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十七章/风月如雾消散去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


月光清凌凌的投洒在那一片荒芜之地上,杂石丛草间皆是颓败气息。

孙悟空被拎起摔在石壁上,青紫后背反射性一缩,口中更是抑不住吃痛闷哼。

菩提却只在他脖间流连,气息温热,明明亲近至极,却无半分旖旎。

“师、师父?!”

孙悟空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推了菩提几把,可疲软的胳膊不剩多少力气,力道如隔靴挠痒,微弱难察。

就算是被控制了,他也不知道菩提究竟是哪根经坏了,居然对他做这种往常避而不及的亲热之事!

他明明向来最修身养性,清心寡欲。怎么会……忽然失控?

菩提却是将孙悟空圈在怀里,抵在石壁上,无视挣扎和抗拒,抚过那人柔腻体肤,掌上老茧摩挲着带来一阵战栗。

少年的身体本就如春日朝阳,柔软而有韧度,带着致命的吸引力。菩提只觉眼前一片漆黑滚烫,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一些隐约景象,比如纹理暗沉的石壁,比如阴森寒凉的槭树,又比如……面前被他撕碎了碍事衣裳无物蔽体的那人。

他盯着他,明明识得分明,却看不透,也想不到一个出口。

他只知道心脏被包裹得几近窒息,隐秘的欲望煎熬着却无处宣泄。

菩提无视那人的挣扎和扭动,单刀直入地握住那人命根所在,犹如把住了最紧要的命脉。

孙悟空的声响顿时噎在喉咙里,犹如夜色山林死一般的静寂。

“师父,你醒醒,你看看我。”

他深呼吸着,哑着嗓子开口,声音如磨过了粗粝。

菩提却不闻不问地,挤进他双腿之间,另一手不带一丝怜爱地摸上他先前被打得青紫的柔嫩腿根,然后,一寸寸往后。

 

http://bulaoge.cn/topic.blg?dmn=xzs&tid=3232934#Content

 

孙悟空在水声作响之间,思绪浮沉,脑内模模糊糊划过了种种景象。

或是他是一只小猴子,菩提牵着他小小的手,暮色霞光里带他跋涉千山万水,道一句 “走,我们回家。”

或是他是个卑不足道的弼马温,对着金蝉子死缠烂打渴望回到念念不忘的从前,却被甩袖震开,只得轻飘飘冷淡如水一句,“我不是你师父。”

又或是。

又或是他降妖除魔护那人平安,跪在地上受了他的责骂,一路夜间风雪相拥一路被当做个替身,到头来换来一句“你不是他。”

孙悟空身子一晃一晃着,如千疮百孔嘎吱作响的木板。

 

他不恨他,真的不恨。

那人毕竟曾经真的待他好过,好到把这日月天地山光水色都送到了他眼前,讨他欢喜。

只不过命运弄人,他始终来迟了一步。

无论是金蝉子……还是唐三藏。

 

如果师父清醒着,他必然不会这般对他。

孙悟空恍惚中想着,毕竟他心里装的可是另外一人,口口声声喊的都是那人名姓。

如此屈于人下之时,师父没有认错他,没有把他当那个小皇帝对待,他是不是该庆幸?

孙悟空想着,想着想着牵扯出了个凉凉的笑。如霜缟冰净的清冷月光。

 

“师父、哈……你记不记得你把我救出时,说了句什么?”

菩提不出意料地沉默着,失了魂般继续动作着,躯体相撞的拍打声不绝。

“你说……今日我还你自由身,来日你自由在我身。”

一语成谶,冥冥注定,这是他们的开始,也是他们的终局。

“师父,你赢了。”

夜色无垠,草木荒凉。

一声渺渺怅惘的轻语消失于幽暗昏沉,如白光乍现刹那的抵死相拥。

 

清浊相交,汇成混沌,消解为茫茫虚无。

谁一声惨叫,谁方然惊醒,谁不言不语。

雾,终于散去了。

 

“嘶……”

床上人捂着隐隐刺痛的双眼,低哼了声。

朱悟能两眼光芒一跃,“好了好了,师父醒过来了!”

他突然一顿,目光在四处搜寻,“大……师兄呢?”

