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十六章/梦魔现身制三藏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


菩提那日心魂不定的,待暮夜之时脑内昏昏沉沉,如万蚁啮噬。他隐约听到外头有人在唤自己,一路踉踉跄跄扶着门出了屋去。

仓惶月色,如死尸的骨头,泛着冰冷的白色。他踏着一地青霜,捂着胸口不知走了多久,只听见有人再唤着自己,“须菩提,到这边来,到这边来……”

那声音太过熟悉,就仿佛铭刻入心中纵横的前世今生。

菩提终至了悬崖边缘,只见金光如天空瞳孔一缝,摇晃着刺得人眼球一痛。

他望着那人的圣身,无法思考地迟疑问道,“佛……祖?”

来人盘坐莲花悬于半空,慈悲悯怀,对着他缓缓点头拈花一笑。

“是我。”

他抬手,周遭空气顿时变了流动方向,将菩提托起送至了如来面前。

“菩提,你身为我座下弟子,却遭浊气反噬,几近成魔,你可自知?”

浊气?成魔?

菩提只觉脑内有雾气浮动,混混沌沌。

他近来的确时常控制不住情绪,心底阴霾沉暗至极,起伏不定。

这是……要入魔了?

“菩提,你受结界浊气反噬,又因那劣徒动了凡心,如今再没有成仙得道的可能。幸得你是我座下弟子,倘回天界恢复真身,仍保仙格仙体。你如今行至此步,可愿意与我回去?”

“我……”菩提抱住头皱紧了眉,口中细语喃喃,“我没动凡心,我还要继续修道……我还能成仙……”

“休再痴心妄想。”如来不知何时,慈悲神情渐渐变得没有温度,“你那除不尽的浊气只是埋下火种,对红尘的百般留恋才是沉疴痼疾!你可承认,你还想陪你那徒弟,再多过个几百年?”

“他还没到出师的时候……”

“这些不过是你的理由和借口,你还想欺骗自己到几时?”如来一顿,收起外溢情绪,和缓而言,“不过你不必自责,这一切都是你那劣徒百般引诱所致,与你无关。”

“他……引诱?”

“对。”菩提缓缓点头,“是他毁了你的成仙之道。”

“是他……毁了我的成仙之道。”

“你恨他。”

“我恨他……”

仿佛一切都被操纵般,思绪凝滞间,他只能呆愣愣地顺着那人的话语去思考,不知神经早已牵线如木偶。

“好孩子,别怕,到我这边来。我们一起回天界,他便再也不能妨碍你了。”如来向他招手,如飘摇的模糊幻影,召唤着执着于修道之途上的那人,无论飞蛾扑火。

菩提看着他,看着那灼目圣耀的清莲金光,明明是他毕生企及之梦,可不知为何此时心底却无半分欣喜,如死水一潭,沉溺了所有涟涟思绪。

他空洞着眼神,拔脚一步步向如来走去。

孙悟空害了他,他恨他。

回到佛祖身边,他就能成仙,再也不会被妨碍了。

可是……不对……

脑内隐隐作痛,似是不愿沉沦的意识在叫嚣着冥冥的真实。


佛祖说的话,不该是这样的。

孙悟空没有引诱他。

他也没有动凡心。

他从不是为了不被妨碍而走,而是为了不妨碍那人才走。

某个角落,仿佛如此呓语着。却被沉沉浊气压制着,盖了过去。

只剩下昏天黑地的雾色暗影。

阴沉幽霾,无声无息。


在走至那人身前之时,虚空中突然裂了一道大缝,旋转着漆黑暗沉的漩涡,外溢着令人窒息的浓郁浊气,几乎要把菩提整个人吸进去。

耳旁隐隐有人在笑着,嚣张猖狂,说着什么“唐三藏你终是心甘情愿落入了我手中!”

菩提不闻不问,神色如凝霜沉滞,眉眼钝迟。

临危那刹,一声破空震喊却是惊散了众人心神,“师父!!!”


