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三十章/大头鱼怪述往事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我谢汉三又回来啦!


*


缚夷日说出那鱼怪不是河妖而是河神时,众人神色各异。

朱悟能率先反应过来直直摇头,“怎么可能,哪有神仙要害人命的?瞧他长成这模样,不是妖怪才有问题啊!”

那鱼怪人身也并未丑到哪里去,面冠如玉,挺鼻薄唇,看着也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只不过,在他耳旁脸侧露出了些许鱼鳍鳞片,看着半妖半人,反而显得不伦不类。

那缚夷日也不说清原因,只讷讷着,“我记得我们家里就曾摆过这人的画像,日夜上香叩拜……我爹娘说,他就是我们部落的河神,守护了我们村子好几百年……”

孙悟空转眼瞧那鱼怪,抱着双臂开口出声,“喂,你叫什么名字?”

鱼怪失血过多难以动弹,几乎只剩下瞥眼回话的气力。他看了孙悟空一眼,目光深幽没什么情绪,一瞥后他便沉默地转开眼去,口舌缄默不答。

孙悟空啧了声,这人已然落败还如此傲气,就不怕激怒他们?

不过还真是有些……他当年的脾气。

孙悟空游了过去,拎起那人的衣领,半掐着脖子道,“河面突然破冰突然结冰都是你搞的鬼吧?快把这冰都化了,否则小心你这条小命。”

鱼怪被他晃得咳了咳,面色惨白地自嘲笑了笑,“我不做你们会灭口,我做了你们还不是一样会灭口?”

孙悟空抬眉异样地瞧了他一眼,可还不待他答什么,唐三藏却双掌合十地插口道,“阿弥陀佛,我们这一路降妖除魔,为的并不是取妖性命,而是教他们向善,自祛浊气。这才是‘降妖除魔’的真正含义。”他顿了顿,“施主若愿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便不再是邪妄妖魔,我等也不用舞刀弄枪来除你了。”

那鱼怪听罢,不知为何竟是身体一颤,两眼充血般妖红,看来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呵……向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们口口声声教人向善,恐怕为的只不过是教人向佛吧?”他冷声一嗤,双拳握紧,“难不成在你们眼里,信佛便是善,不信佛便是不善?说得仁慈,可到底不过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理!”

唐三藏听罢,面色一沉却并未动怒。

倒是那孙悟空,嘴唇微张面色怔怔,看向鱼怪的神情多了几分深究之意。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唐三藏转身朝着汹涌无尽幽晦沉沉的河水,负手玉立如苍暗之间的一抔朗月,声低而有力,“佛家教人回头,教人放下,却从不强迫。苦海是行是回,屠刀是提是落,全看你们自己选择。佛……也从来不是逼出来的。”

他们行善布施,为的是让人自行向佛,而不是逼人成佛。

说得好听点,能劝多少是多少,说得难听点,佛就在这里,爱不爱皈依随你。

唐三藏拂袖一挥,摇头声音清冷,“悟空,把他带上去吧。”

孙悟空点头以应,转身看着那像石头般不言不语的鱼怪,扛起他后哗的一声往上游,几个蹬腿便划开凌凌水波到达了冰面之下。

他从耳后掏出金箍棒,试着拿它敲了敲,可冰面如磐石般纹丝不动,很是厚实。

他转头拿棒子戳了戳鱼怪的腰,“哎,你把这冰层给打开。”

那鱼怪颤了下,抬头微恼地瞪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后偏过头去竟是装作不理。

孙悟空睁大眼,他想他可能知道为什么当年那么多人说他讨打了。

“我知道你可能不怕死。”他想了想,计上心头,眯眼笑笑,“不过看你那么厌佛,你信不信我们出去以后到处宣扬通天河那大头鱼怪是佛家中人,日夜诵读佛经,开口闭口都是佛理?”

这话听来本没什么,可那鱼怪竟是猛地一蹬,挣扎起来,看着很是激动。

他瞧着孙悟空,咬牙切齿狠狠道,“你这人太阴,一点都没有佛家人的样子!”

