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十五章/故人来访惹震怒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


山间岁月不知朝夕。只看着日出日暮,云岫如簪,百峰霞帔。

孙悟空从初时的一只小猴儿,长成了身量修长的小少年。一双杏眼大而明澈,不似女子秋波绵软,却滟滟流彩如琉璃瓶,时常眼角微扬神采奕奕,让人看了就心头一暖如灌春泉。他的头发栗色带金,毛糙蓬松,若不好好打理必然乱杂成一个鸡窝。他小时候,菩提还每每早起都会替他打理,可如今长大了,菩提秉持着男子汉要独立的信条,说什么都要让他学会自己动手。

于是孙悟空早起后,总随便拨拉了下头发,便任性地顶着一两根竖起的呆毛出门练武施法去。

灵台方寸山钟灵毓秀,夺天地造化,其中山林走兽,天上禽鸟无不是有灵气的。孙悟空初长成后,便被不少山中精怪看中,不是软磨硬泡得想与他苟合,便是羞答答地在清露下告白着爱语。

孙悟空彼时心思懵懂,只知回绝,却从未看清自己心底到底是如何作想。

或许正因拥有着,反倒钝化了所有如针如刺的危机感,让人恍惚中妄想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便忽略了一切萌动的情绪。


镇元子来访方寸山那日,山间正一片祥和安宁,绿醒红酣,鸟鸣柳青。

“老弟,为兄来看你了!”

镇元子一身青黄绣金道服,眉眼微肃,颇有股不怒自威的样子,应是久居上位所致。可他一言一行却截然相反的,带有几分狎昵风流的轻薄意味,冲淡了不少正气。

他负手踏祥云落于山巅之上,快步走近,“菩提老弟,为兄这次还带了几颗人参果赠你,你就莫再生为兄的气了!”

他音色粗浑,中气十足,声震行云,惊散了不少枝上栖鸟。这一喊之后,菩提再想闭耳装聋也无法,从屋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个看热闹的孙悟空。

“你来这里做什么?”

菩提神色冷然,全然没有平时的亲和温润,就如远山峦峰上那一点雪,涂抹着寒冻的白意。

镇元子却把一篮小心装好的人参果放于屋外木桌之上,走上前一副哥俩好地拍拍菩提的肩,“菩提,你这性子也着实太小气了,我不就跟你提了几句,值得你气到如今?”

孙悟空在不远处听着他们说话,琢磨着这镇元子究竟是谁,怎么没听师父跟他提起过。


菩提侧身,躲过那人拍上肩的手,声音不咸不淡,“当日你我决斗,情分已尽,不再是兄弟。”

镇元子吊起眉梢,大着嗓子反问了句,“那不是你逼我决斗的吗,哥哥也不愿啊!”

菩提听此皱眉,神色厉然半含厌恶,看着镇元子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俗世草虫。

孙悟空摸着下巴想了会儿,兄弟、决斗……

他两眼一亮,骤然想起许久前有个把师父打得满身是血的家伙,还说是什么友人……

【——师父,里怎么、受桑了?

——和友人比武,一时不慎,输了他去。

——什么旁友,手下一点、不留情?】

那个人莫不是……莫不是就是这家伙?!

孙悟空盯着镇元子瞧,神情转换,板了眉眼,暗恼不喜。


“老弟,合欢双修之法可是秘道,哥哥要不是看你是我兄弟,哪还会把这法子告诉你?”镇元子一嗤,胡子簌簌抖动,“哪想到你一点不领情,拔剑就要和哥哥我决斗!”

“笑话!当日你下药于我,逼着我和那些弟子享受你那破劳什子双修之道,这算哪门子为我着想?!”菩提提起当日之时,犹然带怒,气得身子都颤了几抖,持剑之手紧握,青筋暴突。

当年他受邀去镇元子处小坐,不料那人执意要让他享受什么双修快活,严拒不从后,竟还下药逼迫,行径着实卑劣无耻!

镇元子鼻中喘着粗气,“你那日一剑临风斩还不是把我砍得半死?哥哥还不曾怪罪你呢,你还怪起我来了!我今日好心好意来看你,菩提你便是这么待客的?”

他一拍木桌,把那人参果震得差点从特制的盘里跌落了出去。

如此时凝滞气氛中,众人敏感高悬受不得一点刺激的心。


菩提拔了剑,神色冰冷如山头雪。他抿着唇一语不发,盯着镇元子的神情没有温度。而此时孙悟空却小跑了上来,张开手挡在他身前。

“我师父当日也是被你击得身受重伤,你一言一语都只顾自己,哪还有为人兄长的风范?我们方寸山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

孙悟空对那日菩提受伤之事耿耿于怀已久,如今终日让他遇见这罪魁祸首,争锋相对间眼神如刃气势汹汹。

镇元子上下打量了眼孙悟空,倒是生得一副标致模样,不比他那些弟子差得了多少去。

他笑了笑,打趣着荤段子,“老弟,我说你怎么对我那些弟子毫不动心,原是你早已养了个合心意的小徒弟来双修啊?瞧这扬眉怒目的,够带劲啊!”

菩提听罢,心头巨浪滔天!