只见孙悟空火急火燎地从山崖另一侧赶来,身边凌掠的风呼呼作响。

他怒目瞪眼持剑一抛,直直穿过佛祖金身。

“妖怪,放开我师父!”

“妖怪?”

如来被一箭穿心,伤口却在瞬间愈合。他看着渺小如芥子的孙悟空,不屑提起嘴角一笑,“区区猴妖,胆敢质疑无上世尊?”

孙悟空此时全然清醒,自由操控着躯壳,凌空一跃浮于半空,俯跃向那庞大身躯,眉眼肃肃。

“笑话,老孙我好歹还和如来老儿交过几次手,他的招式套路我都熟悉。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在我面前冒充他?!”

孙悟空没了金箍棒,只能靠拳脚和宝剑和那不知来路的妖怪决斗。他“喝”地一声一拳击去,却如砸至钢铁之上,闷声间差点碎了骨头!

孙武空咬牙,吞下痛哼。红了眼又是一掌拍去,带着凌厉劲道,有劈山裂地之势。

恰在这时,那假如来嗤笑一声,变作须菩提模样,在孙悟空怔愣那刹,提起遮蔽大半天空的手便朝向孙悟空猛地击去。

孙悟空睁大眼,眼睁睁看着那巨手转瞬落下,匆忙转身也逃不过呼啸而来的掌风,被震得摔在了岩石堆上,激起一地碎砾埃尘。

“咳、咳咳!”他抚着胸口,抹去嘴角惨烈烈的半血,衬着清皎月光,脸色苍白得可怕。

假如来负手落于山巅,勾唇恻恻而笑,“这梦境由我一手创造,我便是这梦境的主人!调兵遣将,无中生有,皆随我欲。齐天大圣,你纵入梦,又有何用?你怕是未曾想到自己,也会有这般败于我梦魔手下的一天吧?哈哈哈哈!”

他放肆大笑,笑声尖厉,震得人耳膜鼓动生疼。

而一旁始终一语不发的菩提,早已被浊气所吞噬,双目泛染上阴沉如雾的浓黛墨黑,覆盖了瞳孔眼白,极为骇人。

孙悟空望了他一眼,心间焦急却还得强装镇静。

他咳了咳,支撑着剑站起,“要不是我受制于这副躯体,使不出那百般法术,如今你早已死在我棒下。”

“棒?那敢问堂堂齐天大圣,你的金箍棒去哪了?”梦魔恶劣一笑,手中顿时变幻出一根如意金箍棒,就着沉实的重量一棒朝孙悟空打去!

“砰!——”

孙悟空尚未站稳,被这狠力一棒打得脊背一弯,竟是直直倒了下去。喉间又是涌出一口血,噗地一声散作点点血花,铺洒在黄土之上。

孙悟空看着梦魔得意洋洋地踱着步向自己走近,视线模糊间勾唇缥缈如雾地笑了一笑。

“你笑什么?”

梦魔粗了声音,低沉间含有怒气。

孙悟空没多少力气地向他招招手,额上流下的血丝划过眼角,猩红黏热,刺得发疼。

“我有一件事没跟你说。”

他这般轻轻说着,气若游丝的模样像是卸下盔甲的士兵,手无缚鸡之力。


梦魔自知大势已定,唐三藏为他掌控,孙悟空受限耍不出什么花样被他打得半死,他们再无反攻之机。心下安定,他踩过一地枯枝落叶,咔嚓声中朝单膝跪地满身污血的孙悟空走去。

孙悟空眸底划过精光,招手将梦魔唤至身侧后,始料不及地转身将手中青叶啪地塞入了那人嘴里,捏住下颔瞬间阖上了他的唇齿!

梦魔瞪大双眼,还未问出口他放在他嘴中的究竟是什么,就突然察觉到那片青叶清气暴涨,如腐水滚烫,几乎要把他半身醇厚妖力都给削了去!

