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一章/本是九重天上莲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搭配BGM:白首


*


先说唐三藏那边,他起初与莲九重赶着路,到底不过肉体凡胎,跑了两里路就使得他们气喘吁吁,汗湿衣襟。

唐三藏抬袖抹了抹湿漉漉的额角,口舌大张着,喘气不止。

这时莲九重却转过头来,直直盯着唐三藏瞧,递过巾帕,“三藏哥哥,你可觉得有些累?”

唐三藏点点头,接过巾帕擦了擦汗,“无论如何,得赶着先去救悟能和悟净他们。”

莲九重听此,咧嘴一笑,伸出舌尖一舔嘴角,舌色鲜红如沾染血沫,“救?你一个凡人怎么救?”

唐三藏心头一跳,隐隐觉得莲九重有些怪异,却说不上来。

那一刻他被冥冥的危险感所攫获,不由后退了几步。

莲九重却是笑盈盈地继续逼近,原先翠绿水色的纱裙在她那诡怪神色的映衬下,也显得如同浓稠黏腻的湖绿水浆,缠裹勒紧了砰砰急跳的心脏。“三藏哥哥,不如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唐三藏强自镇下心来,平定呼吸努力装作面色无异。他右手指尖偷偷拈了个法术,无人发现间,一只透明的蝴蝶扑闪着翅膀消失于空中,不知飞向了何方。

“你把你交给我。我替你去救他们,如何?”

莲九重俯下身伸出手,循循善诱声音动人,似含魔力掌控着他摇摆不动的心神。

唐三藏看着近在咫尺欲扶他起身的那只手,眸光渐渐涣散,“交……给你?”

他低沉着迟疑了声音。

莲九重嘻嘻地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后无尽黑暗就在瞬间涌进了他视线,意识堡垒也如流沙般迅速崩溃。

唐三藏昏过去的最后那刹,仿佛看到残阳血色苍木寒草的荒凉背景下,一张血盆大口阴恻着沉沉声音——

“只是须借你这堪比灵丹妙药的长生不老肉一用啊!”

……

幸好,他还留了一步后路。


……

有些冷。

像有水渗入了皮肤,又钻进了骨髓。

唐三藏迷迷糊糊想着。

浑身皮肤似是都被泡得软皱皱的,他这是……在哪?

唐三藏觉得意识仿佛都粘成了一团,贴在他沉重的眼皮上,睁开都要劈山的力气。

“你醒了?”

耳旁似有温软女声,如清水般明净澄澈,飘进他耳里却让人浑身一颤。

“我……我这是……在哪……”

他强撑着力气说出一句话,却于瞬间疲软,差点被沉沉虚无再次吞没意识。

“你呀,你在缚夷日府中的池子里哩!”莲九重笑嘻嘻的,“我最喜欢这池子里的水了,清清净净的,改日还得感谢小夷日把我带回家种在这池子里。你呢,你泡得可舒服?”

唐三藏想到当日于缚夷日府中一瞥而过,那儿的池水的确是清澈得异常,原来……是莲九重鸠占鹊巢的缘故?

看来从他们甫一进国起,这妖怪就盯上了他这块长生肉啊。

“我知道你有许多问题想问,三藏哥哥。”

莲九重原本还温软笑着,可唐三藏蓦地感觉气氛不对,阴风一阵时那人似乎瞬间敛了笑意起了杀气。

“真是扫兴啊,本想把你泡软了再吃,没想到你那些好徒儿已寻上门来了。”

莲九重遗憾摇头,随即一声哗啦出水,整个人似被春水浸泡得鲜活明妍,被那滟滟眼波一望都快被勾魂去。


“你这妖怪,快放了我师父!”

听道那熟悉声音,唐三藏心间一跳。那般无畏恣肆的声音……除了悟空再没有他人。

看来寻踪蝶生效了。唐三藏咬紧牙关,“咯吱”响地努力睁开粘滞的眼皮,如一点点地抬起厚重井盖,直到无尽夜色铺天盖地闯进视线汹涌而来。

他眨了眨眼,好半晌才适应了沉沉天色,还有那凄清府中的人与物。

来人一身锁子黄金甲,头上别凤羽稚翎,脚踏如意长锦靴,手执如意金箍棒,琥珀瞳孔凛冽含威。“好一个妖怪,我们差点都被你骗了过去!”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着,似含恼怒。也是,他自诩火眼金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却被眼前这么个小姑娘给骗了去,如何不是个奇耻大辱?!

