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藏空/三空】《我和师父那些事》第十一章/人间盛世共你我

本文cp主藏空/三空,不拆不逆,有前世今生!

人物ooc,又作又虐,有不少架空,主要为作者满足此冷cp炕戏所写,不喜者勿进!

最后,绿江小傲娇一定要我写首发晋江。

主题bgm:飞雪玉花


*


“来,跟着为师念,师、父。”

菩提对着纸上笔墨蘸染的二字,努力耐心教导着冥顽不化的小猴。

“噢、哟。”

小猴怪异地发出两声,末了还抬起眼,偷偷瞧菩提反应。

菩提苦恼地揉了揉额,这小家伙怎么教都学不会说人话,不是咿咿呀呀就是呜呜啊啊,无论他教多少次也没用。

“你是还想像昨日那样饿肚子吗?”

菩提装作冷了眉眼的样子,神情没有温度。

小猴想起昨日饿肚子的苦楚,急忙护住肚腹,咿哟咿哟地摇了摇头。

菩提叹了口气,拍了下小猴的头,喃喃道,“你这呆子……”


小猴不乐意地瘪起嘴,他才不是呆子呢,他是山里最通人性的猴子,很聪明的!

看着菩提有些丧气的模样,猴子犹豫了下,还是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两只小手抱住他的脖子,爬到他怀里扑通乱蹭,嘴里奶声奶气地唤着,讨着瞧卖着乖。

菩提本想厉声喝他下来,可不知为何,看着那猴儿两眼直勾勾盯着自己瞧的模样,他就软了心肠,再也狠不下心责骂。

他一直信奉的是男子汉不能娇惯要严厉教导的信条,昨日也是因这猴儿没好好学字,把他关旁屋关了一夜。可不知为何,一直恪守的信条每每遇到这猴子,就被打碎得一干二净。只因听到旁屋呜呜的叫唤,就没能忍住去送了饭,只因那猴向他撒娇卖乖,就再也不忍严厉训话。

冤家。菩提想着。这徒弟,可真是他的小冤家。

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他从来不知道这只聪慧的小猴子从来不是学不会话,而只是……想在他身边再待得长些。

所以最好永远像个孩子,永远被他抱在怀里,永远无忧无虑生活下去。

可是妄想之所以是妄想,就在于它终会被打破。

小猴子那日原本在屋中开开心心地撬开盖头吃着罐中桃子,却不料听到屋外一声砰然动静。他两耳竖起,摇动了动。小心翼翼地打开屋门一条缝,他才发现菩提倒在地上满身是血不省人事。

小猴吓得两眼愣圆,急忙扔下手中桃子快跑过去,口中呜呜哭喊着,两手摇晃着菩提双肩。

可菩提就那样紧闭着眼,一动也不动。

猴子被惊吓得泪流不止,喊声中带上了哭腔,支离破碎,神色焦急无助。

在那辽阔的无人之境,在血泊满地中,他终是唤出了平生识得的第一个名字。

“师、师父!……”

师父。


他一声又一声地喊着,期待那人会醒来,摸摸他的脑袋,如往常般春风一笑。

可菩提没有睁眼。没有听到他的任何呼唤。

猴子最后终是站了起来,拉着菩提的一只手,用尽全身力气青筋暴起地将他往房里拖。拖了一路血迹。

待把菩提拖至床上后,小猴抹抹额上的汗,替他打了水敷了白巾上了药包扎了伤口。

“师父、会好的……师父……会好的……”

他就这么托着腮喃喃着睡了过去。

梦里犹是那人白衣执笔,眸眼含光,笑望向他,声音温柔。

“徒儿,跟着为师念,‘师父’。”


师父。

猴子脑袋一晃从酣梦中惊醒了过来,瞧见床上的菩提已然睁开了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他终于吐出了口长气,吊在嗓子口的心终于松了下去。

“师父,里总算醒了!呜……”

他说着,眼里泛上雾气,喉间滚动着些许患得患失的哭腔。

菩提喃喃着,“我还以为我昨日听岔了……原来你真的会说话了。”

猴子没有解释更多,只抹抹眼角的泪,小心翼翼地爬进他怀里,寻了个姿势蜷曲着。

“师父,里怎么、受桑了?”

