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解读

林奕含的文笔 真真正正是老天爷赏饭吃 做了书摘 又很努力地理解主人公的所思所作 差点自己也搞得精神分裂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既是初恋 那便是有爱的 只不过爱的真假难判 总归不是性侵 也不是强暴

而是诱奸 或者程度更低一点 再常见不过的为爱鼓掌

诱奸这个词很巧妙 发生关系带有自愿成分 事后却又否定了一切 假若男女相爱 分手后女方指责男方诱奸了她 那是否也可成立?用甜言蜜语浸泡着她 让她相信他是爱她的 分手时爱被否定了 于是自愿也被否定了

诱奸从头到尾都是个伪命题 再蓄意设计的性爱 只要女方意识清醒 便总归有些心甘情愿在 只不过事后反悔 不敢承认罢了

故事里的房思琪对李国华从一开始就怀有迷恋与倾慕 文里说“不知道,我们相信一个可以整篇的背长恨歌的人” 所以她见到老师 会笑 会脸红 甚至在对老师羔羊跪乳时 她说的是“我不会” 而不是“我不要”

老师对她来说是文学的具象化 而文学一直是她与世界沟通的渠道 从她和李国华走近开始 老师便是她观察世界反馈世界的万花筒 是她唯一可以信赖的存在与凭证

如果房思琪能够一心一意地相信下去 她或许不会患精神病 也不会疯疯癫癫最后半生被毁

可她终究还是整个的破了 不是因为诱奸 而是她的自我欺骗

她在日记里写:“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这看起来是斯德哥尔摩症 却在文末被伊纹姐姐给予了另一个更合适的称呼——爱失禁

失禁是失去了对括约肌的约束 无法控制肉体 本能凌驾而上 房思琪的爱也是如此 她的内心早已植下了失禁的种子

对乱伦有一种属于语言的最下等的迷恋 可当李国华真的诱奸她时 当她被欲望像气球般膨胀充满时 她所有文学的爱情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闪电的幻想 整个的晞灭了

她越发地感觉老师俗气 理智不止一次地在内心嘲笑和鄙夷 李国华习惯用话语粉碎少女 让女生在话语里感觉长大 然后心悦诚服于他

他说“我在爱情 是怀才不遇” 他形容房思琪是 娇喘微微 不仅是红楼梦 四大名著在他眼里都是这四个字 而清醒且透过文学饱览众生百相的她曾爱上了如此俗不可耐的一个人 并且不得不继续爱下去 这对房思琪来说是崩溃的

从这开始 她分裂了 精神状况江河日下

曾有个事例 讲一位妈妈教导自己的精神病儿子 凶护士 对他人不礼貌是不对的 儿子好不容易接受治疗慢慢好转 却在一次妈妈因为他不肯吃饭而发怒凶他后 再一次地精神失常 彻底治不好了

因为在这个事例里 统一性是失调的 发令者的命令和她自己的所作所为截然相反 这让儿子疑惑 越是思索越是痛苦 最后便走向了爆发般的毁灭

房思琪亦是如此 在她的身体里 本我爱老师 超我不爱老师 处在两者之间的自我不得不做出选择来妥协 来平衡 来保持和谐 于是自我选择了欺骗的爱

房思琪便被这三种心态悬吊于斑驳陆离的世界之中 矛盾让她挣扎 挣扎让她怀疑 如果连文学都不能相信 如果连代表文学的老师都不能相信 那还有什么可以相信?李国华在无形中割断了她与世界 与他人沟通的渠道 想要救赎的她被最好的朋友怡婷说脏 说全身都是内裤的味道 试探着提起时被妈妈教训“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从此 她闭嘴了 不再对任何人提起她和老师的事 缄默得仿佛整个世界都开了静音 并且半自愿的将这不伦关系维持下去

她常说“自己成了自己的赝品”

说“早在她还不是赝品的时候就已经是赝品了”

说“这世界,是房思琪素未谋面的故乡”

说“我早已不是我自己了,那是我对自己的乡愁”

一切都回不去了 真实与虚假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她 割裂着她 最后在对这个世界 对他人 对自我的不相信下 一步步在黑夜里走向了目盲

文里最后 借刘怡婷之口 她说

“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广告上广告牌?姐姐,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

爱不是爱 她不是她 世界不是世界 文学不是文学 老师不是老师 生命不是生命 光不是光

这种表里不如一 这种矛盾与分裂 才是她精神失常的根源 所谓的性侵或诱奸 从来不过是一根让她看清世界的导火线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语录摘抄:

