上蹦跳了几圈,震得这古床嘎吱响。

“别闹。”菩提提起猴儿,把他放回自己身侧,突然想起什么,又支起半身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小猴两眼湿漉漉的,神色有些羞赧,因为他发觉那人的眼神紧盯着自己身下。

菩提哦了声,“原来你是只公猴啊。”

小猴不开心地吼了两声,鼓着两腮瞪着他。

他那么霸气侧漏勇敢无畏击退坏熊,哪里不像一只公猴子啦!

还有这个说要当他师父的人,知道他是公的到底在失望个什么劲?!


两人在方寸山同居同睡的第一夜,小有摩擦却也平和地度了过去。

半夜小猴袒着肚皮,嘴里流着哈喇子,平生来头一次睡得如此安详。

可他突然眉头一皱,感觉肚皮那块有些凉。

小猴用小手摸了摸肚皮,呜……好像睡之前盖在身上那薄薄的玩意儿不在了?

猴子不情不愿地睁开朦胧双眼,发现身旁那人背对着自己,手脚并用地抢走了所有的被子。

“……”

猴子有预感这样下去,他会生病的!于是他忙爬到菩提身上,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拉扯那人手里紧攥的被子,可菩提睡得极死,手中握着的力气也极大,任凭猴子如何拉,被子都一动不动。

猴子最后气馁而又气愤地躺了回去,对着菩提的后脑勺一阵呲牙咧嘴。他对着屋顶想了会儿,突然两眼一亮!


只见他鬼鬼祟祟地起身,蹑着足尖敛着手掌,小心翼翼地钻入了菩提怀里。

猴子蹭了蹭那人温暖的怀抱,舒服地眯起眼角,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

这会儿前有胸膛,后有衾被,他就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受冷啦。

猴子迷迷糊糊想着。


真好。如今他也有个家了。



TBC


日更的我吐血在电脑前,我不想当母猪啊呜呜呜呜

另外,欢迎加入菩提X悟空邪教23333!

评论(9)
热度(50)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