莲九重眨眼捂嘴笑,“你这话倒是说错了,悟空哥哥。我乃天地清气所化,只是个莲精,何来妖怪之说?”

孙悟空拂袖一振,“我可当不起你这声哥哥。”他抬头,轻哼一嗤,“不错,你身上无半分浊气,可你杀食人心,比起妖魔岂不是更可怖几分?”

莲九重顿了一刹,抬头望了黄袍怪一眼,却又飘悠悠地转了开去。

“我也不想,可被逼绝路,别无他法。”


黄袍怪盯着她,明明处于众矢之的,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他记忆里的小女孩,从来爱哭爱闹,而不是这般,眼神坚定却陌生得让人不相识。

“小莲,你莫再执迷不悟。我不需要你牺牲至此。”

他说着,轻晃着摇了摇头,“我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

“想办法?”莲九重厉声反问,“除了把内丹献出去,你还有什么法子?除了吸食人心,你根本就束手无策!”

“我也曾是堂堂天君,怎能堕落到杀人为继的地步?”

黄袍怪从来坚持着他那古怪而又执拗的骄傲,不愿放下底线一步。

“是,你是天君,你不能堕落。”莲九重点着头,声音一半凄涩,“所以你不愿杀,我来替你杀。我把唐三藏替你捉来了,百花羞救治有望,难道你不开心?!”

她说着,猛地弹出长袖,身上那翠绿裙子也瞬间抽丝般浮至空中,汇集成厚实飘带,砰地一声向众人袭去,风声劲劲,划破中空。

孙悟空不慌不忙地提起金箍棒就打,这世上还没有他这如意棒打不碎的玩意儿!

却不料,那飘带似是有灵性的,遇到那攻势凛厉生风虎虎的如意棒,不后退反而上前迎了上去,用柔软的绸缎包裹起了金箍棒,彻底把进攻化为了无形!

孙悟空睁大两眼,不可置信,“你!”

莲九重轻笑一声,猛的一扯,将那裹着金箍棒的飘带扯了回来,握于掌中。

“大圣,如今你的棒在我手中,你该如何阻挠我?”

孙悟空一怒,两眼里似燃起了腾腾火焰,连黄金甲的颜色也亮丽了几分,似凤凰涅槃燃破暗夜长空。

“可你真以为自己赢了?”他沉实说着,盯着莲九重却忽而一笑,似是不屑似是轻嗤,“别忘了,我从来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说罢,他双脚自浮空落地,朗声一喊道,“二师弟,三师弟,得手了就回来吧!”

莲九重心下一惊,这时才突然醒悟到什么。她急急转过身去,却见原本被她变小置于清池里的唐三藏不知何时被朱悟能和沙悟净给捞了出来,解去术法的霎时恢复了原形。


她气极,恼怒跺脚转向黄袍怪道,“大哥,他们欺人太甚,你得帮我!”

那黄袍怪却仿佛置身事外般毫不动情,“你一错再错,罪恶滔天,如今他们是在救你,让你别再错下去。”

莲九重听此,仿佛被刺激到,瞳孔紧缩。

她”咯林林“地冷笑着,牙齿打颤不止。“犯错?罪恶滔天?你当我是为了谁?”

她说着,声音刹那尖厉,凄零零地划破暗色天空,惊起一群栖枝的寒鸦。

“这几年我跟在你身边,不嫌你外貌,也不嫌你身份,替你铲平一切障碍,为你拿来你要的一切。不够吗?”她直盯着黄袍怪,双唇翕张声音发颤,步步逼近,脚下似沉千钧,每一步都拉扯着人堕向深渊万劫不复。

“你喜欢百花羞,好,我替你抢来。你要盖个气派的洞府,好,我当掉所有,给你购置家居。百花羞重病缠身命悬一线,好,你不愿杀人,我替你杀,你不愿吸人精气,我替你吸!”

她凄凄一笑,眸色充红如泛血雾,眸中泪珠摇摇欲坠,“你恨不得奉出内丹为她去死,我对你何尝不是如此?我这一生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你,沾的血染的罪恶也都是为了你,你到头来,却反过来嫌我不干净?!”


话语落罢,寒风瑟瑟,在这昏沉暗夜里呼啸着闯进每人蒙昧的心头里。

孙悟空右眉一抬,眸色却依旧沉沉,小脸板紧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袍怪看着莲九重扭曲面容,耳膜被那声声质问冲击得生疼,神色一点点碎裂。

从前她只说,“我是自愿付出的,不是为了你。大哥,别自责。”

如今她却半哭半笑,明晰言语如锋刃直达心脏,“我是为了你,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

利剑划破了所有伪装逃避的自我安慰和虚无假象。如同挑破软趴趴的皮球。

可他记忆里的小莲,明明也曾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干净美好如晨间初露,大地初光。

会拉着他的手,软糯撒娇,“大哥,大哥,快帮我打果子吃!”