他震怒上前,一个掌风将镇元子击退几尺,把孙悟空拉到自己身后,不愿他过多接触这龌龊之事。只是气极间拉扯的手还是抖的,牙齿都震颤不止。

“师徒便是师徒,你当人人都像你这般?!”菩提甩袖振风,双眉倒竖,剑指脖颈,目光迸火凌厉,“仙府之地不容你出言放肆,我的徒弟也还轮不到你来说!今日不管你所来为何,你若再不走,休怪我须菩提手下无情!”

青光剑嗡嗡颤栗着,似是感受到了主人爆发沸滚的情绪。

镇元子暗恼他不留半分情面,却不愿再动起手来,便拂袖凌空怒骂了句,“你这小子真是毫不领情!”

说罢他啐了声,隔空拿过桌上一篮人参果,锦靴一点便呼啸着踏云而去。


空地上卷过了一道风,飏飏飘飖,吹走焦黄落叶,吹走那人脚底声色犬马的红尘,却除不去孙悟空心头蒙蒙晦暗的尘埃。

他从菩提身后走了出来,略显疑惑地问道,“师父,那人为什么说你养我是为了双修?”

菩提气息未稳,摇时头声音犹带沙哑,喘着粗气,似心绪起伏无定。“你别听他乱说,为师待你如何,你清楚得很。”

孙悟空点点头,“我自然知道师父待我只不过是师徒情深,”他顿了顿,眼尾上提眸子不解,“可他说的那些可是真的?师徒和男人也能……”

孙悟空尚未问完,却突然一噤,因为就在那一刹那间,他察觉到周边气息一动,师父旁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冷至冰棺寒冬,凉得让人心慌。

“我叫你别、听、他、胡、言、乱、语,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记,你是把为师的话全都抛到脑后了?”

菩提似是第一次在孙悟空面前这般冰冷含怒,压抑着声音,却还是有不受控的情绪从齿间倾泻而出。


孙悟空喉结一动,知道师父这回是真真切切动怒了。

他不敢多言,做了一揖便匆匆去了后山练术法,剩下菩提一人身姿凛然地站在原地。

剑身直插入地,靠着却并不安稳。

菩提看了看剑身清光上反映着的自己模样,失却了从容,像个被说中心事而原形毕露的笑话。

他闭上眼,静静深呼吸着。周遭风起云涌,流动无息。

待睁开眼时,一切恢复了正常,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只有他自己知道,心头覆盖着的浊气,自反噬以来一日未曾除去过。

汹涌无休。


……

“二师兄,师父脉相更虚弱了,这该如何是好?”

“再等等!若再过三个时辰师父还没醒……我便入梦去寻他们。”

“这都一天一夜了,要醒早该醒了。也不知道大师兄进展如何了……”

……

孙悟空自夜里苏醒后,便直直盯着身旁那人看,眸色幽深。

先前入梦,他受控于这副躯体,不曾自由行动。可如今许是这梦将至尽头,他随意行动的时辰也多了一些。

原先他也想过直接跟菩提道出实情,让他自梦中幡然清醒。可如今他却改变了主意,不愿打草惊蛇,反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妖怪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愿承认的,是这如酒酿的陈年旧梦醉了人。

缱绻着不愿醒。


待那日镇元子来过之后,师徒俩之间的相处没什么异样。不过孙悟空总觉得心头有什么破土而出,似抽着芽长着枝,可又如雾沉沉,看不明晰。

所有隐秘浮动的小心思,如猫咪蜷曲的毛发,掉落积在一个个忽视的日夜角落里。

只是沧海无尽,梦河终绝。


一次又一次的犹疑拖延下,那一天终是到来。


白日里天空也覆着层层厚重阴云,乌暗阴沉,如盖倾斜欲坠,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菩提一整日心跳如鼓,如心口破了个洞漏着风,惶惶不安。

向来平心静气心如止水的他,未曾想到被浊气反噬的他会有这么一天。

他一整天都坐在屋里,面前摆着泛黄的古书,可眼神却无法专注地在上面停留。

四肢百骸无处不窸窣着隐约的痛楚,如蚁咬过,细微也摆脱不得。

孙悟空许是察觉到了些许异样,问了句师父可还好,见他摆摆手,便放下心出门继续练术法了去。许是在他眼中,这个师父一直顶天立地无所不能,教他七十二变赐他筋斗云,通晓古今,中正平和,宽博雄健,举手投足便已是天人风范。

他太无所不能了。以至于让人忘了,无所不能只是去了“所不”,便是“无能”。


到暮夜天沉之时,孙悟空回了屋,却出乎意料没有看见菩提踪影。

他找遍整个山头,也未找着那人踪迹。

“奇怪,方寸山就这么大,师父还能去哪?”

孙悟空挠了挠头,一跃跃至郁郁苍苍的榕树顶,放眼望了望。

依旧是阴沉的天色,依旧是萧萧的凉风,依旧是簌簌的叶声,没什么不同。

可是……

孙悟空竖起耳,努力辨析着,耳尖一动,似是听到了什么奇异声响。

像是……有谁在说话。

他放眼望那方向看去,只见厚密如织的阴沉行云中,竟破开了一道裂缝,透露出些许粼粼金光,似是圣光照拂,临耀大地。

孙悟空呼吸一紧,凌空踏步,往那一处跃去,心头是不明所以的奔跳促急。


这个时候,躯壳里的主人,才如混沌初开,斧劈鸿蒙地忽然想起了这个异象之日——

便是当年菩提离开他消失无影的那天。


原来,便是今天。



TBC

评论(3)
热度(43)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