1.运用一个你其实并不懂的词,这根本是犯罪,就像一个人心中没有爱却说我爱你一样。

2.整个高雄港就像是用熨斗来回烫一件蓝衣衫的样子。

3.席上每个人的嘴变成笑声的泉眼,哈字一个个掷到桌上。

4.心里的笑像滚水,不小心在脸上蒸散开来。

5.后来她才知道那是一维在伊纹心里放养了一只名叫“害怕”的小兽,小兽在冲撞伊纹五官的栅栏。那是痛楚的蒙太奇。

6.几口纸箱躺着,比她们两个人看上去更有乡愁,连阳光那像聋哑人的语言,健康的人连感到陌生都不敢承认。

7.思琪的发线笔直如马路,仿佛在上面行驶,会通往人生最恶俗的真谛。

8.那感觉一定就像在流利的生命之演讲里突然忘记一个最简单的词。她知道一定有哪里出错了。从哪一刻开始失以毫厘,以至于如今差以千里。她们平行、肩并肩的人生,思琪在哪里歪斜了。

9.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着天花板起伏像海哭。

10.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红字:为什么是我不会 ?为什么不是我不要?为什么不是你不可以?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整起事件可以化约成这第一幕:他硬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11.扮演好一个期待女儿的爱的父亲。一个偶尔泄露出灵魂的教书匠,一个流浪到人生的中年还等不到理解的语文老师角色。一整面墙的原典标榜他的学间,一面课本标榜孤独,一面小说等于灵魂。

12.他把如此庞大的欲望射进美丽的女孩里面。把整个台式升学主义的惨痛、残酷与不仁射进去,把一个挑灯夜读的夜晚的意志乘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再乘以一个丑女孩要胜过的十几万人,通通射进美丽女孩的里面。壮丽的高潮,史诗的诱奸。伟大的升学主义。

13.她是他混沌的中年一个莹白的希望。先让她粉碎在话话里,中年男生还不懂的词汇之海里,让她在话语里感到长大,再让她的灵魂欺骗她的身体。

14.他喜欢在一个女生面前练习对未来下一个女生的甜言蜜语, 这种永生感很美,而且有一种环保的感觉,甩出去的时候给他的离心力更美

15.英文老师不会明白李国华第一次听说有女生自杀时那歌舞升平的感觉。心里头清平调的海啸。对一个男人最高的恭维就是为他自杀。他懒得想为了他和因为他之间的差别。

16.最终让李国华决心走这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个如此精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大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是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

17.“你们不会想要写我的梦想我的志愿那种题目吧,愈是‘我’的题目,写起来愈不像自己。”伊纹的笑容收起来了,但是迷路的神色搁浅在眉眼上。

18.他的声音喷发出来:“啊,我的老天爷啊。”我的老天爷,多不自然的一句话,像是从英文硬生生翻过来的。像他硬生生把我翻面。

19.他正在洗澡,那声音像坏掉的电视机。他把她折断了扛在肩膀上,捻开她制服上衣一颗颗纽扣,像生日时吹灭一支支蜡烛,他只想许愿却没有愿望,而她整个人熄灭了。

20.伊纹说:“所以说,屎在马尔克斯的作品里,常常可以象征生活中每天都要面对的荒芜感,也就是说,排泄排遗让角色从生活中的荒芜见识到生命的荒芜。”

21.不只是他戳破我的童年,我也可以戳破自己的童年。不只是他要,我也可以要。如果我先把自己丢弃了,那他就不能再丢弃一次。

22.人生不能重来的意思是,早在她还不是赝品的时候就已经是赝品了。意思是人只能一活,却可以常死。

23.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24.她的羞耻心,正是他不知羞耻的快乐的渊薮。射进她幽深的教养里。用力揉她的羞耻心,揉成害羞的形状。

25.她们是一大一小的俄罗斯娃娃,她们都知道,如果一直剖开、 掏下去,掏出最里面、最小的俄罗斯娃娃,会看见娃娃只有小指大,因为它太小,而画笔太粗,面目遂画得草率,哭泣般面目模糊了。

26.“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

27.爱情会豢养它自己,都是爱情让人贪心。“这个叫作乡愁吗?”思琪的声音像一盘冷掉的菜肴,她说:“怡婷,我早已不是我自己了,那是我对自己的乡愁。”

28.这一切,这世界,是房思琪素未谋面的故乡。

29.那年教师节,是从房思琪人生的所有黑夜中舀出最黑的一个夜。想到这里也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老师,既非想念亦非思考,就是横在脑子里。

30.她明白为什么老师从不问她是否爱他,因为当她问他“你爱我吗”的时候,他们都知道她说的是“我爱你”。一切只由他的话话建构起来,这鲨鱼齿一般前仆后继的承诺之大厦啊!