孙悟空倒不在意。他瞥了那边唐三藏一眼,淡淡道,“比起某人,还算好了。”

他其实从未把自己当作佛门之徒,也本不想受那清规戒条束缚。

可那人望他皈依,他便也做出副皈依的样子。

毕竟这一路他为的,不过是护那人取经,放下心中执念。到时候功德成就,或许也便是他俩分道扬镳之时。

各走各的阳关路,各渡各的独木桥。他成他的佛,他过他的逍遥日子。

孙悟空敛下眼,不再想更多。

很多时候命运弄人。他们如今也不过走一步是一步罢了。


“……怎样,你到底化不化冰?”

他深吸一口气,挑眉看向鱼怪。

那鱼怪咬着唇,双目如同能喷出火来。“我化,化还不行吗!”

反正左右已是一场死局,这冰河的庇护再也无用。也省得那群出家人到处宣扬,败坏他的名声!

只见鱼怪恨恨地伸出手触及冰底,口中念着口诀,目色一变后神色绷紧,施尽全力大喝了声。而那掌中光束也在瞬间深入冰理自内碎开,一眨眼间便融了开去消失无形。

底下朱悟能叫眼睛一亮,叫喊着,“哎呀冰破了,快,快上去!”他拉着缚夷日手脚并划地向上游去,浮出水面后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感叹道,“终于能从那破地方出来了,一直在下面黑不溜秋的,老朱我这盛世美颜真是没有用武之地啊!”

孙悟空听罢两眼上翻,抬手便给了他一个栗子,“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你说大话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朱悟能一顿,随即恶作剧似的,捏起嗓子朝他盈盈一笑抛了个媚眼,“大师兄,我说的这不是实话嘛~”

孙悟空拂了拂一身的鸡皮疙瘩,甩甩头没再理他,扛着鱼怪便往对岸边游去。

那对岸的白龙马见冰化了,便翻作真身也扑腾着水花游了过来。

待众人全部抵达岸边后,天色已然近暮,薄辉晕染。


此时,缚夷日正在河滩上目不转睛地找寻回村的痕迹,那边孙悟空拍拍虚弱至极的鱼怪的脸,“哎,你可别昏过去,我们还有话要问你。”

鱼怪无力地瞪了他一眼,“我变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们?”

朱悟能收拾着行李嗤笑一声,“那还不是你先害我们?不过说起来……”他犹疑着瞧了那人一眼,“你害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鱼怪的目光落在唐三藏身上,倏而转了开去。

“自然是为了长生不老肉。”

“就这个?”

孙悟空皱着眉头似是不信。

那鱼怪凉凉呛了回去,“难不成我还是为了特地被你们抓住送死来?”

朱悟能摇头啧啧而叹,“瞧你这伶牙俐齿的,可真有大师兄当年的风范。”

说罢,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轻晃着脑袋低笑了笑。

“不过……终归还是有些不一样啊……”

他的声音很低,最后一句几乎是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喃喃自语。

不料那唐三藏偏生耳尖,眼皮一跳转过头来盯着他看,“……你们当年认识?”

“何止认识。”朱悟能起了坏心,挑眉挤眼,“我和大师兄那会儿可是好得勾肩搭背啊!”

唐三藏吸了口气,没再说话。

他对孙悟空的往事所知甚少,只知他曾闹过东海,闹过地府,闹过天宫,是个极其难驯的主。

却不料他这几个徒弟……原来也是前尘认识的。


就在这时,河滩上的缚夷日忽然大声喊了起来,不住扬手,“我找着了,我找着了,你们快来看!”

众人互望一眼,纷纷走了过去。

“你们看天上,那是不是月亮?”

缚夷日朝着霞光铺叠的落日天空一指,神色隐隐激动,“咱们部落叫落月,意思就是月亮落下的时候。现在天还没黑透,但你们瞧那月亮隐隐约约的,看起来是不是刚好落在山巅之上?”

唐三藏眯着眼向远方遥遥一望,半黄半暗的天空上月亮隐淡如轻纱,可朦朦胧胧看着,确实是刚好落在他们一二里外的高山之上。

缚夷日屏住呼吸,“就是那儿了……跟着月亮挂山的方向走,便是我们的村子……”

他说着,几乎是魔怔般痴痴往那方向拔腿而去。

孙悟空瞧了瞧那处,神色微动扛起鱼怪跟了上去。


路上。

“哎,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

受了伤施了法,又被颠簸了大半路接近半死的鱼怪沉默着。最后极为简洁地吐露出口。

“我没有名字。”

孙悟空一愣,没想到是因为这样,这妖怪才不愿说名字。

“那你真身是什么?”