会为了帮他抑住妖性作怪的吃人欲望,费尽心力叉来几条鱼,“大哥,吃鱼鱼,吃鱼鱼不饿。”

还会在他受伤时嗒嗒掉着眼泪为他疗伤,在他烦躁时跳什么小鸡舞逗他解闷,凡此种种,历历在目。

黄袍怪也忘了,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人成了如今这般杀人不眨眼的模样。她明明曾经最怕血,最怕死亡,最怕天地间不洁的一切。

可如今,她却舍了集纳日月灵气修仙成道之途,反而红着双眼一路踏过业火使尽心机做世人眼中的凶残妖魔。


“黄袍怪,百花羞气数已到,再无时日好活!唐三藏是你我最后的机会,你还要拦我?”

她吸了口气,质问着。

黄袍怪别开眼去,没敢看她,“缚夷日一家被你所杀,你吸的精气还不够吗?”

莲九重哑然,“你觉得他们一家是我所杀?”

“难道不是?”

黄袍怪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嗜杀的怪物,言语间无形透露疏离。


“你知道缚夷日曾在我化为原形时救过我,我绝不会恩将仇报。”

“那是当初的你……谁知道,”黄袍怪敛下青黑的眼,顿了顿,“如今的你是不是还会心慈手软?”

莲九重一怔,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在那人心间的形象早已碎裂得一干二净,崩坏成如此不堪模样。

笑话。

简直是笑话。

她凉凉笑着,笑意似泪流了一脸。

她自以为付出便能入那人眼,入那人心,可如今才知,只会被视为眼中钉,心上刺。


这半世蹉跎,马不停蹄地追逐。

可莲九重突然有些累了。

这一生于她而言,不过是场轰轰烈烈的闹剧。

她爱错了一个人,也行错了许多事。如同走错了第一步,于是一步一步刀山火海日暮穷途地错下去。直至全然倾覆。


莲九重回头看了眼与她保持距离的孙悟空师徒,又看了眼面前仿若千万山水相隔的黄袍怪,摇头自嘲间,褪去了一身鲜红戾气。

“不管你信不信,我虽然杀过几户人家,也想杀唐三藏,但我没有杀我的恩人。”

她一字一顿说着,“缚夷日灵气极重,落月部寻此子已久,杀害他全家的也正是那群人。我藏起他,从来不是想害他,而是为了不让落月部的人发现他。”

莲九重顿了顿,双手上托身体浮空,盈盈间不知为何,身上竟流转出了些许青蓝光芒,点点莹光将她瞬间包裹,似结了一颗光茧。

“我叫莲九重,指的就是九重天上的莲花。当年你将我从池中捧起赠予百花羞,却不知道自那时起我便喜欢你,从奎木狼喜欢到了黄袍怪,直直喜欢了五百年。无论贵贱,无论俊丑。”

光芒一点点膨胀,明耀如白日,笼罩着盖过了那道轻柔如风的声音。

“大哥,对不起。除了这颗心,我再没什么可为你付出的了。”

他想救百花羞,却不愿她杀人。舍出内丹,要么他死,要么她死。

莲九重想,她付出了小半辈子。

最后还是以付出……完满地结束吧。


她闭上眼,清光大涨间彻底吞没了她的身影,耀耀地几近刺瞎人眼。而当茫茫白光一点点如雾散去后,浮在空中的却不再是那副有血有肉的躯体,而是一颗碧绿如水的内丹。

黄袍怪怔怔地看着那枚内丹,却一点点抬起手抚上心口,不明白其中汹涌疼痛砰砰直撞想找个出口的心绪到底是何。

他哑着嗓子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什么都好。

可风声沉湮,叶声沉湮,天地沉湮,吞没了所有滚在喉咙里的呜咽声息。


他颤巍着握住那光滑如珠的内丹,那一刹脑海里却蓦地划过他们人界初见的场景。

“我叫莲九重,大哥哥,你瞧我可觉得眼熟?”

“借过。”

“不借不借。哎,大哥哥你别走啊!……”

烟尘往事终是散去。

他就那样坐在地上,不知为何,直直流下了泪。


TBC


感觉小莲就是悟空的缩影……

评论(6)
热度(56)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