“观音那儿摘来的大青叶,如何,仙气滚滚,含着可爽?”孙悟空不顾胸膛里炙热灼烧的疼痛,吐出口中杂血,桀骜一笑,“你大圣爷爷这大半辈子要败只败在如来手下过。败在你的手下?”他强撑着扯起嘴角嗤了嗤,“你还不够格。”


舌头被融了大半,话语不甚利索。

梦魔捂着脸恨恨地剜了孙悟空一眼,这妖猴真是算计多端!

原些见这猴子入了梦来,本想把他们师徒二人一网打尽一同炼化功力。不料却是被这猴狲绝地反击扭转了乾坤。不过,他还有胜算。

梦魔瞥了菩提一眼,拂袖厉声令道,“我暂先回去疗伤,这猴狲就交给你处理。切记要把他折磨得痛不欲生求死不能,最后还给我一个活的就行。”

菩提僵硬地点了点头,神色空洞如失了魂魄。

黑气一涨后,梦魔就咻地一声瞬间消失于眼前。孙悟空半跪在地上,看着菩提一步一脚印地朝自己靠近,神色冰冷而没有情绪。

“师父?”

孙悟空咳了咳,小心翼翼地开口。

当初他想引出幕后凶手不愿打草惊蛇,反倒害唐三藏身陷险境,是他错了。

如今一报还一报,他和师父的恩怨两清了。


菩提却仿若什么都未曾听见,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只有视线里那只不遍体鳞伤再光鲜的猴子,是他所欲求的终极目标。

他一步又一步靠近,捡起枯枝乱丛里那根被变换而出的金箍棒,身边环绕的滚滚浊气似地府寒凉阴气,手中金棒也如哭丧棒勾摄生魂。

孙悟空强撑着站起,知晓眼下形势极不好。“师父,你醒醒,这是梦,我是悟空。孙悟空,你的大徒弟!”

菩提神色裂了一瞬,却又在转瞬间拼合。“你是……我的徒弟。”

“对,我是你的徒儿啊!”

孙悟空眼看着那金箍棒破空向自己打来,逃避不及间闭上眼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击。

“噗!……”遍体青红的他没忍住,喉间一腥了,又是一口血水喷到了地上。

“你碍我成仙,我恨你。”

菩提机械地重复着梦魔曾教给他的话语,扬起金箍棒,又是一棒打下去,这一棒打至孙悟空腿侧,麻布衣裳绽开一道裂缝,白嫩的腿肉上染上了一道深紫颜色。

“我要折磨你至痛不欲生求死不能。”

一语落罢,仿若千山沉寂,层云厚重。

孙悟空看着那人眉眼,虽知晓他只是被梦魔控制,却不知他心底深处是否也是如此作想。

是否也是觉得他是个绊脚石。

是否也是不想再被妨碍而甩下了他回登天界。

是否也是,真如话语所说的……恨着他。

孙悟空闭上眼,四肢百骸的痛楚对身经百战的他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当初你亲口念紧箍咒的痛楚都比这要更销骨锥心几分。”他睁开眼来,啐了一口血水,明明还是稚嫩的少年眉眼,一瞥一语间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狂傲戾气。他勾唇一笑,“你以为凭这几棒就能折磨我?别忘了我是齐天大圣。”

菩提听到紧箍咒一词时,心间动了一下,脑内隐隐作痛。

他捂着头,皱眉盯着孙悟空,却仿佛只是在盯着个不曾相识的陌生人。

视线一瞥间,他捕捉到了他腿间裸/露的肌肤,还有唇角夺人目光的殷红鲜血。

怔了一瞬后,他的呼吸促了一促。

【——你不必自责,这一切都是你那劣徒百般引诱所致,与你无关。】

【——是他毁了你的成仙之道。】

哪怕无法思考,他也只凭直觉就反应到了,对这个桀骜不驯的顽猴劣徒,究竟什么才是最好的折磨手段。


他俯下身,将孙悟空按在石壁上。

然后,低下了头。


TBC


下章有强制的破车。

评论(14)
热度(52)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