菩提觉得那猴子的尾巴挠得他心口着实痒痒,便伸出手捉了上去,一把抓住。

“和友人比武,一时不慎,输了他去。”

小猴察觉到菩提的手正一下又一下地顺着他尾上的毛,不由眯了眼舒服地享受着,口中却仍是有些气愤不解地问着,“什么旁友,手下一点、不留情?!”

菩提垂了眉眼,看着身上正在自动愈合的伤口,笑着摇摇头,“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我和他不会再有来往,你也不必担心。”

猴儿呜了声,趴在菩提胸膛,轻轻说着。

“师父,里要快些、好起来。里快些好起来……然后再教窝读书写字……”

再教他法术武功,教他能教的一切。

直到他有能力和师父并肩,有能力保护他的那一天。


傻徒弟,只有师父保护弟子的道理,哪能让弟子反过来保护师父?

窝、窝不管!窝要保护师父,打跑那些欺负师父的坏人,再也、不让师父受桑!


那时的猴子没有料到,这一世他赶不上时间的飞奔急逝,没来得及护菩提。山山水水转遍后,倒是护了那人的来生九九八十一难,十万八千里长路。

仿佛是冥冥中,应了前尘的诺。


自小猴子乖乖配合学习后,两人进度一日千里。菩提惊叹于他的灵性,每每学完后会给他不少奖励,要么是些小食,要么就是睡前故事。一人一猴的生活过得也甚是滋味。

待猴子把人话学得差不多后,菩提想着,是时候给他取名了。

那日他负手于山巅之上,收入眼底的是群山苍秀,绿波浩荡,梅鹤松竹,云岫如雾。

“山不在高,有仙则明。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他一时兴起,吟了一二诗句,突然脑内灵光一现,转过身去兴致勃勃地问道,“你既是猴狲,我为你取姓孙,取名悟空可好?孙悟空三字,乃望你历遍狲、悟、空三阶段,止于至善,达三清妙法大道之境。届时你就可与为师一般,不生不灭,自然随化,与地同寿,与天同齐,明心明性……”

他洋洋洒洒,自得于自己的取名技术,却忽视了那人一刹的怔怔眼神。

仿若什么波澜都未曾起,仿若一切都按已撰写好的剧本注定上演着,猴子没有异样地跪了下去,磕了十二响头,“弟子谢师父赠名!悟空今后定潜心修行,不负师父所望,与师父并肩匹敌!”

那时的他还只是个孩子,那时的菩提也还温柔含笑意。


“带我去人界?真的?!”

孙悟空知道菩提打算带他下界时,激动得一屁股从木椅上跳了起来,恢复回了毛发蓬松的猴身,尾巴立得高高的。

菩提捧着手中的书,伸手打了下他的脑袋,“继续练字,别停。”

孙悟空委屈地呜了声,提笔蘸墨,端正了姿势,又于纸上信笔游走,落着如山河大川锦绣万里的诗文辞句。

文章是大地之山水,山水是案上之文章。古砚内敛,雅墨沉香。

孙悟空偷偷瞧眼看菩提,“师父,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呀?”

菩提说他字句诗话已习得差不多,下一步就该学一些世俗礼法,人情伦理。

“你虽说人话,通人性,但要做‘人’,光懂这些是不够的。”

菩提每每摇头对他说,“要做个人,你便还得去凡间游历一遭。有一颗凡人心,方才能真正算得上人。”

孙悟空很是不解,“可师父你教我这么多,不就是让我修仙吗?何必让我做个人呢?”