31.她可以看到欲望在老师背后,如一条不肯退化的尾巴。

32.老师嘴里的每一个句号都是让她望进去望见自己的一口井,恨不能投下去。

33.她一心告诉自己,每一个嘬饮小女生的乳的老男人都是站在世界的极点酗饮着永昼的青春,她载去老师们的公寓的小女生其实个个是王子,是她们吻醒了老师的年轻。老师总要有动力上课,不是她牺牲那几个女学生,她是造福其他、广大的学生。这是蔡良思辨之后的道德抉择,这是蔡良的正义。

34.在这个你看我我看你的世界里,所谓的正确不过就是与他人相似而已。

35.不只是把罪恶感说开,罪恶就淡薄一些,老师到头来根本是享受罪恶感。搭讪的路人看她睫毛婉曲地指向天空,没有人看得到她对倒错、错乱、乱伦的爱情,有一种属于语言的最下等的迷恋。她身为一个漂亮的女生,在身为老师的秘密之前。

39.她爱老师,这爱像在黑暗的世界里终于找到一个火,却不能叫外人看到,合掌围起来,又鼓颊吹气揠长它,但是正是老师把世界弄黑的。她身体里的伤口,像一道巨大的崖缝,隔开她和所有其他人。

40.写遗书就太像在演戏了。如果写也只会写一句话:这爱让我好不舒服。

41.想到这里就哭了,眼泪滴在地上,把地板上的灰尘溅开来。连灰尘也非常嫌弃的样子。

42.想到这里笑出声来,笑到睫毛像群起革命一样拥戴她的大眼睛。

43.“那不是钱,那只是我的爱具象化了。”

44.思琪被他压在玻璃窗上,眼前的风景被自己的喘息雾了又睛,晴了又雾。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太阳像颗饱满的蛋黄,快要被刺破了,即将整个地流淌出来,烧伤整个城市。

45.黑夜把五官压在窗上,压出失怙的表情,老师总是关灯直到只剩下小夜灯,关灯的一 瞬间,黑夜立刻伸手游进来,填满了房间。

46.老师从不会说爱她,只有讲电话到最后,他才会说,“我爱你”。于那三个字有一种污烂的怅惘。她知道他说爱是为了挂电话。

47.毛毛先生每天在心里撕日历,像撕死皮一样,每一个见不到你的时都只是从腌渍已久的罐子里再拿出一个,时间不新鲜了。整个蝉叫得像电钻螺丝钉的夏天。

48.两个人都感觉这沉默像在一整本《辞海》里找一片小时候夹进去的小手掌枫叶,厚厚的沉默,翻来覆去的沉默,镶上金边的薄透圣经纸翻页的沉默。

49.生日当然不是一种跨过去就保证长大的魔咒,可是她知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长大了,她的心事就算是喂给一个超级黑洞,黑洞也会打出一串凌乱的饱嗝。更何况,黑洞就在她里面。

50.你的睫毛在挠痒我的心,可是它没有格格笑,它痒得哭了。

51.他全身都睁开了眼睛,吃吃地流泪。只有眼睛没有流泪。

52.书写,就是找回主导权,当我写下来,生活就像一本日记本一样容易放下。伊纹姐姐,我非常想念你,希望你一切都好,希望所有俗套的祝福语都在你身上灵验,希望你万事如意、寿比南山,希望你春满乾坤福满门,希望你生日快乐。

53.她知道最肮脏的不是肮脏,是连肮脏都嫌弃她。她被地狱流放了。

54.她渐渐明白电影与生活最大的不同:电影里接吻了就要结束,而现实生活中,接吻只是个开始。

55.晓奇的表情像是她砸破了自己最珍爱的玻璃杯。而且再珍爱那杯,也不过是便利商店集点的赠品,人人家里有一个。

56.拼凑一颗心比拼凑一滩水还难。

57.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广告上广告牌?姐姐,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

58.其实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人生如衣物,如此容易被剥夺。

59.她确实爱一维,那就像学生时期决定了论文题目就要一心一意做下去一样。

60.你对我就像我对一维一样。这是爱情永不俗滥的层递修辟。

61.日记就像月球从不能看见的背面,她才知道这个世界的烂疮比世界本身还大。

62.爱失禁:人不能以已力控制肉体,也是肉体更占上风的回返。

评论(17)
热度(26)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