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二十二章/苍山谣曲沉夜色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搭配BGM:白首


*


黄袍怪拾了内丹回到洞府后,一路心不在焉神情恍惚。

缚夷日在屋中替他照看着百花羞,见他回来了赶忙让到一旁,绷紧身体看着这面貌丑陋身形庞大的妖怪踏进屋来,震得地都颤巍巍嘎吱响。

百花羞久缠病榻,原本如花妍丽的面容惨白而又憔悴,脸骨突出,下巴瘦削如刀锥。以往乌黑秀丽的长发也毫无光泽,随意地搭在两侧,散乱而毫无美感。那一双暗淡无光的眸子有气无力地瞥了他一眼,眸中神情淡漠疏离,随即又转开头去。没有多问什么。

孙悟空抱着双臂,看那黄袍怪坐在妇人身侧,握着柔若无骨的手,声音虽含惘然,却极尽轻柔。“浑家,你有救了。”

百花羞默然半晌,开口的声音带着丝沙哑,“我的身子我知道。”

这两日她动不动就昏沉一整天,其余清醒时候也时常疲软无力,连只手都抬不起。

油灯将尽,夜色无垠。或许便是这种感觉。

黄袍怪摇了摇头,沉声有力,“我会救好你的。”

“是你救我,还是小莲救我?”她轻笑着嗤了声,“虽说我只是、咳咳!……只是个妇人,可我也知道,妖精的修为与性命一般重要。”

她抬头望着那土色暗黄的天花板,目光逐渐涣散开去。

“算了吧,夫君。”

她回首自己这一生,从没什么欢喜之事,一生囚禁于这阴暗洞府之中,日日煎熬,反倒是生不如死。

“你就放过我。让我解脱,好不好?”

百花羞呆滞着眼神转过头去,看着黄袍怪,眉目低垂,声音轻微,如散微尘。

黄袍怪攥紧了拳头,神情压抑似强忍着什么。

他一直知道,知道自己的夫人从未爱过他,也从未想过一生一世陪在他身边。

这一切不过是他的奢想和妄求。

他把她抢来,使劲手段囚在他身边,生儿育女同床共枕。于他而言是黄粱好梦,于她而言许是毕生噩梦。

可哪怕横亘爱憎,他也不愿经受别离。

比起求不得……

他更愿意放不下。


黄袍怪深吸一口气,终是从怀里颤着拿出了那枚碧绿内丹,如同那人盈盈浅笑时摇摆如水的翠裙。


“你当真要用这……来救她?”一旁倚着墙的孙悟空,迟疑着出口问了他句。

【——大哥,对不起。除了这颗心,我再没什么可为你付出的了。】

莲九重的最后一句话涌进脑海,黄袍怪没有回答。

木已成舟,他愿不愿又有什么用?

喉间堵堵的,黄袍怪拧着眉头压下百般思绪,站起身双唇紧抿地施法托起那枚内丹,手腕一转,那内丹便凌空转了一圈,朝床上那人投射下莹莹的淡绿光芒,笼罩其中。

他硬下心肠,眉目坚毅,嘴中开始念念有词,手腕转动的速度更是快了些,指尖上下跳动,最后沉气瞪大眼猛地“喝”了声,将内丹里的力量全部倾泻出来灌注入百花羞的身躯里。

“……唔!”百花羞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觉得全身四肢百骸都被如水的力量袭涌着,不由睁大了双眸,口中发出几声微弱呻/吟。

她背脊上挺,整个人成了弓形,而半空中那枚内丹在黄袍怪的指引下,慢慢往下,靠近了百花羞接近心脏的地方。

百花羞似是感应到什么,瞳中现出隐隐的恐惧,口中隐隐呢喃着“不”!

