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冷cp雷达器/杂食动物/日常爆肝

【转载】陈深个人向——有借有还

在群里被微微推荐的,踩点踩的特别好,加上是waiting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歌,不要脸地来推荐给你们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868559/


看完又想陈怼了。

【毕深】Aurora欧若拉【一发完】【超长】

深夜搭配BGM:Bittersweet【搭配使用,风味更佳】


——我来这,是想找一个人。

——天寒地冻的,你想找谁?

——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告诉你。


《Aurora》


挪威的森林里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可无论迷失还是相逢,遥立在山雾尽头的依旧是困于森林的死亡。

只不过,迷失是一个人死,相逢是两个人一起死。

相逢换来的,不过是些许安慰。再无其他。


十月冻原,寒意逼人。

挪威。

这个血液中涌动着凛厉,被称为世界尽头冷酷仙境的北境之国。

连呼吸都快结冰。


“我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老婆置气...

【毕深】Lamento•发情期(下)【久违的车】

OOC和湿答答属于我

发情期 01   发情期02


上车打卡哟

上面那个点不开点我


毕忠良把陈深搂在怀里,看着那人通红湿透的脸颊,看着一地散乱的衣裳,看着窗外电线杆上叽叽喳喳的麻雀。

他想,他不说话,他捂着他眼,这样他的小赤佬,会不会好受点?

暮色昏沉,毕忠良一直睁着眼睛。

他睁着眼睛,看太阳终于从地平线上消失,看黑暗翻涌着窜进窗台,看时间滴滴答答在寂静里苟延残喘,却不敢闭上眼睡去。


毕竟第二天,他再无法如此彻底地拥有陈深。

再无法在一个深夜里,疲惫却赤诚地抱着这个人。

让他神魂颠倒不辨是非,沉沦旧年不问因果的故人。


烟销云灭,漏尽露深...

【毕深,all深待定】Lamento•发情期 01 【想开车】

我谢汉三又回来了!

BGM:Temple of Soul


发情期来临的那天,所有的公猫都会暴躁不安,特别是在76号这个母猫居少雄性气息铺天盖地蔓延恰似精神病所的行动处里。

陈深坐在自己办公室中,尾巴躁动不安地摇来摇去。他翘着二郎腿翻阅报纸,不时心浮气躁地抬起手腕,看了那只精致又不失奢华的腕表一眼,似在煎熬地等待时间流逝。

这只表,是当年他们在上海这个浑水潭里摸金捞钱时,毕忠良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自然,在之后那无数个鲜血躲闪不及扑溅上眼睫的日子里,凭着性命相许的交情,他没少收到过毕忠良的礼物。

皮带,腕表,西服,以往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璀璨绚丽如灯上明珠辉煌闪烁的一切,在被靡丽泡沫浸...

【毕深REPO】《作祟》刊本评测

先放图:


【封面哑膜,一切ok】


【明信片珠光,一切ok】

【内页,字号行距页边距还行,页眉可能会去掉标志,问问你们想法。因为标题页的页眉我去不掉,有些段落与页眉过近的话,看起来不太美观。】



【背面,右下角有有个毕深的标志,有点想去掉,觉得有些丑_(:3」∠)_你们觉得嘞?】


图就放到这里了。

总体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正文里一些排版、错别字我可能会有所遗漏,如果到时候眼尖的小天使看到了,别介意>v<

因为问题不大,双十一会结束预售,不会拖延。

接着印刷需要几天时间,发货也需要几天时间。

希望大家耐心等待哦!


Plus,有什么建议也可以跟我提!...


【毕深】Young and Beautiful【视频出炉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29684/


感谢上回大家踊跃的点梗,有些歌我很喜欢,然而还是先做了young and beautifu,小天使们下次可以继续再点!

【毕深】视频点梗点歌

写了好久的文,太累了,想休息。
不过似乎都没点过梗,这里给视频召集个梗吧,歌也行。
没人点的话我就安心备考噜😊

【双毕深】荼蘼06终章(Two Me)【完结】

荼蘼01  荼蘼02  荼蘼03 荼蘼04  荼蘼05

BGM:李香兰


*


始料未及的意外发生之时,陈深和毕忠良正在吃晚饭。

木桌上放着简单几碗菜,不过小碟里难得地装了一小碗肉干。

曾经他们过惯了大鱼大肉的奢华生活,可而今这般也没什么不好。

毕忠良夹住一块肉,淡笑问陈深,“怎么想到买肉?”

陈深撇头,“反正我还藏着一箱小金条,这点肉还是买得起的。”

“你以前吞并公款中饱私囊啊?”

“都是从你那‘劫富济贫’来的。”

毕忠良笑着低低斥了声,“小赤佬。”

“老毕,这一口一个小赤佬的,你喊熟溜了啊?”...

【双毕深】荼蘼05(Two Me)【两个老毕】

下章完结。

荼蘼01  荼蘼02   03

BGM:李香兰


*


延安在毕忠良记忆里,似乎一直都是风沙漫天。

不过,再波涛骇浪也总有风平浪静,再碎石乱走黄烟浩浩也偶有微风和煦晴日艳照的时候。

和暖的热意让所有平日面相凶狠的恶狗都闭上了眼慵懒地躺在院里,一双眼半阖未阖,懒懒地看着行经的路人。

毕忠良爱在这种时候提着几壶好酒,和陈深一同搬出条够两人坐的椅子,在院里晒着太阳。

时光温和,岁月安稳。没有战火,没有硝烟,没有胆战惊心,没有焦土连绵。

毕忠良想,哪怕没有家财万贯,他想要的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陈深接过他手中的酒,斜睨...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