鱼怪沉又默了一会儿,“……金鱼。”

一旁跟他们并肩走的朱悟能听此,噗嗤笑了出来,“金鱼?!不是吧,我还第一次瞧见你这样灰不溜秋还大得跟山一样的金鱼啊!”

鱼怪恼了,两眉倒竖,“妖各有志,就不允许我特立独行?”

“好个有志。”寡言少语的沙悟净此时居然也应了话,点点头,“你觉悟超俗,其实本可不必靠害人为生。”

鱼怪脸色苍白却仍神情桀骜,他不屑说道,“我就喜欢害人,不可吗?”

众人一滞,倒没想到这妖怪戾气居然这般重,只为杀人而杀人,似是仇恨深重。


“那大头鱼,缚夷日说你是他们的河神,这是怎么回事?”

孙悟空直觉敏锐,隐隐觉得这河冰封万里,妖怪兴风作浪,部落行踪渐失这几件事,定然有着些许不为人知的关系。

鱼怪听到“大头鱼”这名字,偏淡的眉毛猛地一皱。只是如今他身为手下败将,也再没什么威风可以使。他瘪瘪嘴抬头,瞧了眼走在他们前面的缚夷日,“我一开始就觉得这小子灵气充沛,很是熟悉,没想到还真是落月部中人。”

那边唐三藏听此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渐渐凝重。

“早些年我为逃脱追捕,特意下界来寻了个隐蔽处,咳咳……”鱼怪被扛着难受,不由咳了几声,“你就不能走得平稳些吗?”

“那你找别人扛去,我还嫌手酸呢。”

不料唐三藏这时转过头来,伸出手道,“不如让我来吧。”

没等鱼怪回答,孙悟空却是直直甩头鼓着腮帮喊了声,“不行!”

“哦?”

唐三藏偏头盯着他一笑。

“……师父你体弱,还是算了。”孙悟空没敢看他,转过眼低声应答。

“谁跟你说我的体弱?”唐三藏没想到自己在那人眼中如此羸弱不堪,看来是时候要重振师风了。他挑起眉梢,“我不比妖怪大力,可凡人中也是屈指可数的。”

说罢,他从孙悟空肩头接过那鱼怪,不知使了什么法术,一转眼把那妖怪变小,然后藏进了腰间小囊里去。“就算体弱,为师至少也知道智取,而非仅凭蛮力。”

孙悟空哑然,扭了扭脖子没说话。

他没有告诉唐三藏,这世上只有老谋深算没有拳脚功夫,其实也从来存活不下去。


只见被缩小的鱼怪窸窸窣窣地从唐三藏的袋子里爬出了半个身子,看着面前这骤然变大数百倍的世界,神情瞧着很是稀奇。

他隐隐看见不远处出现了部落的些许轮廓,想起方才未完的话,拍拍脑袋继续说了下去。

“我刚刚说哪了?对,后来我找到了通天河,赶走了老河神,占山称大王过得很是逍遥快活。只是偏偏那如意日子没过多久,恼人的事就来了。这河两边啊,常有两个部落为了争夺水源打得不可开交。笑话,我的河能让他们占了去?天天洗衣服泡脚玩鸳鸯浴,我这安生日子还要不要过了?”鱼怪说起这话时,右眉一挑,看着仍是有恼,“我所幸就把河面冻了,一来阻绝气息好不被人发现行踪,二来也省得那两个部落打来打去吵得我耳根子直嗡嗡。后来,终于有一个部落走了,我以为我终于能歇息会儿了,没想到……”

他摇了摇头,颇是咬牙切齿,“哪想到剩下的部落不愿放弃我这水源,硬是留在原处想把这条河的冰给砸开去,天天乒呤乓啷一阵闹响!到最后,我火气上头,干脆便使了个阴计。”


“我说,我是河神,要喝水是不是?把你们村子里的童男童女献上来,我给你们水喝,还能保你们长生不老。”

鱼怪瞥头瞧了敛紧眉头的唐三藏一眼,目光凉得冻缩进人心里去,“你猜怎么着?”

他嗤嗤笑了笑,眸里隐隐解恨的痴狂。


“居然还真有人把孩子献给我,就为了求那长生不老水喝!”


TBC

评论(4)
热度(49)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