却在刹那,被那清光彻底攫获失了声。


瞳孔睁至最大的那刻,正是内丹进入她体内与她的心脏合二为一的时候。

百花羞身躯颤抖着,面容隐隐扭曲。空气中的气流似乎也转变了方向,气氛随着逐渐沉落下来的寂静,一点点地变得凝滞。

众人几乎是摒住呼吸地盯着百花羞,目睹她身上如同神迹的变化。


灰败苍白的肌肤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如雪柔腻,乌发也恢复了秀泽润色,唇色更是由青白一点点变得饱满粉嫩如三月桃夭。

就如几近凋落的残花幸得春风吹拂,又重现了娇艳生机。


待百花羞缓缓睁开眼来时,黄袍怪看着她,向来波澜不起的眸子里难得浮现了激动的情绪。

“浑家,浑家……你好了……你终是好了……”

他紧紧抱住百花羞,半哭半笑地重复念着,仿佛一心想的只剩这句话。

起死回生夫妻长聚。

这看起来,似乎是再完满不过的大团圆结局。

局外人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两人的长相厮守。

故事就该终结于这一刻。


可是——

有什么却如镜碎裂了。

百花羞撇开头去,推开了他。


黄袍怪僵立着,伸出的两只粗手似无处安放,就那样楞楞地摆在身前。

“浑家?”

一句问话在喉间百转千回,尾声带着不解的颤音。

百花羞默然着眉眼,不知究竟该如何对待他。她的仇人,她的夫君。如今……还是她的恩人。

“我累了,想歇息会儿。”

百花羞轻轻淡淡状似疲惫地开了口,没敢看黄袍怪的眼。

到头来,她只能吐露出如此干瘪一语,来掩饰自己的逃避和抗拒。


黄袍怪怔了刹,随即反应过来,后退一步低低道了声好,“浑家你安心休息,我先招呼客人出去。”

哪怕心间落了场静默风雪,对着那人,他也只剩百依百顺的温柔。


黄袍怪转身掀了帘子走出去,神色看似无异,只些许暗淡。

他看了眼同出的孙悟空等人,顿了顿道,“天色已晚,诸位不如在这歇息一夜吧?”

唐三藏听此,双掌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那贫僧就在此先谢过了。”

黄袍怪眸色模糊了一刹,声音低了下去,“小莲差点害了你,我这个做大哥的自然要代她补偿。”

唐三藏静静地看着他,佛家总言一叶障目红尘蒙心,他只觉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人往往看得透他人,看不透自己。

唐三藏握着佛珠,开口相问,“你……要不要和贫僧一道,为小莲姑娘超度?”


……超度?

尘归尘……土归土?

黄袍怪怔怔的,抬头看了眼栏杆外悬于中天的淡月孤星,却仿佛透过层层厚重如云的记忆,看到了少女一人坐于廊上翘着脚丫子哼着曲的画面。

那是如月光般缥缈朦胧的旋律。没有堂鼓,没有管弦,却偏偏执拗得钻进耳来,让人再难忘却。

“施主?”

唐三藏又问了句,黄袍怪一个惊醒,神色恍惚。他自嘲一笑问,“我一个妖怪,也可替人超度?”

唐三藏摇摇头,“一切众生本来成佛,无谓六界神魔鬼怪。心净则明,心诚则灵。只要有心,便可超度。”

黄袍怪看着他,眸间隐现亮光,终是慢慢点了点头。


二人往庭院慢慢走远。孙悟空看了眼他们,转过头去打了个哈欠,不知在轻声嘟哝些什么。

正待他抬脚打算回房时,不料却被一旁缚夷日拉了拉衣角。“哥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些事?”

孙悟空一愣,顿下了脚步。

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强撑着睁大疲惫双眼,眸底似乎静静躺着一道执拗而又苍凉的光。

孙悟空看着他,想起莲九重说过的那些话,心头不由动了动。

“你要问什么?”

“你是不是见了那位姑娘?她怎么说?”缚夷日身量只及孙悟空胸口高,咬着唇神情挣扎,似是想要知道真相,却又害怕知晓。“她为什么关着我,杀我全家的人又到底是谁……她,说了吗?”

孙悟空想了半晌,没有回答,反而蹲下身坐在长廊上,拍了拍身旁空位,“坐。”

缚夷日掀起衣摆,坐在他身旁。

“你对你的身世知道多少?”

“爹娘只是普通的经商之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从很远的地方迁居至此。”

“那你可知你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迁到此处?”

