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舒

有天我和朋友下象棋,他把我的帅吃掉了,于是,我帅死了。
现蹲cp:
all胡【主凯歌、东歌相关】
all草【主霆峰、毕深相关】
all空【主藏空】
保证HE!绝不BE!(才怪!)

【魄魄微rps】第一次系列之接吻(一发完,小甜饼)

微RPS,圈地自萌。


-第一次系列之接吻-


*

谁没有个第一次呢?

第一次穿上喜欢的碎花连衣裙,第一次和喜欢的人在林荫下骑车慢行,第一次吃到甜腻得仿佛全世界都变成草莓味蛋筒的冰淇淋,还有……第一次撞进,第一次这么喜欢的人怀里。

鬼鬼睁眼看着被她不小心扑倒后脸颊以光速蹭红两眼乱瞟呼吸困难的白,愣了愣不由眉眼弯弯咧嘴一笑,白白也太可爱了吧?他是以为她要亲他喔?

“起……起来了!”

白白红着耳根推了推鬼鬼,难得话语结巴,样子有几分无措。

鬼鬼郑重地盯着他,那眼神专注得让白白怀疑自己脸上点了芝麻。可女孩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白白,我们来么么哒吧!”

“啊?哈?!”

白白以为自己听岔了,挤眉弄眼不可置信的神情有几分滑稽。他伸手在沙发上急急找着眼镜,却被鬼鬼一把按住,耳旁是那人特意放大的声音——

“白、白!我、们、来、么、么、哒、啦!”

白白这会儿终于一字一句听得清晰,脸蛋红得像冒了蒸汽,连那人捧着自己面庞的手都是亿万分的滚烫灼人。握也不是,推也不是,触手可及皆是心都能烧成灰的沸腾熔浆,一片燥热。

“你、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鬼鬼眨眨眼,连表情也像有了演技,每一寸都是恰到好处的控诉与委屈,“我们在一起以后还没有么么哒过唉……”

白白呼吸一窒,挠了挠头发,“现在是大白天……不、不太好吧?”

“这次又没有摄像机,胆小鬼!”

被媳妇一嫌弃,白白当即挺直了腰杆,甚有底气地一吼,“我怎么胆小了我!”

男人第一不能说不行,第二不能说胆小。关系到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白白决不允许自己被媳妇瞧不起。


鬼鬼见激将成功,笑嘻嘻地看着他,伸出手作要抱抱状,“那我们快来么么哒!”

白白躁动着,却又迟疑着。

不是他不想亲他的鬼啊!

可作为一个感情经历极其寡淡空白的男性,他从一开始与鬼鬼在一起时,就深切担心自己拙劣的吻技会被媳妇嘲笑。

说得好听点是青涩,说得不好听就是蹩脚。

所以好几次情至深处欲至浓处,他都不得不在关键时刻生生停下,咬牙忍住,然后回头查资料做笔记好好学习——他们白家的男人,从不认输!接吻当然也要接得万里挑一!

鬼鬼见他犹豫,嘟起嘴不开心地质问道,“你说了你只和我么么哒的!这么不愿意,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不爱我了外面有人了?!”

白白忙求饶,“小祖宗,你一个我都受不住,哪还找得了别人?” 

“嚄,你开始嫌弃我了哦?”

求生欲极强的白白立马意识到错误,将鬼鬼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无比真挚,“怎么会,你开挖掘机我都爱你。”

鬼鬼:“……”

她抽回手来,“你的手好凉,不要碰我。”

那鼓起腮帮的模样看着像是有些生气。


白白顿了顿,认真严肃道,“但我的心是火热的。”

天知道他这个不会撩妹更别提安慰别人的怼王是怎么顺溜地把这情话说出口的。

鬼鬼听了果然没能憋住笑,绷了许久的脸一瞬破功噗哈哈笑出声,“白白,我感觉没有的我的话你真的要注孤生了唉。”

白白趁机把媳妇抱进怀里,以防走路都能摔了的那家伙笑得东倒西歪到时候又倒到地上,无奈点点头,“对对对,所以我们鬼小姐,你可是拯救了世界的超级大英雄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么说着,他却心想,他才不会注孤生呢。遇见喜欢的人,他拼其所有都会用力抓紧。不然还称什么“白四爷”?


被哄得快没脾气的鬼鬼很努力地找回架势,哼哼嘲笑他,“拯救你算什么拯救全世界啊!”

可话音未完,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张放大至极近的脸。

男人低下头,温热的吻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落上了唇瓣,将所有百转情意都传渡于齿间,喉结一动声音低哑。


“你拯救的是我的全世界啊……傻瓜。”


鬼鬼一愣,反应过来后笑意盈盈,眉眼唇间都像沾了春日蜂蜜,甜软得不像话。

谁说他们白不会讨女孩子欢心呀?

她搂上那人的脖颈,吧唧一声又亲了上去,晃了晃身子两眼亮光闪着得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白白脸红得像煮熟的鸡蛋,却还是没忍住地又亲了亲女孩唇角,和她磨着鼻子。


“尽情多多指教。”


余生都交给你一人指教。

我的无价之宝。



FIN


小剧场:

仙梦昆仑结束后,白白从背后抱住鬼鬼,将头搁在她肩上,神色幽幽。

“你刚刚怎么不亲下去啊……”

“白白,有摄像机,录着唉!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白白吗???”

白白:“……”

可怜纯情小处男,尝了甜头变流氓。


(太忙,只能码短篇,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第一次(哔——),偏日常向)

评论(3)
热度(95)

© 谢子舒 | Powered by LOFTER