菩提哑然,最后只摸了摸他的头,“未成人,难成仙。”

孙悟空虽半知半解,却还是点头听从。

那时候的他以为师父让他先当人再成仙,是因为三千历遍婆娑看透后,更易清心寡欲上善若水。

可很久以后,当他大闹灵霄宝殿,当他被压在五指山下,当他真的看透了很多,他才发现——

凡人和神仙的共同处,只有道貌岸然的伪装和自私自利的欲念。


说及眼下,菩提带着孙悟空行风踏云,入了下界,再次继续他当年因某人而中途断绝的行游计划。

人界正值太平盛世,灯火连昼,长街不眠。红灯笼于夜里高高挂起在家家户户门口,微弱的光芒群聚一处,便汇成了虚无飘渺而又温柔璀璨的光河,无言之中与星光点点媲美并肩。

孙悟空不知他们来的是何处,人间又是何时。待他和菩提刚一落脚时,便被汹涌的人潮给淹没。夜市之中人群拥挤,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翻过一阵阵喧嚷如潮的欢声笑语。孙悟空绷直身体努力保持着人形,一手紧握住菩提的右手,确保他俩不被人山人海给冲散。

菩提眼里映着花火万千,起了兴致,“原来是人间花灯节啊。”

“花灯节?那是什么?”孙悟空紧跟在菩提身侧,抬头问男人。

“就是人间夫妻团聚,男女互表心意的日子。”菩提带着笑意瞥了瞥孙悟空,“不过你年岁还小,这节日注定与你无关了。”

孙悟空鼓起腮帮,他很聪慧早熟的好不好!他撇过头,却于转眼间被街旁的商摊夺去了所有心神。

他睁大眼,看着那一个个或是娉婷绯丽手持圆扇美目盼兮的仕女,又或是握持诗书儒帽高冠意气风扬的学士,还有凶神恶煞各形各状的精灵鬼怪,握着菩提的手渐渐浸出了轻薄的汗。

菩提捏了捏他由原本肉垫变成的柔软掌心,笑问,“你喜欢?”

孙悟空只顾着看,顿了许久,方从嗓子里飘出软糯的一声“嗯……”


菩提看着这个身量不及他一半高的孩子,想起自把他带回方寸山后,每日除了学书练字,便是习武行法,从没有什么闲暇和其他孩子一般去游耍玩闹。

他摸着下巴,想了想,便走上前去,清了清嗓子问那摊贩道,“老板,一个敢问多少钱?”

许是今夜的节日太过盛大热闹,摊贩的脸被天空绽放的花火映得红彤彤的,声音也不住上扬,带着喜气,“十文钱一盏,客官喜欢什么图案呀?”

菩提转头问孙悟空,“你喜欢哪个?嗯?”

孙悟空被他那低沉的尾声给烧红了耳朵,他抬起手,在一众花灯中犹疑,最终还是停留在了一盏绘有姣美贵妇的花灯身上。

菩提付了钱,看着孙悟空提着的那盏河灯,目光幽深难测,“你不会是喜欢这类女子吧?”

孙悟空原本盯着手中河灯眼睛不眨喜爱万千,听了这话却像是燃了尾巴烫了手,吓得差点一跳而起。

他摆手嗫嚅着,“才、才没有!我只是……”

菩提俯下身凑近了瞧他,明澈的眸里似流转着点点星光,又似如墨夜空燃了千万盛烈烟火。

“只是什么?”

孙悟空怔怔瞧他,四周的浩荡花火仿似成了恢弘背景,明亮艳丽,而又失了音,彼此间只剩呼吸。

当那灿烈如火的烟花自天空拖着绚丽尾巴摇坠而下时,他方才惊醒了过来,别过红脸去。

“只是……觉得她很像娘。”

这话一出,菩提倒是沉默了一瞬。


他也曾听孙悟空说过自己无父无母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事,原本以为这孩子自小习惯了没有双亲,也不会再去想这种事。却不料……他终究还是耿耿于怀心底挂念着。

菩提看了下商街旁一楼院前立着许多如花似玉的女子,还有些许姣美华丽的妇人,不由眼前一亮!

他拉起孙悟空的手拔腿上前,口中兴致盎然地说道,“走,为师带你去体会下母亲的温暖!”

孙悟空愣愣地任他拉着,总觉得手心滚烫得灼人。


背后是流光溢彩的盛世妆面,身前是温香软玉的巧笑倩兮。

他们就像这世间最普通的两人。多好。



TBC


我要去洗澡啦!0v0

啾啾表白小猴子

评论(6)
热度(50)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