缚夷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孙悟空轻笑了笑,“既然不知道就该去弄个明白。谜团都是从一开始的芝麻小点开始,越滚越大的。”

缚夷日半知半解的,“你是说……要从我的部落寻根究源?”

孙悟空颔首,“老孙我啊,觉着她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相,毕竟她也是局外人是不是?所以你要想知道,这一切还是自己找寻为好。”

缚夷日正色着点点头,“多谢哥哥,夷日明白了!”说罢他又迟疑着顿了顿,“可那……那个姑娘呢?她为何要关着我?”

孙悟空托着下巴,“她啊……她说你被人追捕,关着你是为了救你。”

“可无缘无故的,她为什么要救我?”缚夷日不解,毕竟他从小受父母教导,商性入骨,相信的从来是各自为主利益至上。

“凡人有一句话,叫滴水之恩定要涌泉相报。你救过她,所以她也反过来保你一命。”

“我和她素昧平生,不曾相识!哪来相救之说?”

孙悟空默然半晌。

“你没救过人,那可曾救过一朵莲?”

缚夷日一听,呆愣在原地,神情僵硬。

“我……我昔日离家出走……的确曾在街角,看到过一朵躺在地上将近干枯的莲花……”

他双手抱头,喃喃自语着,舌头几近打结。

“后来我把它带回府中,放于清池供以生养。原来那朵莲……竟就是她?”


孙悟空抬起头,看着廊外那一片黛墨夜空霜缟冰净,冷月清寒断云微度。

“是啊。”

他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就是这般奇妙。又或者说——无常。

有些缘你怎么求都求不到,可有些却总在无意中落至身边,等到错过才发觉也曾遇过。

“那她如今在哪?”

“……”

孙悟空敛着眼,沉寂好久后,才开了口,“她散得一干二净。”


留下的一颗心,也被当作救命稻草消失于无形。


缚夷日浑身一颤,闭上了嘴,噤声不语。

两人就这样眺望着远山寒色四峰沉烟,默默无话。


阒寂之时,不知怎么旁院传来了一阵粗浑而又格外寂冷的哼声,飘过隔墙,似是有人在低吟着千回百转的旋律。

极尽愁肠百结,也极尽求而不得。

孙悟空两耳一动,怔怔着,抬头却见朦胧夜色中,唐三藏正踱着步往他这边走来,如同飘渺云雾。

他赶了缚夷日回房歇息,起身问道,“那可是……黄袍怪在哼曲?”

唐三藏走至他身边,点了点头,目光空远。

“他说莲九重最喜欢这首曲子,哼这支曲送她上路,她或许能安心些。”

他转头,见孙悟空神色异样,不由开口一问,“怎么了?”


孙悟空竖耳听着那曲,摇了摇头,垂下眼没说话。

僻静的长廊里,他不由自主低着声,一点点地随着旋律哼起了这首曲,压抑幽茫,又如遥遥月色孤冷凄清。

两院隔着一墙,吟声却和鸣到了一处,如清皎月华飘飘荡荡,凌于中空流成长河。余音浩长,不绝如缕。

一时寒蝉凄切,虫声蛩鸣。


唐三藏盯着孙悟空被月色照映得半明半暗的面庞,眸里神色沉沉浮浮。

待一曲了罢,他开口相问,“你怎么也会唱?”

“你不记得……这首曲在天界曾被广为传唱?”

唐三藏摇了摇头,心头莫名有些堵,不知为何。


孙悟空望向他的琥珀眸子如同覆着薄烬,尽是看不透的隐隐之色。

他说,“这曲唤苍山谣,也是有词的。”


那一霎,栏外有不知来处的风呜咽萧冷而来,呼啸着刮过他们身侧。

两人几乎同时转过了头,撞进视线的却都是暗沉夜色,寥廓无垠。


有人于茫茫中低唱着。

“山有木兮木有枝,我悦君兮君不知。几回魂梦生萧索,相见何如不见时。”


夜风终过。

那归于沉湮的长吟声响,就仿佛是对身旁人所语。



TBC

评论(4)
热度(46)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