话音落罢刹那,只见一团细微清光从唐三藏眉心里涌出,浮于室内,最后砰然落地,光芒大涨,现形出了孙悟空的模样。

不过他眼下青黑,面色苍白,金发暗淡无光,状况很是不好。

“大师兄,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有没有事?”

朱悟能几何时见过孙悟空这般狼狈模样,惊了一跳忙要扶他起身,却被孙悟空摆摆手推开了。

“我没事、咳咳。”

他说着,瞥了床上的唐三藏一眼,又转了开去。

 

身上没有青紫印记,也没有翻天痛楚,仿若一切未曾发生过,仿若一切只是场梦。

是了,这本是梦。只不过太过真实而又绵长。

他坐下凳子前,反射性揉了揉屁股,愣了愣后松手,面色无异地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盯着床上的唐三藏瞧。

先前许是最后关头他俩气息交汇,解了那人身上的浊气,师父震惊之下一个清醒,方才脱了梦出来。至于那梦魔,被清气净化腐蚀,被梦境破解反噬,元气大伤,不疗养一段日子是不可能了。

孙悟空想及此,眸中跃着怒焰,恨恨地磨了磨牙。

若要再让他碰上,定用那如意金箍棒把那家伙给碾碎了做成粉,再全都倒到粪池里边去!

 

那边唐三藏捂着头徐徐苏醒,从床上支撑着一点点坐起,眨了眨又闭上,转动着眼球努力适应暌违的现实。

脑内如爆炸般剧烈疼痛,又在轰炸之后趋于沉寂的消亡。剩下硝烟废墟和万籁俱静。

梦里的每一帧都仿佛历历在目,却又隔着回首的木窗,归于前尘前生,归于窗外春色三分。

看得见,却再难回去。

 

他摇晃着脑袋,甩去纷杂思绪,干哑着嗓子开口,“我……睡了多久?”

沙悟净帮他倒了杯清茶上来,递于面前。

唐三藏沉睡良久,手乏无力,迟缓而又吃力地接过后,仰头一饮而尽,以解饥渴。

“一天一夜了。”

沙悟净和朱悟能看着他摇摇头,“若不是有大师兄相助,师父不知还要何时才能醒来。”

“相助什么?”

唐三藏没想到梦中几十年,梦外一昼夜。他抬头看着坐在凳上皱眉盯着他瞧的孙悟空,不知想到了什么,心头一跳,缓缓别开了眼去。

“大师兄为了揪出师父昏睡的根源,可是二话不说亲自入了梦去啊!”

唐三藏瞬间两眼睁大呼吸一紧,紧抓着手中滚热瓷杯,对着孙悟空声音低涩,“你入了我的梦?”

孙悟空看着他,两人视线交汇,却并无璀璨火花,只海一般绵延的深沉静默。

他闭口不语好半晌,方才偏过头去,低低嗯了声,模糊而轻微。像隔着雾的花。

“那你、咳咳,你可从梦里看到了什么?”

 

唐三藏问着,心悬一线,手指不由自主地摩挲起茶盏,仿佛传递的热量能予他些许心安。他想抬眼望孙悟空,却又被不知名的情绪深深压制着,收回了眼神若即若离,只些许余光瞥着那人修长的手,仿若瞥见了梦中在石壁上留下抓痕的种种迷离。

孙悟空心底隐隐焦躁着,却把异样情绪投入了井底,加盖封条如沉埋。他想唐三藏大概是不喜和他有什么纠缠瓜葛的,既如此,不如装得糊涂成全那人。

“我……”他深吸一口气,顿了顿道,“我不记得了。”

“谁做梦还会去特地记着梦里发生了什么?”

孙悟空嗤了声,抱臂胸前,脚搁桌上,一副忘得干干净净的模样。

 

唐三藏想及梦境最后他如火燃烧却又似流星覆灭的眼神,顿了片刻,不知是成全还是逃避地点了点头,“好巧,我也是。”

轻轻巧巧一句我也是,便撇干净了梦中恩怨纠缠所有。

 

仿若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本就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TBC


欧凯,强制车发动完毕。

评论(9)
热度(64)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